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经济学人》辛亥革命百年:从孙到毛到现在

核心提示:台海两年对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是令专制政府不安的对比。

原文:From Sun to Mao to now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1年10月8日
本文参考了其他“同来源译文”,“译者”的志愿者对此文做了补译和二次校对

20111008_ASP005_0.jpg【原文配图】

一百前的十月十日,发生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的一场兵变引发了中国最后一个皇朝的覆灭。台湾尽管1949年后因内战原因与中国大陆分离,但仍然自称为1911年那个民主共和国的合法继承人,并将在百年庆典当天举行庆祝游行和空军表演。对中国大陆来说则五味陈杂——这个国家也花费了很多心思在大张旗鼓的纪念上,但执政的共产党仍在沉闷的氛围里忙着辩论当年革命者的民主梦想,而这一切在台湾早已实现。

在谁是1911年革命继承者的问题上,大陆和台湾各执一词,争执已久。被尊为革命领导人的孙中山在海峡两岸都备受官方推崇,就像以往的周年庆典一样,他和毛泽东的巨型肖像将并排出现在十月一日的天安门广场上。但是共产党过度高调的纪念反而暴露了他们的心虚。

 九月下旬,由香港著名功夫影星成龙主演的辛亥革命史片《1911》上映了,尽管官方大肆宣传,但票房成绩却持续低迷。该片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对清末新政改革的描述,尽管这些改革加速了清王朝的覆灭。2003年上映的热播剧《走向共和》虽然对于这些改革多有提及,却尚未杀青就被叫停,并被禁止重播。片中有这样一幕:革命发生六年后,孙中山在一场政治演说中悲叹“强民才能得自由”。今日之中国,对于审查制度的不安之声仍不绝于耳。

过去的一年中,官员们试图阻止关于辛亥革命的讨论步入敏感地带。2010年11月,在中国南部省份湖南省发行的《潇湘晨报》因为刊发了一期关于辛亥革命的增刊, 遇到了审查方面的麻烦。该报引述了当时还是捷克持不同政见者的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写给捷克共产党总统古斯塔夫胡萨克的一封信,其中有句话说,“历史需要被再次倾听”。而这句话的背景是哈维尔先生哀叹共产党对历史的封锁和禁制,该报对比并未做出解释,事实上也不需要。它背后不言而喻的是1911革命对民主的诉求不可能被永远压制。

近几个月来,阿拉伯世界的动荡让政要们绷紧了神经。四月他们禁止了北京主要几所大学里学生策划的关于辛亥革命的座谈会。一家报道了该事件的网站称,他们并不旨在关注“这场鼓舞人心的革命的胜利”,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事件背后所潜藏的有关民主的议题。

 两星期前,当局突然取消了一部由一个香港剧团出演的话剧《孙中山先生》的首映,该剧原定于在紧邻天安门广场的国家大剧院上演。据说是因为“后勤”方面的原因,但香港媒体推测,可能是因为该剧包括孙中山爱情生活在内的一些内容被认为与现实脱节。

但 是当局并未因为政治上的担忧而放弃这样一个可以挥霍的机会。在革命的发起地武汉,官方宣布了一项投资200亿之巨的计划,旨在进行与1911年革命相关的展览和城市改造。1912年清帝的退位结束了2000多年的王权统治。武汉和各地的官员们对于伴随着动荡的暴力反清活动则深缄其口。 

有些中国学者认为,辛亥革命除了引发了军阀割据和独裁政府,于国无益。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1911年后的中国确实陷入了军阀混战的乱局。任何民主共和的希望都淹没在了对国家稳定的诉求中,而共产党也于1949年成功地控制住了局面。中国的学者李泽厚近几年声称,中国本应给清政府的改革更多的机会,这引起了一些争论。

共产党坚称1911辛亥革命是正当合理的,最后却陷入难圆其说的窘境。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另外一部庆祝共产党九十岁生日的影片(译注,指《建国大业》),尽管众星云集,却意外激起了观众的不同反应。该片涵盖了从辛亥革命到1921年共产党成立这一历史时期,其间展现的人们如何对坏政府进行反抗的“经验”,也在中国的网络论坛上激起了千层浪,热评如潮。多有趣的想法!

相关阅读:

布鲁金斯学会卜睿哲:中华民国对两岸关系的重要性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