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星期三

《卫报》 :如果不改变威权制度,中国将崩溃

核心提示:本次动车相撞事故和后来如雪崩般出现的评论说明,处于技术前沿的知识型经济系统无法与一党制国家兼容。

原文:China will implode if it doesn't change its authoritarian ways
作者:Will Hutton
发表:2011年7月3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如果没有人的安全,这样的速度我们要不要?我们能不能住一套屹立不倒的楼房?能不能走一条不会塌陷的大陆?能不能坐一趟安全抵达的列车?是否在发生这样重大事故的时候,我们能不要匆忙掩埋列车?能不能给人民提供基本的安全感?”

当中国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胆敢在有着堪称世界最高标准的审查和宣传制度的电视台上说出以上话语的时候,你就知道有一些深刻的变化已近在眉睫。(译注①:制作播出这段话的CCTV前制片人王青雷已被停职。)但这还不仅仅在评论上周末发生在温州郊区的那场动车相撞事故——这场由两辆高速列车相撞的灾难造成了39人死亡和约190人受伤,对此举国震惊;这更是对共产党又一次试图掩盖整个事件而激起的群情激愤的抗议。

来自中宣部的官方指令勒令记者不许“调查事故的起因”或“质疑”官方说法——这起事故是由雷电造成的。列车残骸被迅速掩埋从而避免任何调查。赔偿要求最开始被官方拒绝。毕竟,这个党的合法性来自它能够提供高速发展、工作和现代化,而高铁网络是这些宣称得以成立的支柱之一。这场撞车惨剧还是不能挑战任何这种精心编构的理论,这可是重中之重。

然而这项指令被忽略了。邱启明(音)在中央电视台说的这些话在中国的博客、社交网站、和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上带着更多的愤怒被转述。这些微博从最初的撞车惨剧本身,和对[救援]乱象的抱怨开始,然后继续扩散。“利益集团和地方政府已把他们的欲望置于整个社会之上”,赵楚发的微博这么说,“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只有一个结局——猖獗的恐怖活动和血腥的街头暴力。”

另一则微博说:“整个铁道部应该被关闭,这是腐败的温床”在邹永华(音)的博客中写道,“难道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相信中国式的垃圾科学发展和高速铁路的研发是世界第一?没有一个正常人相信这个,悲哀的是党在自食其果。”

这只是自上周六灾难发生以后出现的雪崩一般的评论——多达1200万这样的发言,并且还在迅速增加——中的一小部分。虽然发言者基本上都小心翼翼的在直接彻底的批评党这条红线前止步——所有人都知道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人权活动家艾未未的入狱——任何敢于跨越这条红线的人都面临着事关自己职业和自由的巨大风险。但当党的喉舌《人民日报》也宣称中国不能再生产“带血”的GDP之后,雷池被跨过了。(译注②:原文是“渡过卢比孔河”Crossing The Lubikon。这是一句很流行的成语,意为“破釜沉舟”。这个习语源自于前49年,恺撒破除将领不得带兵渡过卢比孔河的禁忌,带兵进军罗马与格奈乌斯・庞培展开内战,并最终获胜的典故。)

党的每一份子都知道,党的第一反应错了,并且随后知道现在其合法性取决于尽快展现出它是站在人民这一边的。突然之间,赔偿要求被接受并被慷慨地支付。此时打击评论会变成错上加错,因为博主们抓住了这一次开放的机会,即使他们都知道有风险存在。他们甚至敢嘲笑总理“温爷爷”是中国最好的演员,他声称自己病了,所以不能像2008年迅速赶到震区那样赶到铁路灾难现场。撞车灾难发生24小时之后他以很好的健康状态会见日本经贸代表团的图片被翻了出来。互联网提供的是一种即使是中国威权政府也不能控制的工具。

一些在北京的律师曾经告诉我,让我记忆深刻:中国,是一个等待爆发的火山。对于那些不熟悉这个国家的人而言很难理解:大规模腐败、资本浪费、难以置信的低效、无处不在的党以及对阶层社会的服从就是今天的中国。自邓小平开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以来,中国的大众为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现在被广泛传播和日益被认同的观点是这个威权模型必须改变,每一次灾难都生动地加强了这一观点。

铁道部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是一个国中之国,制定自己的规则,通过自己打磨的腐败的层级体系来要求毋庸置喙的服从。铁道部负责到2020年要建成9,000公里的高铁网络,并声称研发出了比日本和欧洲更优秀的本土高铁技术。铁道部使用了所有为人熟知的杠杆来实现这一任务。巨量的来自国有银行的资金被贷给了这一部门,投入到这一项目,实际上是无息的。技术则是从国外盗窃而来。安全性排在产能和效率两大需求之后:要快速低建设高铁,创造足够的工作,并可以吹嘘中国的高铁技术比别家的更便宜。

为了赢得众多的合同,官员们需要意思意思。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整个高铁计划的设计师,他在二月份被停职并接受腐败调查。同时也没有任何公开的系统来检测这项技术是否真正能够正常工作。它没有任何的系统故障备份,因为一旦出错,也没有任何关于问责和处罚的制度。直到现在这项系统已经交付使用,这是唯一的借口。然而日本的子弹头列车已经零伤亡运行近50年了。中国仅仅只有4年历史的高铁则已经背上了39条人命的代价。

它已建成的10,000公里高铁网络的创收要靠满员运行才能足够经济。但是没有人信任这项技术或者官员们运行这个系统的整体能力。政府承诺全面调查,也没有人对这样一种简单的弥补抱有任何信心。中国正在发现:一个处在技术前沿的复杂的知识经济体与一个专制的一党制国家不兼容。

我们被辩护者无数次告知,中国不一样。欧洲启蒙运动的价值观——宽容、有益的异议、法制、言论自由、多元化——这里都不需要。温州事件则是一次苦涩的提醒,人类的痛苦和对问责制的要求是普世性的。此外,这些也是运转良好的经济与社会的重要基础。会出现“中国之春”的,而且会比任何人预期的来得更早。

相关阅读:

“译者”的“动车相撞专题”正在筹备多角度的评论专版,并请读者投票,敬请期待。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