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

《彭博社》中國的負債遠遠超過官方數字,敲響大到還不起的警鍾

核心提示:中國的經濟數字總是讓人難以相信,在貸款方面更是如此。彭博財經調查了四大銀行的貸款情況,認為風險要遠遠大於所披露的數字。

作者:彭博新聞社
日期:2011/12/20
由譯者志願者翻譯和校對

在距離北京一小時火車車程的地方,一個包括了洛克菲勒中心和林肯中心的曼克頓復本正在興建當中。一如1970年代的紐約市,這地方可能需要救助。

一份今年發行的華文債券概覽的調查顯示,向天津—以紐約為範本的建築項目所在地—等地方政府融資的公司累計債務正在上升。調查更指出,這些實體所欠的總額可能比中國國家審計師的計算和銀行披露的數字還要多。

彭博新聞社統計了截至今年12月10日為止,全部231家地方政府融資公司通過出售債券、票據或商業票據的已公布債務。這些債務多為銀行貸款,總額為3.96萬億元(約合6220億美元),比目前歐洲救助基金規模還要大。

在中國,有6576家這樣的實體,根據國家審計署6月的計算,這些實體的債務總額為4.97萬億元。這意味著,單是彭博研究的231家放款者就已經積累了整體債務的四分之三以上。

新加坡里昂證券亞太區市場的董事總經理,就中國金融體系寫了兩本書的Fraser Howie 說,事實上,那麼少的公司積累了那麼多的債務表明,問題更為嚴重。

他評論彭博社的調查結果說:“你應該比你想像的更擔心,當然比銀行會告訴你的更擔心。”

“你知道這故事會以什麼方式告終的——那就是:糟糕。”他說。

還款的疑慮

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未能遏制借貸。一位央行官員曾表示,假如不對借貸加以控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便會減慢。隨著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下跌,經濟師警告說,地方當局將因為現金流不足、以及他們依仗為主要財政來源的土地銷售收入下降而不能償還債務。

為了完成中國東部的曼哈頓,西北部的甘肅高速公路、以及中部的湖南那個門前有奧運五環的體育場等項目,各個省市積累更深的赤字。這些項目,大多是作為中國為抵禦 2009年世界經濟衰退而推出的刺激經濟計划的一部分而開展的。中國官方審計的統計顯示,在所有地方政府的10.7萬億人民幣債務當中,融資公司佔了將近 一半。

彭博審閱的231借款人的公開文件指出,今年通過出售證券總共籌得3541億元人民幣。這些文件顯示,他們還有至少2.3萬億元的銀行信貸尚未清還。

貸款上升


彭博發現,即使在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一再警告銀行要控制與之相關的風險和加快回款後,銀行貸款還是繼續上升。

在10月1日至12月10日發出概覽56家的地方融資公司中,有47家說他們今年的債務負擔增加了。這些發行人的綜合債務比 2010年年底增加了10%。

此外,銀行貸款增加,也引起了中國貸款者是否低估他們面臨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疑問。只有113家地方政府的借款者披露了這樣的細分;但這一少群借款者占銀行所說的總體貸款額的比例似乎過於龐大。

資料差異

例如,世界市值第二大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向那113家地方政府放貸者批出了250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這也是建設銀行在六月底前給所有政府借款人批出的5800億元人民幣貸款中的43%。

那銀行還向那些融資平台提供了另外3410億元人民幣的不記賬信貸額。

惠譽國際評級有限公司駐北京的銀行業分析師朱夏蓮(Charlene Chu)說,這樣數據差異表明,放款人面臨的風險可能比他們已經公開披露的更大。

中國建設銀行表示,向地方政府批出的貸款總額無誤,而他們的現金流狀況是“好的”。這類公司的不良貸款為65億元人民幣,或總額的1.11%,而貸款者在一封回答問題的電子郵件補充說,銀行已經預留了超過3倍於不良貸款金額的准備金。

