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福布斯》中国的经济何以能持续增长?

核心提示:采访唯一在中国和美国的大银行都曾任职高管的美国人,法兰克・纽曼(Frank Newman),听听他怎么说中国的楼市泡沫、汇率操纵、以及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什么。

原文:How China's Economy Keeps Growing
作者:Kenneth Rapoza
发表:2011年12月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Debt_Ceiling.jpg
【原文配图:美国顶到债务天花板了】

下注对抗中国就和下注对抗美联储一样是不明智的。

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中,经济学家们都在预测中国经济的崩溃。但看起来他们都赌错了。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组合达到了40%。与此同时,美国经济的增长只不过是区区0.5%。在过去20年,看衰中国的人每一年都预测中国股市会暴跌,每一年他们都错了。中国股票每年都以平均7%速度增长,在2008年还增长了9%。

法兰克・纽曼(Frank Newman)可能是唯一的在职业生涯中管理过一家中国银行和一家美国大银行的美国人。到2010年为止,纽曼管理深圳发展银行长达五年。在此之前,他曾是美国银行的CFO,也曾当过美国信孚银行的CEO。最近,就中国的银行体系、房地产泡沫和他的新著《六大拖累了美国的迷思:美国可从中国经济中学到什么》,我与他进行了交流。

他说:"中国股市今年表现不佳,但新兴市场都是如此,不仅是中国"。纽曼还曾任克林顿总统的财政部副部长。中国股市今年来的表现不及标准普尔500指数,但是尽管有警告说中国的住房和银行体系都可能会遭遇打击,新华富时中国(FXI)的普遍交易的iShares交易所买卖基金下降幅度是15%,与之相比,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EEM )ETF的下降幅度是16%。主要的俄罗斯(RSX)、巴西(EWZ)和印度(EPI)的交易所买卖基金均下跌超过21%。中国比上述指标的表现都要好。这个国家仍然打败了看衰者。

共产党的前领袖、中国经济改革的领导人之一邓小平曾经说过,无论黑猫白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中国就在抓耗子。欧洲的猫卡在了树上,而欧盟的消防消防部门不知道怎么把她弄下来。美国肥猫抓得完全不是耗子,而她那体型也不太能逮得到。

在西方核心经济体试图搞清楚要采用什么样的经济政策时,理解中国经济在过去这些年怎么可以做得这么好是有意义的。

中国已发展出充分利用政府控制的投资和出口的一种经济战略。然而,中国经济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私营领域推动,而不是国有企业。中国的商业主要是通过公司和以百万计的成长型中小企业进行,并依赖这一领域进行创新。

政府的投资战略则聚焦于基础设施和制造能力。在某些方面,中国的每个人都在受益。即使是一个中部的三级城市中的鞋匠也不例外。北京市促进私营领域蓬勃发展,还使用其他手段,包括政府对大型工业企业的资助来打造产能、雇佣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工人。交易链上欣欣向荣,每一部分由政府主导的开支都传导为消费支出,同时沿着这条交易链,私营领域的发展则提供了整套的产品和服务。鞋匠也有了更多的鞋要修,于是他能挣更多的钱。

"比如说,美国人认为他们需要造一座新桥。而中国也认为它需要一座跨河大桥。在美国,这座桥可能会有一个收费系统,通过这个系统,未来的现金流将可以支付桥梁的建设成本、维护费和债券利息。在中国,该计划几乎一模一样。但在美国,将会出现融资问题。要建大桥的州没有钱。华盛顿不能融资,因为将出现赤字,政治上的反对派会抗议。"纽曼说,"于是,这座桥就造不起来。在中国,不用担心赤字支出,特别是当地失业率还很高的话,北京会看到造桥需要人力,工人将得到就业机会,国家的基础设施会被改善,使其未来更有竞争力。政府就会建立一个特别的实体来拥有和经营这座桥,将安排四大银行之一为其提供融资。这座桥将建成,赤字不会增加,因为政府将归类为投资,不是支出。因此,中国就有了更好的道路和桥梁,而美国因为担心债务问题,只能忍受逐渐恶化的道路和桥梁。"

纽曼在他的著作中清楚地说,他不建议华盛顿变成一党之城,但美国的赤字担忧正在失业率高企的时候拖国家的后腿。这些担忧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让中国经济保持增长的途径之一。

在短暂地在美国本土停留的时候,纽曼和我特别谈到了中国的银行和房地产。他住在香港。

KR:在市场上有些人担心中国的不良贷款在不断增加。

FN:中国的银行比外面人所知道的要好得多。当我加入深圳发展银行的时候,我们的贷款组合中不良贷款占20%左右,我离开的时候,只有0.5%。我们没有承担很大的商业地产风险,我相信很多银行将看到不良贷款(NPL)因为这种风险而增加。没有人知道中国的不良贷款到底有多少,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每当中国出现的问题时,政府都能迅速采取行动。这不是对中国政治的评论。只是经济运行的方式。很多人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

KR:我感觉北京将为了防止出现金融危机而武装到牙齿。

FN:听着,中国政府不希望出现金融危机,因此,中国政府就不会遭遇金融危机。是政府在制定规则。不存在如何处理这事的政治噪音。

KR:银行业是否有问题?

