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亚洲时报在线英文版 对新任西藏流亡总理而言,挑战才刚刚开始

核心提示:在洛桑森格正式宣誓就任西藏流亡政府总理之前,他接受了亚洲时报在线的采访,讨论他的目标,政策和对西藏未来的憧憬。

原文:Test begins for new Tibetan PM in exile
译文:对新任西藏流亡总理而言,挑战才刚刚开始
作者: Saransh Sehgal
日期:2011年8月6日

印度达兰萨拉 —— 西藏流亡政府新当选的总理洛桑森格即将于8月8日正式就任,流亡社区对他寄予厚望 —— 在达赖喇嘛3月政治退休以来,森格是第一位上任的总理。

42岁的森格,将在印度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所在地宣誓就任噶伦赤巴,或总理一职。这位前哈佛大学法学学者在3月举行的选举中大胜。

在美国居住16年后,森格返回印度。他出生于印度东北部大吉岭的一个流亡藏人定居点,后来到首都新德里求学。

在移居美国之前,森格是激进的藏青会(TYC)的一名的积极成员,参与过许多抗议活动,反对中国在西藏的统治;中国指称藏青会为恐怖组织。

虽然北京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森格的指控,拒绝承认他作为流亡藏人的代表进行会谈。然而,森格坚持,他将遵循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以和平手段寻求有限自治。森格是一名研究西藏和人权法律的专家,自称"学者活动家"。他正在迅​​速成为藏人的国际标志。

在他正式宣誓就职之前,森格接受了亚洲时报在线的采访,讨论他的目标,政策和对西藏未来的憧憬。

记者:洛桑先生,您即将成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新任总理,感觉如何?

洛桑森格:我感到兴奋,同时深感责任重大。到目前为止,我一直在研究西藏;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为藏人奋斗成为我的中心工作。我将谦卑地承担这份职责。我得到佛祖和西藏守护神的护佑,西藏将向前进。

记者:自达赖喇嘛政治退休以来,您的当选备受瞩目。然而,许多人仍然热衷于知道,您过去16年间在美国做了些什么?

森格:我在印度长大,然后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赴美留学,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我在2004年完成博士学位。当时,我获聘为哈佛大学研究员,后来晋升为高级研究员 —— 多数时间过着学术研究生活。

尽管如此,我仍然承担着其他方面的职责。起初,我在哈佛大学和附近的大学组织了许多抗议活动,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访问期间。然后,我主要从事非官方外交工作,组织汉族和藏族学生、中国和西藏学者之间的研讨会,其中包括为尊者达赖喇嘛两次访美而组织的会议。最近我一直在周游世界,就西藏问题召开讲座和演讲。我就象一名学者活动家。

记者:您将领导一个不受承认的政府。这有多难? 您将如何寻求世界各地的支持与合作?

森格:挑战很多。我们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任何政府的任何正式承认,但不是本届政府的主要目的 —— 我们的目的,是为西藏人争取自由,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艰巨任务;但作为一名藏人,我别无选择。我将竭尽全力,为之奋斗。

记者:成千上万的寻求独立的境内外藏人,对您寄望甚高,您个人有什么感想?

森格:从宗教方面来说,这是我的"业力"。这是好是坏,还有待观察。我将为西藏和西藏人民全力以赴。就我个人来讲,我感觉,在其位谋其政,无须为此多虑。当然,人民当然对我有期望值,我会务实前行。

我将鞠躬尽瘁,不辜负这些期望。如果预期得以实现,或者不是部分依赖与环境因素和地缘政治,而是依赖于我的运气和辛勤工作,只要是需要我个人努力的方面,我绝不保留。

记者:您将从哪起步?作为一名旅美藏人,带着领导流亡社区的愿景,您将如何与流亡政府展开互动?