那些概覽提供了一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提供的借款的難得機會。發行人披露的債務總額,很多時包括他們從銀行和信託公司取得的貸款和信貸額細節。數據並不一致 ,一些報告了截至2009年底的債務總額,而另一些報告的債務總額的截算日期則近至今年9月30日。

“大得無法完成”

瑞士信貸集團在香港的中國研究部主管陳昌華說,肩負中國基礎設施建設大部分支出的地方當局,必須不斷舉債來完成項目,這樣才能產生所需的現金流以便開始償還債務。

興業SA在香港的經濟師姚薇說,還需要再舉債7萬億人民幣才能完成政府至2015年的五年計划中的項目。

姚薇說,“假以時日,中央政府會明白這是大得無法完成的,”銀行將因為不良貸款率的上升而需要進行資產重組。自中國上一次在1998年的貸款危機以來,至少有1.4萬億元的惡化債務沒記在銀行賬簿上。

中國銀行高級官員自己已經在敲響警鍾。中國人民銀行金融市場總監謝鐸在一個11月23日舉行的北京會議上說,地方政府過於依賴於銀行貸款,這個問題不解決會 損害經濟增長。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在11月要求貸款人控制與融資平台相關的風險,並表示,土地銷售疲軟意味著一些項目可能會缺乏資金。

貸款投資

全國最大的貸款機構,中國工商銀行的投資銀行部副總經理黃即發(Huang Jifa)表示,批給地方政府公司的貸款不是問題,因為它們的項目將產生回報,即使這不是馬上發生的事。

黃即發在11月24日接受采訪時說,“中國地方政府所借的錢可不像在歐洲或希臘的人所借來的那樣。中國政府借的錢全都用作投資,許多項目會有回報。”

那銀行說,截至6月30日為止已批出了9310億人民幣的這類貸款。工行的一名發言人說,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在第三季度末的未償還貸款比上半年的減少了。他沒有作進一步的評論。

建築熱潮

一個由數以千計地方政府推動的建設熱潮,成了該國自2008年11月開始的經濟刺激計划的骨幹—用的是借來的錢。在1990年代開始成立的融資公司,使得省、市、縣和鄉鎮能夠繞過禁止它們中的大多數直接出售債券的規則。

開展的項目包括位於中國東部山東省首府濟南的一個類似北京那標志性的鳥巢奧運場館的體育場,以及該國第二最貧窮省份、一個沒有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的地方—雲南伸延到喜馬拉雅山山腳下的高速公路。

在北京東南約160公里(99英里)的天津,數以百計的建築起重機在河道牛軛之處的兩旁排開,賦予了於家堡金融區類似曼哈頓的外觀,是中國野心規模之大的證明。在下游是有幾百年歷史、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英法聯軍攻入過的炮台遺址。

數千人被拆遷

為了建設於家堡,天津官員舉債至少已近五千億元—相當於那城市1300萬人半年度的人均收入。從 2008年開始,為了開展那個項目,那一區有超過5000人被搬走;而為了讓中國各個城市化項目能夠展開,在全國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被趕出家門。

計划於2020年在於家堡和海河對岸的響螺灣落成的15.2萬平方米(164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是曼哈頓那面積45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的三分之一強。

參與建設於家堡的企業之一,天津濱海新區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在11月出售了100億人民幣的債券,從銷售所得預留1億元人民幣以應付金融區交通樞紐的興建開支,交通設施當中包括一條將從於家堡到北京的時間縮減至45分鍾的高速鐵路線。依據概覽,那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債務大部分來自銀行,比2010年年底增加 了11.9%至710億人民幣。

需要更多貸款

天津市副市長崔津渡在9月16日說,還需要更多的貸款。他說,因為放貸者為了遏制風險,並提高支持小型和中小型企業,天津市融資平台在2011年的新增貸款可能由去年的水平暴跌多達140億人民幣。

