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

《华盛顿邮报》欧洲的债务危机波及中国的出口额

核心提示:中国的出口额下降了。一些小工厂已经关闭。下一年的增长预测被降低了。外汇储备贬值了。

原文:Europe’s Debt Crisis Takes Toll In China As Exports Slow
作者:Keith B. Richburg
发表:2011年11月23日

506823893.jpg
【原文配图:STR/AFP/GETTY IMAGES -  2011年10月26日,工人们在安徽芜湖得奇瑞汽车厂装配一辆汽车。】

(北京)出口额下降了。一些小工厂已经关闭。下一年的增长预测被降低了。外汇储备贬值了。

一些中国的经济学家甚至推断,中国将很快在时隔二十年后第一次看到贸易赤字,从中也可以进一步看出持续的欧元经济区债务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有多严重。

“欧洲缩水的市场无疑会对中国出口造成影响,我们应该做好准备。”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滕泰说。他指出,来自欧洲需求的下降“会令人痛苦”。

由于中国近年来在全球经济增长中扮演着主要引擎的角色,任何在中国的减速都会更广泛地被感受到。

对欧盟的出口占中国出口的五分之一,世界银行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首席经济学家郝福满(Bert Hofman)说这种放缓会打击每一个行业,“从玩具到平板电视,”对电子行业的影响尤其之大。在倚重出口的中国南方广东省的东莞,随着出口订单的缩水,大约450家中小型公司已经在过去十个月中倒闭,其中大部分公司制造的都是衣服和玩具。

一些商人和经济学家表示,最近的全球经济放缓会加速中国的经济转型,从依赖出口转变为内需拉动。

中国的贸易顺差还在继续,并有望在今年达到1500亿美元。但这一顺差已经连续下降了三年,对欧洲出口的倾斜,连同来自美国的持续减弱的需求量,已经使一些经济学家发出警告 ——进一步的倾斜有可能导致贸易赤字,而这被认为是近年来无法想象的。

一份本周世界银行对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济的报告将中国本年度和2012年的增长预测分别降至9.1%和8.4%,主要是出于对欧洲债务问题的考虑。尽管这远比西方的增长率强劲,但已低于世行之前的预测,且与2010年10.4%的增长率相比,显示出减缓的迹象。

从中国官员、经济学家到商人们,相当多人指出,欧洲的金融问题已经传染到了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和亚洲地区周边,其影响不仅限于出口,还包括资金流和外汇储备的价值。

“我们不能排除明年出现贸易赤字的可能性。”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在周二对路透社说,这一评论在中国被广泛报道。

中国农业银行在一份周一发布的报道中说,中国对欧洲的年比出口增长已经降至一位数——九月份为9.8%,十月份为7.5%。这些数字与八月份22.3%的年比增长率相比已显著下降。

欧元区的危机已经带来了流向中国的境外资本的减少。据中国农业银行引用的政府数据,今年一月至十月期间,来自欧盟27国的对华投资仅上升了1.05%,与2010年10.71%的增长相比大幅下降。银行还表示,由于欧元对美元的贬值,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失去了879亿美元的价值。

中国的资本市场,包括它的股票市场,由于本质上封闭而不会因为外国投资者的撤出而遭受巨大震荡。然而经济学家们表示,他们仍然怕国内的投资者们由于全球经济衰退而感到恐惧,从银行中撤走资金,引发流动性危机。

欧元对中国经济巨大的实时冲击部分地解释了北京领导人为什么不情愿与包括奥巴马政府在内的要求人民币升值的批评者们交锋。自从2010年六月起,北京的货币管理者已经逐步将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上调了10%。

上涨的货币、逐渐上升的工资要求以及欧洲和美国订单的大幅下降,已经造成了被中国出口商所称的威胁到生存的“三重打击”。

商人和其他人指出这种情况似乎比2008年全球经济萧条后的紧缩更糟,因为那时北京的中央政府立即介入,在2009年三月启动了为期两年、多达5860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

“不确定之中可以确定的是,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世界经济衰退将长期化。”新华社引用了中国副总理王岐山的话。“对于我们国家来说,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对外依存度很高的国家来说,关键要认清形势,把自己的事情办好。”

北京的领导者已经说明这一次不会有刺激方案。2009年和2010年的刺激要归功于将中国经济与大萧条的最坏影响隔绝,但仍然造成了诸如过剩流动性以及地方政府和国企身上的沉重债务负担。中国领导人现在应该更加担忧何控制通货膨胀,并试着策划让经济“软着陆”。

东莞一家玩具厂的销售经理马军(音)说,他的工厂已经转化为更加依赖国内市场。这家工厂过去将它的大部分毛绒玩具出口到欧洲,但汇率持续波动,2008年的衰退又使需求量大幅度下跌。他说,现在60%至70%的玩具都卖给国内市场,30%至40%销往欧洲。

但这种转变发生之前,工厂不得不将劳动力从600人缩减到100人,扩充了设计团队,并在中国注册商标,建立起国内市场,利润也仅为先前的十分之一。

“开发国内的市场非常难,因为需求很弱。但另一方面,风险也小一些,”马军说,“这时我们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为这是唯一能让我们生存的方式。”

这也是北京的中央政府想让其他的中国出口商走的路。但改革需要时间。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世行经济学家郝福满说,“中国想要更少依赖出口,中国想要更少依赖投资。”但是,他补充说,“这要求的是一场大转移。”

北京的Liu Liu对本文有贡献

相关阅读:

《金融时报》中国出口下降导致劳资纠纷增多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