森格:我是作为一名非常严肃的候选人参与竞选的;达兰萨拉和西藏社会的传统智慧认为,我在进行一场大赌。仅仅一年以前,我所知不多;但是我总是说,作为议会议员选举的总理候选人,我必须到人民中去,和人民直接交流。我正是这样做的,人民积极回应,因为他们想要改变。

我最近在世界各地旅行,无论我到哪儿,无论在澳大利亚、亚洲、欧洲,还是北美,我总是多呆一两天,与当地流亡藏人互动。他们与我个人相知,或许比其他候选人要多一点点。当我拜访印度藏人,我与公众的关系变得更加个性化,更加亲近,这能从我得到的透明度和可及性中反映出来。 这些交流告诉我,西藏人民寻求改变的愿景是什么。于是,我来到了这儿。

记者:您在管理流亡政府方面,有什么重大的政策原则?

森格:在选举期间,我提出三个原则。

首先,团结是最重要的。没有团结,任何流亡运动都不可能获得动力,发展成功。其他非暴力运动往往也在最团结的时候获得成功。团结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的社会存在着可能影响团结,甚至导致潜在危险的观点差异;因此,我们不能倒退,我们应该团结一心,继续前进。

第二个原则是创新。 我们已是21世纪,新的技术和方法日新月异;我们可以检视政策,方法和项目,使用创新的机制和技术手段,使这些议题和政策更加有效。Facebook,电子邮件和媒体都非常有效。

第三,藏人流亡已经50年了,现在是我们自立,并自我主导西藏运动的时刻了。现在我们不能再说,我们不了解西方的、国际的或者印度的制度。我们应该根据我们所知,打造最好的西藏运动。

记者:请问在重大事务上,您须要(have to)咨询达赖喇嘛吗?

森格:当然如此。尽管达赖喇嘛将政治权力让渡给民选产生的领导人,尤其是我作为噶伦赤巴;尊者达赖喇嘛是经验丰富、智慧超群的少数领导人之一,就重大国是问题,我要向他请教。

记者:您会继续坚持"中间道路"的方针吗?

森格:是的,我坚持"中间道路"平台,我以中间道路的主张赢得选举;未来五年,我将坚持该政策。

记者:您将如何弥合汉藏人民之间的鸿沟?

森格:在哈佛大学,我有16年的经验,去接触中国学生和学者,我研究过对话的原则。我自愿与众多中国学者交谈,一些相当开放的,也有些人无知愚昧。因此,我将继续这种宽容的态度,并鼓励世界各地的汉藏对话。有时候,一些中国人甚至根本就不想谈,但你可以接触那些愿意了解的人,促进对话。有许多人开始不理解我们的事业,但随着更多交流,他们开始逐渐尝试了解。

记者:请问您的政府将继续上届政府的政策吗,还是会尝试竞选中提出的变革呢?

森格:肯定会有些变化,前总理桑东仁波切教授个性完全不同,我们两个人的背景也不一样。他是一位僧人,喇嘛,而我不是;我们在处理具体事务上会有些变化。也许我会有更多的旅行和演讲,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这一切都要取决于议题和时间。在我就职当天的讲话中,我会推出一些政策。

记者:您将如何与北京打交道?北京根本不承认您,甚至把您与一个标为恐怖分子的组织联系在一起。

LS:北京是否承认我,这是次要的,因为西藏人民承认我。我只不过是一位通过富有活力竞争激烈的选举上台的西藏领导人。没有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也没有任何一位在西藏的藏族领导人在这样的民主选举中赢得他们的职位。藏族人认可我,这是最重要的的事情。

他们对我贴上这些标签,我认为这是很可悲的;因为在过去16年间,我与中国学生,学者和朋友们有很多互动。 我邀请学者从北京来到哈佛,我甚至2005年访问北京。 他们当时没有说我是一名恐怖分子;但现在,我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选举后,一夜之间,他们大大地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我希望他们能够解释,这是为什么。

记者:告诉我,您怎么看待西藏境内现在的情况?您支持西藏境内的抗议和示威吗?

