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

INC雜誌 中國的泡沫經濟:對閣下的公司有何影響

核心提示:北京眼下正在處理一個在比例上比我們2005年那個還要大的房地產泡沫。假如泡沫爆破,餘波將會波及美國的每一家公司。

原文:China’s Bubble Economy: What it Means to Your Business
作者:Constantine von Hoffman, @CurseYouKhan
日期:2011/12/29
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中國投機驅動的房地產泡沫比美國2005年的還要大,在圖中,香港正在修建一座大廈。Kahunapulej via Creative Commons】

北京眼下正在處理一個在比例上比我們2005年那個還要大的房地產泡沫。假如泡沫爆破,餘波將會波及美國的每一家公司。

中國幾乎不用多少時間就由一貧如洗一躍而升至經濟的頂峰。結果是令人瞠目結舌的、危險的、已經開始散架的經濟爛攤子。工業生產下降了,預測2012年的 GDP增長會減慢到 “只有”8%左右(上一次比8%更低的時候是1999年),而且它正在面對一個中國規模的房地產泡沫。共產黨政府對這些資本主義問題應對得有多好會對全球經濟—特別是閣下的公司—影響深遠。

這就是問題所在:住宅物業建築現在佔了中國GDP總數的將近10%。即等於整個農業界的所佔GDP比例,而且比美國在2005年樓市泡沫巔峰期房地產的所佔的GDP份額還要高4%。因為投資者的投機或房地產評審機構的貪污,物業價格瘋漲,公私營機構都同樣以此為抵押,大幅舉債。

由 2006年至2011年,在一些城市的房地產價值上升了多達百分之60。今年較早時候,一些最熾熱的市場樓價已經下跌了20%。現在政府公報說,在11月的時候49個城市的樓市下跌了,而在10月的時候是33個城市出現跌市。要記著,北京在公佈所有經濟壞消息時都會打個折扣,所以實際情況也許更壞。

[中國]政府捏造所有經濟數字是已有明證而且為人接受的事實。彭博社統計所有231家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公司已披露的債務,發現到12月10日為止他們從出售債券、票據或商業票據等借了$ 622億美元。這個數字比歐洲救市基金還大,也使得政府和中國銀行公報的數額在相比下微不足道。

這是我最愛的例子:

在毛澤東主席的故鄉湖南省,有著400萬人口婁底市,正在以12億元人民幣(1.85億美元)債券來支付項目開支。債券是以價值150萬美元一英畝的土地為 擔保的。這個價錢和在是美國最富有的城鎮、平均家庭年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芝加哥郊區溫內特卡的土地價格相同。而在婁底市,人們每年拿回家的收入平均數是$2,323美元。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資料,中國在6月時的國內貸款額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73%。今年較早時候,北京對這情況擔心得把超過3000億美元的地方政府債務撥入了全國政府的賬簿。不幸的是,中央政府的救市可能正正鼓勵各地方政府借得更多。

因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它不可以違約。然而,政府轉移到債務的錢越多,它能夠用來購買過度槓桿化國家如美國、希臘和意大利的債務的資金便越少。此外,這意味著中國龐大的中產階級(約等於整個美國的人口)可以花的錢少了,這將使該國的經濟進一步放緩。

這些問題的原因很簡單:中國缺乏一個促進公平、誠實的市場所需的獨立司法系統,政府的監管也付之闕如。合同法是資本主義制度最重要的法律,可是中國在執行這些法律時,和政府的其他方面一樣的腐敗。

中國公民的期望和經濟一樣的水漲船高。他們只看到資本主義擴張的一面。諷刺的是,那個曾經無所不包的保證住房、醫療保健等一切一切的共產主義國家,現在已經沒有多少社會安全網了。北京如何應對這一時期將決定那政權和世界經濟的成敗。

本文版權屬於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譯者遵守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許可協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