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迈克・马伦 迈出通往美中互信的一步

核心提示: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我们可以只在狭隘的利益和猜疑的基础上建设美中军事关系,或者我们也可以更关注共同面临的挑战,朝着更加透明的、更加实用的期望努力。"

原文:A Step Toward Trust With China
作者:迈克・马伦(Mike Mullen)他是美军上将,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
发表:2011年7月25日
本文参考了"东西网"上的"同来源译文","译者"志愿者对本文进行了二次校对


0726oped-art-articleLarge.jpg
【原文配图】

华盛顿

美中军事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但是,由于笼罩着一些误解和猜疑,美中军事关系也是最有挑战性的关系之一。在一些问题上,我们存在分歧,而且还可能互相冲突。但在一些关键领域我们也有一致的利益,我们需要为此展开合作。

因此必须通过寻求战略上的互信改善我们之间的关系。

怎样才能做到呢?

首先,我们必须继续对话。对话十分重要。

美中军事上有相当多的误解只要互相接触就能消除。我们不需要公开军事机密,只要开放一点就能清楚地表述我们的意图。

这就是我邀请人民解放军陈炳德将军五月来美的原因;这也是两周前我出访中国,由他接待的原因。其间,我们都做了些尝试:美方向陈炳德将军展示了"掠食者"无人机的性能以及其他项目,陈将军还观看了实弹演习;作为回报,中方安排我们参观了他们最新的潜水艇,近距离观察了苏-27喷气战斗机,而且观摩了综合的反恐演习。

我们的谈话都很坦诚和直接。陈将军直言不讳地表示他对美国对台军售表示关切,而我也明确表示美国军方不会推卸对盟友和伙伴的责任。他称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意图纯粹是防御性的;我则说,中国目前日趋完美的技术和在国防上的投资似乎都不能支持这一论点。

以上交流可能不算热烈,但至少我们在沟通。

第二,我们需要关注彼那些共同点。

我们两国都是海洋国家,拥有较长的海岸线,经济都依赖于自由的贸易。我们两国也都面临着毒品走私、海盗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我们都希望朝鲜半岛和巴基斯坦地区的稳定。我们也都认识到了在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援助上有进行合作的必要。

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携手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些我们可以共同策划、培训甚至某一天可以肩并肩一起执行任务。在这方面。我们签订了一些行动合作协议,其中就包括今年在亚丁湾开展联合反海盗演习。

这些都是良好的开端,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在中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权利方面意见不一致。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中国的国防支出迅速增加和长期的军事现代化目标的理由。我们相信中国不能以压迫小国来解决争议水域的冲突问题。不过,正如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明确表述的,我们倡导各方在国际法框架下通过合作的外交努力解决争端。我们需要更好的机制来解决不可避免的紧张关系。

尽管如此,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并非完全是坏事。偶尔存在分歧,在一些地方上存在重大分歧都无不可。

实际上,有时战略上的互信需要的正是这种直率和诚实,而为了建设战略互信,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品质。我们两国的军事关系最近才开始有所缓和,但中国政府仍把军事关系当作交流中表达不快的晴雨表。当不喜欢我们的所作所为时,他们就会中断联系。这不应该再成为我们的交流模式。我们这一方也不应再在过度反应和接触之间来回摇摆了。这也是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之间达成的要改善美中军队关系的承诺为什么这么重要。真正的互信必须开始。它不应该受到政治风向改变的影响。

所以,陈将军和我在考虑将来可以开展更多会谈、更多演习、更多的成员互换。我们都相信年轻一代的军官们已经为更紧密的接触做好了准备。他们肩负着要建设更重要的、更深层次的互信的希望。

我也不是天真简单。我理解有些人担心与中方的任何合作都会更有利于中方,而不是美方。我不这么认为。美中关系太重要了,不能通过盲目的猜疑和不信任来维持。我们以前那样做过,那条路走不通。

我并不是建议忽视有价值的怀疑,或者改变我们在该地区的军事关注重点,倒向另一边。但是我们必须保证沟通的途径是畅通,而且必须努力改善每一次互动。

机会来了,我们可以躲避,但也可以主动争取。我们可以只在狭隘的利益和猜疑的基础上建设美中军事关系,或者我们也可以更关注共同面临的挑战,朝着更加透明的、更加实用的期望努力。后者才是通向战略互信的良好开端。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