森格:西藏境内的情况非常悲剧。中国领导人最近前往拉萨,以庆祝他们所说的解放60周年,但我们称之为占领。他们召开庆祝大会,因为西藏目前处于未经宣布的戒严状态。

这就是在西藏的藏人在中国体制下,出生,长大,受中国教育和宣传的60周年。这个所谓的周年庆祝在秘而不宣的戒严状态中进行,这显示中国的统治无法正常工作。一场庆祝会需要把军队带到拉萨,这非常清楚地说明了政治压迫,文化屈辱和环境破坏的影响。

我们不支持西藏境内的任何抗议,因为我们知道其后果;许多抗议者被捕,受到折磨,有些甚至被害。我们不希望我们的藏族兄弟姐妹们面对这些。尽管如此,对他们的勇敢,我们必须显示我们的团结,这是我们的神圣职责;所以如果他们抗议,我们会为他们发言,我们将与国际社会分享​​他们的受难和痛苦,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我们这个大家庭被武力分裂,而不是自由选择。

记者:西藏境内有藏人曾经试图和您联系吗? 您从西藏境内得到什么样的政治讯息?

森格:噢,是的,很多,一些人给我发送电子邮件,Facebook消息。我在印度遇到很多来自西藏的藏人,他们向我敬献哈达,和我合影。西藏的一些艺术家们撰写歌曲,并放到YouTube上,赞美选举,民主和我的胜利。

许多藏人去寺庙,为西藏运动的成功和达赖喇嘛的长寿而祈祷。西藏境内的藏人在我背后支持我的领导。 最近在格尔登寺的抗议活动和顶礼尊者达赖喇嘛的法相,这就是明证。

记者:您曾经于2005年访问中国,想去拉萨,并访问西藏,但您被拒绝,为什么?

森格:这相当清晰地表明中国的强硬派本质上无法信任西藏人民。我以哈佛大学学者的身份访问北京大学和其他大学,我希望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从北京到拉萨;但他们说,不行!

就在同一时间,他们总是说,欢迎外界到西藏参观,亲身看看西藏安定繁荣的局面。我就在那,而他们不让我去。中国强硬派对藏人非常不信任,这似乎就是问题本身。中国政府根本不信任藏人。

记者:您对当前达赖喇嘛代表和北京之间的西藏会谈有何看法?

森格:目前对话处于僵局,我们的代表已有一年半的时间未去中国。我们这边愿意继续对话;但是只有中国政府才能决定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继续。只要他们点头,我们可以去,和他们进行对话。

记者:您会在未来的对话中发挥作用吗?

森格:我会,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如果它有助于西藏问题,为什么不呢?

记者:您对中国以及中国的西藏政策有何看法?

森格:中国的西藏政策,在过去的50年一直被强硬派把持,其目的是在西藏领土上歧视藏人,消灭藏人身份认同。尽管如此,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当自由派中国领导人执政时,曾经执行比较开放的政策,西藏的局势有所改观。但是这些并未发生,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更加强硬的西藏政策。

记者:北京和西藏流亡社区之间,对西藏有什么共同观点吗?

森格:应该有,但差距更大;他们说一切都很好,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可以同意,是的,公路正在修建,架设了电力线,并在西藏修建建筑物,但是这些发展是为了谁?谁使用得更多?我们之间有不同看法。从我们这方来看,很显然,每天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移民到西藏,当然有一些藏人也受益了,但是主要的使用者和受益方是中国人;我们在这方面也有不同观点。

记者:您如何看待达赖喇嘛逝世后的情况?