FN:以国际标准衡量,[中国银行的]不良贷款整体正在下降。营运资金雄厚。规定非常苛刻。我不是在纽约的某分析师的办公桌上编造这些。我和中国的银行监管者们打交道有五年之久。他们在推动银行为不良贷款做好准备,因为中小的房地产开发商有可能破产。他们已经要求银行加大不良贷款的准备金。如果你的银行模型表明你可能会损失10亿,你需要在一个特别帐户上有20亿来补位。

KR:在经济放缓的时候,一些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倒闭将意味着更多的裁员。

FN:是的,一些中小型开发商可能会垮掉。你无法拯救所有人。中国正在缓慢地改革其经济,当涉及到私营领域时,商业计划可能出问题。这种事会发生。

KR:那么如果出现意外,政府投资的项目建成了而没人使用,让规模更大的公司垮了呢?

FN:我认为,大部分项目都不是在浪费钱。深圳改善了地铁系统,现在数百万人都在用。在其他城市也是一样,现在他们的地铁系统比我们美国的更好。假设政府在基础设施上花费1万亿美元,而其中30%被浪费了。会发生什么呢?你仍然可以从经济衰退中拯救自己,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时候你保持了就业率,还在改善基础设施方面投入了$7000亿――带来更有效率的电网、改善了口岸,当全球经济复苏的时候可以有更大的运往美国的吞吐量。中国可以向美国学习民主。但是有很多是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的,而不是整天攻击和指责他们。

KR:那么货币问题呢?货币在过去数年内已经走强了,而我们与中国的贸易赤字越来越大。华盛顿似乎仍然认为,如果中国让人民币升值更快,赤字就会平衡。

FN:他们错了。美国已经让中国来从我们这里购买了更多的东西,但也有很多官僚化问题,如知识产权。它在改善。我们对中国的出口在增加。

KR:在货币问题上,中国是不会听华盛顿说什么的,对不对?

FN:他们不会做任何看起来像是屈服于外国压力的事。永远不会。就这样。想想这一点,为什么中国想让市场来给人民币定价,不难理解的是,在他们看来,过去几年来市场一直在错误地给资产定价。市场真的这么聪明吗?他们在汇率定价和衍生工具方面的记录高深莫测。看看由抵押贷款支持的金融衍生工具危机在2008年带给了我们什么吧。

KR: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与美国的有什么不同呢??

FN:在中国,我已经取消了房地产抵押赎回权。但是,这很少见。这儿没有次贷。这儿没有仅付首付或抵押担保债券(CMO)这回事儿。中国的消费者没有过度使用金融杠杆。

KR:去年,当我在巴西的时候,看到了新的高层豪华公寓群落拔地而起。起重机。建筑框架,但销售却是多年无人问津的样子。开发商破产了,但它没有让一个城市垮掉,更不要说一国的经济了。我想这在中国也是一样。你听说过有关空置的公寓吧,"鬼城"。你担心吗?

FN:对散落在中国各处的城市中这些空置的公寓楼,媒体写了很多,我不得不说,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这些物业大多是作为投资或将来的退休房。大开发商在多年前就购地,当前土地价格便宜,所以他们有可观的利润空间,如果必要的话,他们可以重新给物业估值,降低估值,而他们不会有什么损失。

KR:对中国的银行而言,会出现危机吗?

FN:10年前,中国最大的几家银行都陷入困境,因此政府创造了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了所有这些有毒资产,类似于数年后美国的做法。四大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改善了,债务被清除了。国有的资产管理公司仍持有坏帐,它们在缓慢地支付利息和本金,但它只是不断地让债务滚动。在2012年到期的一笔贷款会被推迟到2015年,依此类推。这可以永远滚动下去。

KR:在您的中美比较中可以借鉴的是,正如中国一直在为发展出一个中产阶级社会做的那样,美国政府应该一直投资于创造就业机会。迪克・切尼(Dick Cheney)说: 赤字没有关系。

FN:华盛顿必须要停止就意识形态上的东西吵来吵去。我也不喜欢干预型的政府,但我认为我们的确需要一些基础设施项目。美国太害怕赤字了,但是这主要是出于政治动机。在布什当政时,个人持有的国债总额从3万亿美元飙升到7.5万亿美元,没有人担心。现在我们把债务妖魔化,因为它变成了政治。我们不应该妖魔化赤字。现在利用赤字开支的时机正合适。从现在起的十年,美国经济可能会很热。你得准备好空调。中国在建立并在继续建立自己的空调,因此,当经济过热时,它可以降温,经济过冷时,它可以加热一下。有时,他们会弄错,但我得说,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历史纪录都相当不错。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中国经济会摔跟斗吗?别赌这个

1 comments:

superarts.org 说...

股市每年增长7%?!?!看了第一句就可以确定作者屎SB。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