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纽约客》艾未未"卷入了政治漩涡中"

核心提示:艾未未接受了他被释放后的第一则采访——国营的《环球时报》,这篇报道看起来古怪,不过值得一读。有一些艾所说的话比较耳熟。

原文:AI WEIWEI: “DRAWN INTO THE VORTEX OF POLITICS
作者:欧逸文(Evan Osnos)
发表:2011年8月10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ai-weiwei-speaks.jpg
【原文配图】

沉默可不属于艾未未。 被释放后不到两个月, 中国最著名的艺术家开始试探性的寻找出口。 艾未未在长达两个半月被单独监禁和与世隔绝之后, 于6月被释放, 当时官方说这是因为他有病在身并且也承认了逃税——根据官方媒体的报道,他们还在考虑指控艾未未犯有淫秽和重婚罪——他得到警告,不允许接受有挑拨性的采访,以及不能用推特作为政治平台。 所以他低调了一段时间。 但终于还是显示出一些不安分守己的迹象。 7月当我在新的社交网站Google+开账号时, 看到艾未未也登录了, 他在资料里填的是自己是疑似色情狂和逃税犯。 (注:艾未未的资料原文"涉嫌色情、偷税、煽颠、切汇、包奶、抄袭、走私七宗罪。“)

他也悄悄地回到了推特上, 那儿他有将近十万粉丝, 第一条推文谈的是食物, 他的体重和有点古怪的照片。 接着在周二他一改熟悉的口吻, 告诫那些只顾在网络上享乐的而不声援因在网上传播良知而遭迫害的良心犯的家伙。 "如果你不为王荔蕻说话,不为冉云飞说话,你不仅是一个不会为公平正义站出来的人,你没有自爱"。

《卫报》曾有报道, 王荔蕻因为福建三网民案抗议而被指控"寻衅滋事"罪。 网络名人冉云飞则是在三月被抓, 然后被指控有"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可能会被判十年监禁的罪名。 (因此冉云飞随后在本周二晚被放出来改为"监视居住"真是让人很惊讶。)他妻子告诉美联社,"他不方便接受采访", "不方便"是中国人最常用的一个词, 很有中国特色, 它可以被用来拒绝任何事, 从拒绝晚餐邀请到拒绝冒可能被捕的风险都可以使用。

在推特上, 艾未未还为四个被拘押数月的朋友感到悲哀, 他们也是因为艾未未的案子而受牵连。 艾未未描述和他的好友刘正刚重聚的情景: "当他谈到被抓…… 这个意志刚强的男子竟落下了眼泪……他曾在被拘押期间突发心脏病,差点因此丧命。"

本周, 艾未未出狱后还第一次接受了采访, 可谓因循旧例。 这篇报道刊在了《环球时报》英文版上(中文版并未刊登), 我认为,大概是国营报纸在描写他的方面值得给点信誉分吧, 虽然环球所强调的本次独家专访里只字未提在艾未未被关押期间,也是这份报纸其曾刊登过极其尖刻的抹黑文章。本篇采访中还配上了一张艾未未抱着小猫的照片——在艾未未的世界里这可被看作生活回归常态的信号——他的话有的听起来非常熟悉: " 我被卷入了政治的漩涡," 艾未未告诉《环球时报》,"我不可能远离政治, 没人能躲的开。 我们生活在一个政治的社会中……你躲着它, 你就放弃了你的权利。 当然如果你放弃某些权利,也许你能生活的轻松一些。 但有这么多的不公, 教育资源也有限。 它们扼杀幸福感。 我绝不会停止对抗不公。"

虽然这篇文章有些怪异,但值得一读。《环球时报》自然深谙世故地给艾未未话配上一大堆高调说辞来平衡观点, 比如转向了熊秋红的评论, 她在异议人士和罪犯的奇怪关联上引用了几句华丽的台词。 这里我转述如下,不做发挥:

中国社会科学院刑事诉讼研究所的主任熊秋红,说中国艺术家有意无意地逃税是很常见的。
"许多著名艺术家因逃税而被抓住和处罚。 艾未未的案子不是唯一的," 熊秋红说。
熊想让当局以逃税的罪名公开审判艾未未。 " 这样, 我们可以防止西方人把这案子政治化," 她说。
熊还警告说, “如果你是个异议人士, 你应该擦干净屁股, 也不要牵扯到任何违法犯罪中, 那样当地政府就不能判你有罪了。”

抬头照片是艾未未伦敦里森画廊提供。 由坠落天使拍照。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