崔津渡說,“如果銀行不給我們任何新的貸款,就會出現問題。”城內一些項目可能無法落成。天津要償還今年的貸款“沒問題”,而到該日為止,清還了今年到期的395億人民幣本金中的330億元。另外600億元人民幣債務會在2012年到期。

徐飛,天津濱海新區CBD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她站在燈火通明的未來城市的模型前說道,在於家堡,122座計划中的建築物中有14座正在興建中,就如海螺灣全部48座摩天大樓一樣。

洛克菲勒中心

那些摩天大樓包括一座588米高的大廈,比位於正版曼哈頓、目前正在興建、樓高541米的世界貿易中心1座還要高;這座大廈的修建得到了洛克菲勒家族的玫瑰石集團的幫助。玫瑰石的外部發言人趙佳(音譯)說 ,Steven Rockefeller Jr. 出席了項目於12月16日的舉行的動土儀式,項目包括以紐約洛克菲勒中心為藍本的摩天大廈。林肯中心正為表演藝術中心的修建提供意見。

於家堡和大蘋果(紐約市)的相似之處還包括像Howie 這樣的分析師所說的那日益增長、不可持續的債務。紐約在接連幾屆政府超支之後,在1975年瀕臨破產。是當時的總統福特同意借出23億美元的才避免了這一情況。

Howie 說:“這些項目中,有許多像小曼哈頓那樣,是永遠不會賺錢的。也許政府可以從別的地方撥款過來,但這就意味著教育會受影響、醫療會受影響。總有其他地方要負擔這個成本的,因為他們浪費了這些資源。”

債券銷售

參與興建於家堡的另一個國營建築商—天津基礎設施建設和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中國有在債券概覽中披露其財政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中負債最重的一家,今年的債務是2910億元人民幣。在4月,那公司賣了30億元的債券。

天津市外事辦公室的一位官員說,沒有人能夠回答,天津市的融資平台是否有足夠的現金流以償還債務。

全國地方政府債務的真實水平難以確定的,因為借款的平台大多是不透明的。甚至連有多少平台也存在分歧。中國人民銀行—中國中央銀行—在6月1日的報告中說,融資平台有1萬多個。而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在3月援引一份未公開的報告所言,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在另一項研究中發表截至2010年的11月底的融資 平台統計數字為9828家。

“貸款狂歡”

Carl Walter是今年早些時候從摩根大通公司駐中國的總裁一職離任、與Howie合著那分析中國銀行體系的《紅色資本主義》。他說,“政府高層領導人極有可能無法知道哪個數字能夠提供最清晰的概念,看起來中國各銀行像狂歡似地不斷批出貸款。”

審計署在一封回答問題的電子郵件中說,它計算了地方政府有責任償還的、擔保了的、或是他們要負責的其他債務。中國人民銀行沒有回答傳真過去的問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的一位官員說他們使用審計署的數字。

根據總部位於倫敦的匯豐 PLC從11月的報告,不良貸款數量將因為借款人的現金流不足而增加。該報告稱,匯豐銀行的分析了184家有出售債券的地方融資公司,發現約 68%的公司資本回報少於5%,即去年的基準貸款利率。相比之下,匯豐研究了的全部499企業借款機構當中,有37%的資本回報少於5%。

貸款不匹配

香港Sanford C. Bernstein公司的銀行業分析師Michael Werner 說:“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在2009年所發放貸款的問題之一是,資產期限和負債期限之間的不匹配。如果你正在修建一條鐵路或公路,那需要數年時間,而你是不會獲得直接收入的。”

以甘肅省公路航空旅遊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例。那公司在那乾旱的省份全省修建了道路,其中包括造價34億元人民幣、延綿235 公里、沿古代絲綢之路一直通往中國長城最西端嘉峪關的高速公路。

那公司的債務總額在頭九個月激增29%,佔去年全省GDP的15%。公司2010年全年投入的運營現金流為30億4千萬人民幣,而到九月底的銀行借貸為559億人民幣。那公司的收入將不能應付中國6.56厘的標准貸款利率,更不要說償還本金了。

