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埃及变革运动(Kifaya)

核心提示:本文比较客观地简略介绍了在埃及革命之前出现的"变革运动",它的出众之处及不足之处。此处为节译。

原文:The Egyptian Movement for Change (Kifaya)
发表:2010年9月2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背景:

2004年11月,在al-Wasat党领导人Abu'l-Ala Madi的家中举行的一次会议上,300名来自不同意识形态背景的埃及知识分子成立了埃及变革运动。不过,它的口号"Kifaya(够了)"相比它的本名更广为人知。这个会议计划商讨的内容是在即将到来的2005年议会选举中的政治机遇。最后,全体人员一致同意成立一个7人委员会。这之后不就,在一个500人参加的会议上,Kifaya运动诞生了。Kifaya不是一个政党,对它最好的描述是:一个由政治力量组成的联盟运动,而联合起这些政治力量的原因只是一个共同的要求:结束总统胡思尼・穆巴拉克的统治。

通过使用简单但有力的口号,Kifaya呼吁进行政治改革,批评穆巴拉克延长总统任期,盖莫尔・穆巴拉克的继任,政府腐败和自1981年以来就开始实行的国家紧急状态。运动组织起未经授权的示威活动,大胆地反对穆巴拉克政权的合法性。它也就成了第一个直接批评政权和其他统治精英的组织。2004年12月,约300名政治活动人士聚集在开罗城区的高等法院外抗议。这次初始活动之后,在2005年1月,抗议改到了更有战略意义的地点,包括开罗图书市场,大学校园和解放广场进行,以吸引更多的注意(通常都伴有大量的警察)。最后,到了2005年的春天,抗议传到了开罗以外;在4月,反政府示威活动同时在14个城市举行。

尽管在国际媒体的眼中,Kifaya的形象是一股变革力量,但是它其实并没有取得多少成就,而且它的实力也已经极大地衰落,到2006年,它几乎已经快被淘汰了。为了压制Kifaya,穆巴拉克诉诸于暴力手段,比如人身攻击,在没有指控或审判的情况下进行拘留,酷刑,甚至性骚扰和强奸女示威者。当局也利用国家控制的媒体来毁坏Kifaya的形象,对它进行中伤和贬损。另一个阻拦Kifaya成功的障碍是在埃及的政治环境内部出现意识形态分裂,和伊斯兰主义者和世俗主义者之间强烈的不信任的情况下,Kifaya没有维持一个广泛的,跨意识形态的同盟的能力。此外,伊斯兰主义者从同盟的退出也极大地削弱了它的势头。最后一点,Kifaya有一种精英的特点,它不能渗透进埃及的草根社会,相反,它只是在知识分子和政治活动人士的圈子里运作。

出众之处:

打破了不能直接反对当局的禁忌

尽管Kifaya没能实现它自己这个平台所展望的广泛的政治改革,它却树立了一个新的,而且重要的政治先例。Kifaya对现任政权的直接挑战是前所未见的,它也因此打破了不能对权力象征说"不"的政治禁忌。它在埃及社会埋下了抗议的种子……

<未完,,本文还包括以下小标题>

使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技术:

同盟:

党纲:
政治议题:
外交议题:

本文全文将收录在《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之中,此处为节译。

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将在7月推出,届时可在多种主流电子阅读器上下载,敬请期待。

点击这里查看可免费下载的往期译者合集【需翻墙】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