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福布斯》國家資本主義要是真的那麼好,為什麼俄羅斯和中國的企業家都在外逃呢?

核心提示:一旦俄國和中國的商業精英離開了,接掌他們的業務的會是一些只懂得花錢、運用人脈關係、和貪污的人。他們聚合成一些用人唯親的群組,群組之間互相爭奪與日俱減的利益。總有一天國家資本主義的惡果會顯露出來的。屆時我們會驚奇的發現,中國和俄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只是無本之木而已。

原文:If State Capitalism Is So Good, Why Are Russian And Chinese Entrepreneurs Fleeing?
譯文:國家資本主義要是真的那麼好,為什麼俄羅斯和中國的企業家都在外逃呢?
作者:Paul Roderick Gregory
日期:2011年11月7日
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Russia's Prime Minister Vladimir Putin speaks ...
【圖片:美聯社 @daylife】

列寧把國家資本主義說成是邁向社會主義的正面一步。他所說的國家資本主義,是指在"戰略高度"上,大型公司和信託由一個旨在服務工人階級的國家控制。

列寧在1920年代提出的過渡性國家資本主義被斯大林的計劃經濟取代了。二次大戰後法國的統制政策以及日本的工業政策都是國家資本主義失敗的嘗試。但國家資本主義不僅沒有消亡,而且在一些人看來,在中國、俄羅斯、巴西和許多其他國家是成功的。

上星期,我花了四天時間出席一個在莫斯科舉行的古拉格研討會議,同時和舊相知聯絡感情、交流近況。在三年前我上一次到訪莫斯科時,人們對普廷的看法莫衷一是。他既有有力的擁護者,也有一些強烈反對他的人。這一次,人們對普廷重掌總統之職的普遍看法是:"我們為什麼得要那傢伙回來?"

俄羅斯的企業家明白,再由普廷主政多六年以至是十二年意味著現行的國家資本主義不會有多少改變。這在他們看來就是無限制的貪污、任人唯親以及產權方面極大的不確定性。

同事告訴我,俄羅斯成功的商人都在找方法離開國家,並盡可能的多帶一些錢。他們當中有許多已經把家人移到美國、德國、或是其他安全的地方。單單是在柏林就有數以十萬計的俄羅斯人聚居,等待本國有更好的日子。

俄羅斯的國家資本主義留不住國內企業家,俄國可貴的人材和資源都在外逃。

人們把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吹噓成是"失敗了的"美式資本主義的替代品。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倡導者聲稱,它帶來了高增長、為中國的商業階級帶來無限商機。然而,最近有關中國百萬富翁的調查顯示,他們有一半以上正在考慮離開中國或是已經把計劃付諸實行。他們嘴裡說的是想追求在國外那更好的生活條件,但離開的真正原因是在中國經商的極端風險。

要是國家資本主義真的這樣好,為什麼那些最好的企業家們想要離開?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生活,有兩點是中國和俄羅斯的商人比任何外界人士都要明白的。

首先,致富的最快途徑是國家和黨的人脈。國家給予人們許可証、道路使用權、為人們清除對手。但國家能給予的,就能奪去。關照你的人可能會失勢、又或是轉而支持你的對手。你的生意賴以經營的許可證可能會轉到另一個能拿出更高賄賂金額的人手上。你成功與否永遠都取決於國家官員和他們的親屬。你可以在一夜之間失去一切。因此,趁著能夠離開的時候走是最好的。

其次,即使你憑個人努力、提供比對手更好的產品或是服務並且成功了,有影響力的人隨時可以奪去你的公司。他們或許發現牌照有問題、你的公司違反了環境準則,還有就是當然會發生的—稅務當局發現你稅務欺詐。然後,他們告訴你,只要把公司以適當的價錢賣給某人,問題就可以解決。

一旦俄國和中國的商業精英離開了,接掌他們的業務的會是一些只懂得花錢、運用人脈關係、和貪污的人。他們聚合成一些用人唯親的群組,群組之間互相爭奪與日俱減的利益。在俄羅斯,用人唯親的資本主義造成的經濟惡果可以在一段短時間內用高能源價格為託詞掩蓋過去。而在中國,可資推搪的則是低勞工成本和正在擴張的國際貿易帶來的增長。

但是,總有一天國家資本主義的惡果會顯露出來的。屆時我們會驚奇的發現,中國和俄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只是無本之木而已。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