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5日星期三

《经济学人》:草泥马,河蟹――洪天健的“脑残游记”展在曼哈顿展出

核心提示:中国网民为了绕过敏感词而发明的网络用词成为艺术的新源泉

发表:2011年6月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洪天健的艺术展"脑残博士游记"近期在曼哈顿展出。洪先生花里胡哨的巨型绘画将毛泽东、邓小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肖像并列于西方文化图标,如玛丽莲梦露和超级玛丽(出于任天堂的盛名)的旁边。这些作品很醒目,我祝洪先生成功,但是大部分西方观察者将无法理解这位艺术家玩的游戏。他的作品严重依赖与网络审查有关的中文双关语。

中国人拿同音词和近音词(通常只是音调不同)取乐有很长的历史。(它们是农历新年的一道主食。)新近这些中国特色对避开审查者特别有用。当官方以反低俗的名义在中国互联网上禁用"cào nǐ mā"或"操你妈"一词后,中国人迅速创造了一位互联网英雄:草泥马[The Grass Mud Horse]――"cào nǐ mā"的近音词。 你可以看到玛丽莲梦露站在他的前面。他是河蟹的一个对手。河蟹是"和谐"的双关语,官方描述说社会审查制度是为了创造"和谐"。

草泥马只是十大神兽①之一,他们全部都是想象出来的,以便通过双关语来谈论不雅内容。洪先生在展览中还有一幅另一神兽的画像,伟大的法克鱿[the great French-Croatian Squid],理解其中文名的双关需要一点英语。他是Fǎ Kè Yóu,穿了一件毛氏夹克,嚼着口香糖吹着通货膨胀的泡泡。(ke的元音发"uh" ,所以发音听起来大概像"fah-kuh you"。)可能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因为他的英文名字的荒诞性――是达菲鸡[Intelligent Fragrant Chicken],音调来自自慰的俚语打飞机。

中文书写系统的难度非常大,如此之难以至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写些很平常的话也要付出努力。外国人想要学会它也很困难,这可能限制了它传播为一种世界性的语言。中文写作的捍卫者说汉字是理清汉语里的许多同音词所必需的,然而中国人民说中文(包括同音词和其他一切)的时候当然没有什么困难,也不需要汉字的帮助。保留汉字的真正理由是其中蕴含的中国文化和审美上的价值。

特别是这样做意味着一种非常传统的"价值"――与历史和民族紧密相连。但是洪先生的作品表现了这些符号的可塑性。他注意到对中国的逐渐长大的独生子女而言,互联网变成了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事实上,比起你们这些Y世代②的普通的西方成员,互联网对他们而言更是生活的中心。想要阻止他们继续享受达菲鸡或是受挫时呼唤奇怪的草泥马,一只气势如虹的河蟹还远远不够。

"脑残博士游记"在纽约的邮政局长画廊展览到7月2号结束。

译注①:十大神兽是中国大陆网民于2009年初恶搞出的十种事实上不存在的动物,以"草泥马"为代表,其他包括"法克鱿"、"雅蠛蝶"、"菊花蚕"、"尾申鲸"、"潜烈蟹"、"吉跋猫"、"吟稻雁"、"达菲鸡"以及"鹑鸽"。――摘自维基百科"十大神兽"词条

译注②:Y世代这个名词被公认为美国人在20世纪的最后一个世代,在这个世代诞生成长,进入青年期后,2000年就过了。同时另一个广义的Y世代,则包括了目前在25岁到5岁的美国青年、青少年、孩童。也就是西方世界通称的青少年族群。――摘自维基百科"Y世代"词条

相关视频【需翻墙】

翻越伟大的防火长城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