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星期六

《卫报》领导埃及抗议的年轻人

核心提示:各种组织在开罗迅速出现,"行动团结"是对它们的组织水平最合适的描述。(注意:本文并非新闻,而是1月的新闻分析。)

原文:It's Egypt's young who are leading the protests
作者:Ahdaf Soueif
发表:2011年1月2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egypt_0.JPG
【图:埃及开罗广场的人们。图片为"译者"志愿编辑所加】

耐心是一种美德――也许在埃及大众价值观念中它至高无上的美德,但是耐心也是有限度的。而现在,终于,似乎我们的忍耐也到了极限。现在领导我们的是埃及的年轻人,这很合适。他们已经受够了失业,质量不断下降的教育、腐败、警察暴力和政治无能带来的痛苦。

现在很清楚了,是他们通过脸书,在虚拟和现实中举行封闭会议,以此组织起了周二的抗议。来谈谈草根吧!"他们"是在过去五年中快速成长起来的20多个群体。关于他们何时,如何联合起来一直是个疑问。他们在周二通过行动告诉了我们答案;受到突尼斯运动的启发,这些群体相互融合,与无数的埃及的男女老少团结在一起。

从南部的Assiut,到西奈半岛的Zuwayyid,再到亚历山大,苏伊士和其它埃及境内的城市,他们组织起各种抗议活动。在开罗,他们选择了三个聚集地点:Shubra,Matariyya和阿拉伯联盟大街。这些是很有策略的选择:它们临近人口稠密区,主干道沿线延伸出许多小街道。年轻的活动家们在这些地区附近开始游行,不断聚集人群,等他们到达,比如说阿拉伯联盟大街,游行队伍就达到了20,000人。

中央安全部队方寸大乱;他们设立起警戒线,但是人们径直冲破了它。他们举起防暴盾牌和警棍,但是年轻人举起手,高喊"Silmiyyah(和平)!Silmiyyah(和平)!"朝他们走去。

周二晚上,在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埃及重新找到了,并庆祝它所拥有的多种色彩。活动人士在人群中占很小的一部分,但那些在解放广场的就是人民。

来自各个社会阶级,各种背景的年轻人一起游行,歌唱。德高望重的老人拿着食物和毯子四处走动。在大街上,穿着牛仔裤,抽着香烟的妇女同她们戴着面纱的姐妹们坐在一起。参加过1970年代学生运动的老同志们数十年后重新会合。年轻人到处收拾垃圾。呆在家里的人给附近的餐馆打电话,为示威者们订餐。听不到任何有关某个宗教或教派的口号。这里团结的氛围很容易就能感觉到。这些描述听起来很浪漫,不过事实确实如此,之前和现在都这样。

接着,在凌晨一点,中央安全部队发动了猛烈的攻击。不到五分钟,40多罐催泪瓦斯被扔进了人群中。人群没有散开,特种部队用警棍,高压水枪,最后使用橡皮子弹向人群攻击。数百人被抓起来,扔进警用卡车,带到警察局和拘留中心。私家汽车跟着警用卡车以知道他们把人带到了哪里。

法律援助组织和人道组织设立的电话也开始响起来。随时待命的律师直奔拘留中心。政府开始屏蔽紧急电话,干扰互联网,阻断通讯。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有时候,感觉埃及好像被外国占领了一样。今天,开罗市区处于封锁之中。很明显,法律界和媒体界最让当局担忧,这毫不意外。拉美西斯大街上,二十辆运兵车一字排开,律师团,法官俱乐部和记者团深陷安全部队的包围。

大约100名示威者带着横幅,站在记者团外的台阶上。一个带着麦克风的的年轻妇女向士兵们喊话:"放松点!放松点!我们不是敌人!"

26号开始的起义的策略是迅速聚集起来但在受到攻击后很快便消散的宛如昙花一现的示威。他们的目的是让安全部队保持警觉,不能休息――直到今天还是这样。周五的祈祷结束后的时间是最佳的抗议时间,每个人都在等待着这一时刻。

各种组织在开罗迅速出现,"行动团结"是对它们的组织水平最合适的描述。在首都开罗周围的各种中心里,年轻的活动人士们正在分配电话,记录伤亡情况,设立临时的诊所。

在西沙姆 穆巴拉克(跟总统无关)法律中心,那里的人已经有48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他们已经记录了自1月25日以来8人被杀,24人受伤,800多人逮捕的情况。他们把热线电话公布在网站上,但是那些网站现在都被屏蔽了,很少有电话打进来。但是各种消息仍不断地传到这里:政府在苏伊士逮捕了一位90岁的老人。这位老人说1956年抵抗运动的一位领袖。现在,他又开始抗议了。

阿达芙 苏埃夫是一名畅销书作家,著有《爱情地图》和许多其它著作。她在开罗和伦敦居住。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