森格:这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未来路还很长。 在本届任期内,我相信尊者达赖喇嘛身体健康,他将继续把西藏和西藏人民置于其中心,并继续推动这一议题。尊者希望我们成为一个世俗的民主社会,并实现自我领导,我们将会这样做。尊者会非常非常长寿 —— 所以目前我们并不担心。

记者:您怎么看中国人?您旅居美国时,曾经遇到过很多中国人。

森格:一些很不错,我有几个旅美的中国朋友。他们都是中国学者,我们可以坦率、开放地对话。中国有一个伟大的文明和财富。我对中国人民的态度非常开放;身为一名佛教徒,人类中的一员,你不会对任何人有恶念。

我们的问题是强硬派 —— 无论是以政府或个人形式,我们都无法接受一个强硬派的态度。我们不会接受西藏被占领,而西藏人生活在恐惧之中。我们需要的是,希望中国人民承认和尊重我们的自由,尊严和身份。

记者:您得到了许多流亡藏族青年的支持。 您想对他们说些什么吗?

森格:藏族青年应该记住,在我们这一生中,西藏运动可能获得正义,也可能失败,所以,我们的努力将决定它将如何向前推进。我们应该有信心,信念和勇气大声说,我们是藏族,我们能够成功。我们都必须记住,如果我们藏族人不干,没有人会干。我希望我能够不辜负西藏内外藏人的期望。

记者:您呼吁印度,让西藏成为中印之间的核心问题。理由是什么?

森格:我认为这对印度来说很自然。在西藏被占领之前,中国还不知道在哪;而在西藏被占领之后,印度在边境地区面临着很多问题。印度媒体和专家的很多报道认为,不管以哪种方式,西藏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因此,如果印度解决西藏问题,它可能以某种方式解决了印度的安全问题。因此,我谦虚地呼吁,印度应着手处理这个问题,使西藏问题成为中印之间的核心问题。

记者:有人认为,2012年(中国共产党的18大)之后,新一届中国领导人上台,怀柔派会占上风;您怎么看?

森格:尽管会有新的领导人,但我不认为中国政府的强硬派政策会发生大的改变。中国的制度就是这样,当你改变头部,身体并不简单地改变;这不是民主社会,所以他们不得不改变身体部位。

所以,当2012年后,中国胡锦涛主席辞去党总书记职务,2013-15年,胡锦涛预计将分别卸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书记,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还有待观察。人们总是希望更好的东西和变化,但是如果强硬派政策不改变,未来并不乐观。

记者: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目前流亡藏人社区所面临的挑战?

森格:从我这边来说,其中一个重点是教育,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好这一挑战,我们将保证,流亡藏人的一些短期和长期的问题,可以很容易地得到解决。

另一个是在尼泊尔的藏人所面临的挑战。尼泊尔发生了很多政治变化,特别是由于北京对尼泊尔政府施加的压力。因为这一压力,在尼泊尔的流亡藏人处境窘迫。

记者:您如何看待西藏的未来之路?

森格:西藏运动发展强劲,因为年轻一代受过更好的教育,见多识广。他们可能比我要有效得多。我认为只要需要,西藏运动可以继续50年,并发展壮大,因为未来的领导人会更好。目前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任期,尽力解决西藏问题。但即使它确实还需要50年,我们会更强,做好更加充分的准备。

记者:您将于8月8日举行就职典礼,您在Facebook上发帖透露,当天适逢莲花生大师[Padmasambhaya]的诞辰 —— 这个日期有多特别?达赖喇嘛尊者将会莅临典礼,祝福您就任 —— 当天,您有什么特殊的信息要传递给藏人和全世界吗?

森格:其实我觉得我的当选,甚至就职日如此特别,纯属巧合。如果我们看一下佛历,莲花生大师出生在这一天,这使得这一天非常特别;就职典礼将在上午9时9分9秒举行 —— 九个是藏人的吉祥数字,中国人也同样。

仪式是为了繁荣和长寿。 此外,尊者将亲临现场,祝福就职仪式,所以有很多宗教祈福。就职仪式发生在一个很特别的日子,这大概是我的业缘。我要告诉大家的信息是,尊者希望全体藏人自立,独立推动西藏运动,而无需他的政治参与。这是我们天赋的道路,团结至关重要,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我们自由的一天将会来到,达赖喇嘛尊者将会返回西藏

Saransh Sehgal是亚洲时报在线驻印度达兰萨拉记者,email: info@mcllo.com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