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华盛顿邮报》中国面临一系列严峻的内部挑战

核心提示:一位短暂访问中国的记者直观地看出:从污染到贫富差距,中国问题多多、前路坎坷。

原文:China Faces A Series Of Daunting Internal Challenges
作者:尤金・鲁滨逊(Eugene Robinson)
发表:2011年12月
作者是《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2009年普利策奖获得者

2606176809381091669.jpg

【编辑配图】

发自香港

中国必须找到两全的方法,在保持快速增长的同时不被呛死,我是说真的。

上周,我抵达北京的时候,天空中弥漫棕色的雾霭,这使得远处的地标只是隐约可见。当我一跨出这座巨大的国际机场时,我就闻到了一股烧煤的刺鼻味儿。第二天,我去了长城,中国最著名的文化遗产也笼罩在由于污染而产生的薄雾中。

在上海,情况也大同小异。整座城市似乎隐藏在昏暗的阴霾之中。摩天大厦常常突然出现,当你离得足够近的时候,一座大楼才会一下子出现在眼前。好象建筑师们故意在玩捉迷藏的游戏。

甚至在周日,我到香港的时候,天空也是灰多于蓝。我上一次到这里还是15年前,天空湛蓝清澈。当地人说,烟雾是从毗邻香港的南中国始终运转的工厂中飘来的――虽然比不上北京和上海的那种,但也足以引起人们的注意。

在中国以空前的速度继续发展时,污染只是众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在中国的一个多星期不能让我成为专家。但是我已牢牢建立起这样的第一印象,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威权式领导层必须将注意力和资源聚焦于国内。他们正在尝试要做的事不同寻常。

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但它有14亿人口,其中,约有5亿生活在赤贫之中。人均GDP仅为每年$4,300,而在美国,人均GDP是将近$47,000。在光彩夺目的上海,历史悠久的外滩建筑中,明星厨师为身着古驰的尊贵客人们服务,我则穿过一条迷宫般的走廊,在那些狭小、破旧的房屋中,甚至没有室内排水系统。

不让贫富之间的差距成为永久性的鸿沟,也成为社会动荡的源泉,这是中国面临的又一严峻挑战。政府已经提高了最低工资,并已经着手建立更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但即使目前的经济增长可以持续,中国还需要几十年才能成为一个中产阶级国家。

据报道,富人感觉不安全。北京城流传着大款们把家人和钱都输送到国外的小道消息。以防万一吧。

中国也必须管理好从农村到城市源源不断的移民潮。根据2010年的人口统计,重庆市有近2900万人;上海是2300万,北京,2000万;成都 1400万;广州 1300万。这些人和不断扩张的住宅小区都需要住房、下水道、电线,以及安保服务。哦,还有工作。

腐败也是一大问题。上海的精英大学复旦的一名教授沈丁立说,中国人能理解官员们是贪婪的,但不能太过了。他说,一些政府和共产党的干部"已经处于不可理喻的贪婪的边缘"。

但是根据上海的一位在中国进行观点调查研究有近20年的Victor Yuan则说,政府的表现相当不错,他告诉我,最近一次的民调显示,65%的中国人认为政府对于人民的要求积极应对。

Yuan说,公众最关心的问题依次是:通货膨胀、房价、医疗、教育和失业。调查表明贫富差距对于正努力奋斗的中产阶级比对于极端贫困的人群来说更为重要。不过你可能对他的说法有些半信半疑,虽然Yuan会做一些私人资助的调查,也他为政府做一些工作。

威权政府竟然也很重视民意调查,我发现这很酷。Yuan说当地政府用他的研究来评判各个机构的业绩,根据研究结果来判断哪些项目运行得不错,哪些官员值得提拔。

我曾与一些企业家、高管、甚至学者交谈,他们真心认为,虽然中国的体制不太民主,但的确产生了令人惊奇的效果。

我想最直接的测试就是看看中国将如何处理空气污染问题,这已经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糟糕的现实。哪一门子的合法政府不能让公民拥有安全呼吸的权力呢?

小心空气。

作者邮箱:eugenerobinson@washpost.com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