2012年1月4日星期三

《外交政策》章家敦:即將到來的中國崩潰——2012年版

核心提示:"我承認,我過去的預測是錯了。強大的中國共產黨在2011年並沒有倒台,但會在2012年倒台。肯定會。"

原文: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2012 Edition
作者:章家敦(GORDON G. CHANG)
發表:2011年12月29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house_falling.jpg
【原文配圖】

2001年中,我在拙著《中國即將崩潰》中預測,共產黨將在十年內倒台,其主要原因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會給該國帶來諸多變化。。十年過去了,共產黨依然大權在握,可是別以為我會收回我的預測。

為什麼這個中國還存在呢?首先,中國的中央政府沒有履行它在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的許多責任,諸如開放經濟和遵守規則,而國際社會總體來說,對這種不守規矩的行為抱持容忍的態度。結果,北京在很大程度上保護了它的國內市場,同時又大幅增加了出口。

不論用什麼尺度衡量,中國在加入世貿之後的經濟發展都是非常成功的,恢復到了九十年代末期那幾近衰退之局以前的近乎雙位數的增長幅度。許多分析師設想這樣的增長可以無限延續下去。例如,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林毅夫就相信中國在往後至少20年的增長幅度可以維持在8%,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預測中國經濟的規模會在2016年超越美國。

這些預測都不足信。中國的表現比其他國家好是因為它處於一個為時三十年的向上超級周期。造就這個超級周期的原因主要有三。首先是鄧小平在七零年代末開始實施的有轉型之功的"改革開放"政策。第二,鄧小平的變革時代,正值冷戰的結束,這消除了國際商業的政治障礙。第三,這一切發生的時候,中國正在從它的"人口紅利"——異常的充沛的勞動力中受益。

然而,中國現已失去"最佳位置",因為近年來,創建"最佳位置"的條件要麼不復存在,要麼行將消失。首先,共產黨背離了鄧小平的進步政策。概括而言,現任領導人胡錦濤主政年代的特質就是與改革背道而馳。中國經濟的部分重新國有化以及外資企業的機會顯著縮小的情況一直存在,在2008年之後尤其嚴重。例如,北京阻止了外資收購、豎立了如"自主創新"規則等的新障礙、以及騷擾像谷歌等領先市場的公司。為了加強國有企業而不惜犧牲其它類型的企業,胡錦濤已經放棄了讓該國曾經取得輝煌成就的經濟模式。

其次,過去二十年全球經濟的繁榮在2008年結束,世界各地的市場在那一年崩潰了。這一年的動盪事件結束了一個不同尋常的良性時期,在此期間,一些國家試圖把中國融入到國際體系,並因此容忍其重商主義政策。然而,現在每一個國家都希望增加出口。而在這個保護主義盛行和實行貿易管制的時代,中國將無法像1990年代末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那樣倚靠出口來實現繁榮。中國當前對國際貿易的依賴度要高於幾乎其他任何國家,因此貿易摩擦——乃至全球需求下降——對它的傷害更甚於別國。 例如,該國可能是歐元區危機的最大受害者。

第三,中國在改革時代是人口結構最理想的國家之一。然而它不久就將淪為人口結構最差的一個國家了。根據中外人口學家所言,中國的勞動人口大約在2013或2014年會停止增加,然而這一轉變的影響人們已經開始感覺得到了:工資上升了,這一趨勢最終將使那國家的工廠失去競爭力。奇怪的是,中國耗盡了可以移到城市、能夠在工廠工作、推動經濟的人口。雖說人口結構或許並不能決定命運,但它而今會為實現經濟增長製造嚴重障礙。

與此同時,中國經濟不再得益於這三大利好條件,它必須從資產泡沫和通貨膨脹等的混亂中恢復過來,通話膨脹是北京在2008和2009年推出的世界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划的超量(貨幣)投放導致的,僅在2009年這種投放就超過了1萬億美元。 9月下旬以來的經濟指標——用電量、工業訂單、出口增長、汽車銷售、物業價格等等隨你說,都顯示經濟靜止或收縮。資金從10月開始離開該國,而北京的外匯儲備自9月以來便一直萎縮