利息結轉

幸運的是,甘肅公路不用償還本金。它今年到期而未償還的貸款本金連利息中有近一半—241億人民幣—正結轉入它未償還的銀行債務之中。那公司打算每年重復這個做法,至少直到2019年為止。屆時,依照那公司上個月刊行的概覽中那20億人民幣債券的圖表,預測它會欠貸款者1489億人民幣。

惠譽的朱夏蓮說:甘肅公路的情況概括了地方政府借款的問題,就是它們除了借更多的錢之外,往往只有最少甚至根本沒有計划償還債務。

她說,“在過去,中國的銀行可以無限期的應付這樣的借款人。但今天,他們不像過往那樣,有大量的現金儲備來做到這一點。我看不出來這一切怎樣不會在某些時候變成一個大問題。”

蘭州那公司的共產黨副書記雷萬明說,甘肅公路償還本金和支付利息沒有困難。

他說,“你不能只是從經濟角度看甘肅省的道路,”並列舉了那些道路會給貧困地區帶來的好處、和它們在最終以高速公路接連中國和歐洲這一事上所起的作用。

市政債券試行

在過去四個月,中國政府已採取步驟協助債務到期的地方政府。它敦促他們出售資產、並允許包括上海、深圳在內的一些城市在共產黨統治下第一次直接發行債券的試點方案,以資減低那些地方的借貸成本。

標准普爾在11月30日提升中國銀行有限公司和中國建設銀行的級別,說貸款者在財務困境時得到政府幫助的可能性“非常高”。他們的新評級比包括美國銀行公司和高盛集團在內的大部分美國同業還高。

銀行股下挫

即便如此,中國四大商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的股份今年在香港已平均下跌了23%。彭博發現,根據那幾家銀行披露的資料,它們向113家地方政府借出了8320億人民幣的貸款。相當於它們到6月30日為止公布、向所有這些融資平台批出的2.57萬億元的貸款總和的三分之一。

01_gongshang.jpg
【原文配圖。漢化:譯者圖片編輯。另外三家銀行的圖片見文末。】

那幾家銀行向那些公司批出的還有另外1.19萬億人民幣的未動用信貸。

中國銀行總裁肖鋼11月12日在檀香山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首腦會議上發言,說他的銀行向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批出的貸款大部分都是有條件的,其中只有少數是不可收 回的。農業銀行在一封回答問題的電子郵件中表示,它的貸款主要是批給能產生現金回報的基建項目和合格的港口及公路公司。

物業價格風險

中國工商銀行的黃先生說,地方政府對賣地收入的依賴,意味著樓價下跌,可能會暴露借款方面的弱點。

他說,“真正的問題是房地產市場不能倒下,價格不可以下跌。如果樓市真的下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問題就真的會露出來。有問題的將不僅是這些平台,銀行也一樣。”

有跡象顯示市場已經下降。在70個測量的城市當中,有49個的住宅物業在11月的價格比上月下降了,是今年最差的表現。中國南部的廣州和中部的武漢等城市在過去3個月取消賣地。

根據北京一家房地產研究公司,中國指數研究院的資料,天津不在市政債券試點城市之列,2009年有41%的收入是依賴土地銷售得來的。

那沒有使正在為於家堡興建交通樞紐的天津濱海新區建設的總會計師徐洪志不安。他說,公司可以支付其債務,因為那一區的經濟每年有10%的增長。

“沒有任何風險的,”他說。

02_jianshe.jpg
03_zhongguo.jpg
04_nongye.jpg

-- 作者,Michael Forsythe, Henry Sanderson. 得到香港的Stephanie Tong, 北京的Zhang Dingmin, Ying Tian and Kevin Hamlin的協助。編輯:Neil Western, Melissa Pozsgay

本文版權屬於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譯者遵守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許可協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