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0日星期四

《华尔街日报》流亡藏人对自焚事件心情矛盾

核心提示:他们一方面希望表达对中国境内藏人的支持,另一方面也不愿看到更多藏人死于自焚。

原文:Exiled Tibetans Conflicted Over Immolations
译文:流亡藏人对自焚事件心情矛盾
时间:2011年10月19日
作者:Margherita Stancati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周三,藏人在台湾台北举行抗议,举起自焚藏人的肖像。Sam Yeh/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最近几天,达兰萨拉的气氛一直很凝重。 藏人们已经把这座印度山城当成自己的家,从中国藏区断断续续传来的的新闻令他们感到非常难过和沮丧。

三月以来,年轻的西藏僧人和尼姑自焚以抗议中国统治下缺乏自由的新闻报告频频出现。最新一起发生在本周早些时候,西藏运动活动家和西藏流亡政府公布,20岁的丹增旺姆自杀。

流亡藏人政治领袖洛桑森格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这里弥漫着悲伤的情绪。”达兰萨拉是流亡政府所在地。周三上午,达赖喇嘛举行祈祷,以纪念那些死于自焚中的藏人。

在法会中,森格先生谈到反抗中国在西藏的压迫。在哀悼仪式进行时,藏人经营的商店和餐馆已被要求关闭;同时已邀请世界各地的藏人绝食,并为那些为西藏自由运动中牺牲自己生命的灵魂祈祷。

自焚事件将流亡藏人及其领导层置于一个困难的境地:他们的藏族同胞采取了这样绝望的行动,他们想要表达支持,但却没有什么可以做。许多人难以接受自焚的做法,认为这是非暴力抗议的一种极端形式。中国谴责流亡西藏领导人鼓励自焚,而他们已否认该指控。中国地方官员拒绝对最新的自焚事件发表评论。

“从西藏流亡政府这边,我们很难告诉他们,应该停止这些自焚事件,因为西藏的局势如此令人绝望。”57岁的格西格桑旦都(Kalsan Damdul),他是一名喇嘛,现任西藏流亡议会议员。

“没有人可以从西藏以外要求他们停止,但我们也没有煽动这些行动。”旦都先生说。新德里举行了一次活动,以示对藏区的年轻僧人和尼姑的声援;他在活动场地边上发言。集会场地位于德里天文台纪念碑附近,贴满了英语,印地语和西藏海报,呼吁中国当局允许宗教自由和使用藏语文的自由。 绛红色长袍僧人盘腿坐在附近,大群藏人戴着“自由西藏”的头巾,挥舞着西藏的雪域太阳旗。

“人们都很困惑,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我们可以做什么?”一位在流亡中出生,现在居住在达兰萨拉的藏人洛桑旺杰(Lobsang Wangyal)说。洛桑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知道,他们都非常绝望,但我们正在失去我们自己的人民。”

西藏青年大会,一个西藏活动组织的主席,次旺仁增(Tsewang Rigzin)说,他“完全尊重他们自杀的决定”。“我们所谈论的不是一般的自焚,而是中国占领下的如此绝望的佛教僧尼自焚,”他说,“作为个人,我没法说多少,我在这里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他们真正知道那儿的生活怎么样。” 仁增先生居住在印度。

但很多人对自焚的做法存疑,特别是从宗教角度。喇嘛旦都先生说,在藏传佛教中,“生命是非常,非常珍贵。”

目前,流亡藏人的重点是显示对在西藏的僧人和尼姑们的声援,提高对他们的事业的认知。许多流亡藏人希望森格先生的政府能够说服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放松在藏族地区的管制。但除此之外,流亡政府能做的很少。

在此期间,许多人担心自焚事件将继续。 “看起来像这样的事情将继续,但它不受我们控制,”周二,西藏流亡议会的发言人在德里告诉记者们。

你可以在Twitter上关注Stancati女士@margheritamvs。关注华尔街日报印度实时报@indiarealtime。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