因此,我們要麼會看到崩潰,又或者更可能的是,會看到像日本那樣連續數十年的衰退。無論怎樣,經濟問題恰恰在中國社會變得非常焦躁不安的時候發生,這裡說的不僅是抗議數字向上飆升——根據一項統計,去年有28萬宗"群體性事件",而且,就如最近的起義、暴亂、騷動和爆炸顯示的那樣,它們越來越暴力。無法調解社會不滿情緒的共產黨,選擇了把鎮壓力量提升至二十年來未見的水平。例如,當局已在全國的城市和村莊布置了警察和武裝部隊,並且加強了對幾乎所有形式的通信和媒體的監控。這就難怪在網上調查中,"控"和"限"獲選為2011年中國最流行的漢字

這一強硬手法至今為止一直保障了現政權的安全,但它創造的穩定在中國日益現代化的社會中只能是短暫的,大多數人似乎認為一黨制已不再適合國家了。該政權顯然已經在思想斗爭中淪為輸家。

今天,中國的社會變革正在加快。對該國執政黨來說,雖然中國人普遍沒有鬧革命的意願,但他們的行為導致社會混亂,而這些行為又發生在極其敏感的時間段,因此就具備了革命意義。簡言之,對想要維持不變的共產黨領導人來說,中國社會過於有活力和多變了。明年在某些地方,不論是一個小村莊或大城市,一有事情發生就會失控並迅速蔓延開來。。鑒於全國人民的想法基本相同,我們不應該對他們將采以同樣的行動感到驚訝。我們看見過中國人統一的行動:在1989年6月,遠在社會媒體到來之前,在沒有全國領袖的情況下,中國各地大約370個城市都出現了抗議。

這種今年已經席捲北非和中東的現象告訴我們,世界各地的政治變動本質上是在不斷變化的,動搖了即使是看起來最牢固的獨裁政府。中國不會置身於這波人民起義之外,就如北京對今年春季的所謂"茉莉花"抗議的過度反應所示那樣。曾經是全球趨勢受益者的共產黨,現在成了受害者。

那麼中國會崩潰嗎?弱政府可能長期執政。喜歡分析這個費解的問題的政治學家們說,政權垮台需有很多因素,而中國缺少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因素:權力制衡和強大的反對派。

正在各種重要的挑戰越積越多之際,共產黨因為開始了為時多年的政治過渡而對所面臨的問題准備不足。黨內精英之間的分裂已經顯而易見,而最近幾個月領導人的遲緩反應,與2008年閃電應對國外經濟困局形成了鮮明對比。這表明了北京的決策過程正在惡化。因此,權力制衡這一項是符合條件的。

而說到要有反對派存在這一點,蘇聯解體時幾乎也沒有什麼反對派。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的變數要大得多,中國政府可能像突尼西亞和埃及的專制政權那樣倒台。從這個月廣東省烏坎村的"公開造反"中可以看出,人們可以迅速自行組織的,就如他們在1980年代末期曾多次做到的那樣。不論怎麼說,在這個沒有領頭人鬧革命的年代,推翻一個政權已無需事先萬事俱備了。

不久前,達官貴人們來說,一切還都風調雨順。現在,什麼都不順了。因此,我承認,我過去的預測是錯了。強大的中國共產黨在2011年並沒有倒台,但會在2012年倒台。肯定會。

相關閱讀:


《日報》章家敦:風暴前夕——經濟衰弱的中國比起強盛的中國更危險

本文版權屬於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譯者遵守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許可協議

2 comments:

杯杯 说...

現在崩潰了嗎

guest 说...

大概看一下博主的帖子。就知道博主是带着深深的立场的。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