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星期三

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从抵抗到革命再到抵抗

核心提示::当活动人士离开解放广场之后,埃及的年轻人可以从Otpor那里学到什么?青年反对运动需要在政体变更之后跟社会运动而非某个政党结盟。抵制晋升到组织化政治的行列的诱惑很困难,但对民主体制的长期利益却有好处。保持在公民社会的存在,为被剥夺公民权的人发声,也许可以给那些可能在后革命时代理想幻灭的人提供一个发泄的途径

原文:From Resistance to Revolution and Back Again: What Egyptian Youth Can Learn From Otpor When Its Activists Leave Tahrir Square
来源: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8日
作者:Mladen Joksic, Marlene Spoerri     
翻译:阿拉伯的劳伦斯
校对:@Freeman7777
id=sa_Picture
         
塞尔维亚Otpor的LOGO         埃及四六运动的LOGO     格鲁吉亚Kmara

摘要:整个中东地区的起义给威权背景下的青年运动和非暴力抵抗所能发挥的威力提供了有力的证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从埃及到阿尔及利亚的各种青年活动都从后共产主义欧洲的同代人的教训中有所受益。但是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其它地区的教训不仅跟当前革命而且还跟革命以后的事情有关。本文仔细分析了有关Otpor——这个现在对埃及年轻人影响最大的塞尔维亚青年运动——未曾讲述过的故事。本文没有把关注点放在埃、塞两国革命方法的相似之处上,而放在了Otpor在米洛舍维奇离开之后最终崩溃的根源上。通过这样的分析,当整个中东的青年运动在为后革命时期的民主做准备工作的时候,本文提供了一些可以应用于目前和将来这些青年运动中的教训。

 本文全文将收录在《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之中。

《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将在8月推出,届时可在多种主流电子阅读器上下载,敬请期待。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