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外交政策》解剖独裁:胡斯尼・穆巴拉克

核心提示:当我们向胡斯尼・穆巴拉克这位独裁者道别的时候,让我们回顾一下他那些镇压和暴行的丑陋史。

作者:ELIZABETH DICKINSON
发表时间:2011年2月4日
翻译:阿拉伯的劳伦斯
校对:@koneybjy、@Freeman7777

2月1日星期二晚间,当数千名抗议者逼迫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发誓不再竞选总统的时候,历史对于这位独裁者的首次审判上演了。抗议者们大声呼喊:总统必须下台。2月11日,在一番搪塞之后,穆巴拉克似乎最终接受了这个现实。

从警察暴行到对少数族群的迫害,从对记者的逮捕到对政治异议人士的压制,穆巴拉克统治下的埃及已经成为一个警察国家的样本。三十年来,愤怒和沮丧在其人民心中酝酿,压抑,并因恐惧而深埋心底。

在过去的三十年,穆巴拉克并没有亲自折磨过任何嫌疑犯,或殴打过街头抗议者。

但是就像人权观察中东和北非分部的副主任乔・斯托克(Joe Stork)在埃及对我所说的:穆巴拉克只是"把镇压的任务委派给了内政部和各种安全机关。从根本上来讲,他才是一切问题的源头。"当我们向这位独裁者道别的时候,让我们回顾一下他那些镇压和暴行的丑陋史。"

【图:EMMANUEL DUNAND/法新社/Getty Images】

警察暴行:埃及的抗议在1月25日――埃及法定的"警察日"庆祝期间――进入高潮并非巧合。在穆巴拉克30年的统治中,警察一直扮演着主要镇压执行者的角色:数千埃及人被任意拘留,逮捕,殴打,或者在没有指控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遭警察扣押。

根据人权观察1月31日的一份报告,从"政治异议人士,到涉嫌参与恐怖活动的伊斯兰份子,到被怀疑和犯罪活动有牵连的普通公民,或者只是看起来有嫌疑的普通公民",都是安全部门的目标。去年6月在亚历山大,一名叫哈立德・萨义德的青年因在进入一家网吧时拒绝出示自己的身份证而被警察打死。

很多人把警察的行为不端归结于埃及的紧急状态法。自从穆巴拉克的前任安瓦尔・萨达特在1981年被刺杀之后,这部法律就几乎没有间断地被执行着。埃及内政部和国家安全调查局(SSIS)也因为这部法律而获得了不经指控就可以拘留任何人的权力。由维基泄密发布的写于去年的外交电报显示,美国官员也曾指出过埃及警察力量的相对不专业的问题。

"在埃及,警察对普通罪犯的暴力行为普遍存在,"一份2009年1月的电文说,"根据联络人的描述,因为培训不良和人手紧张,警察使用武力来逼供的事每天都有。"联络人还说,"安全部门仍然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活动人士进行折磨,他们被看作一种政治上的威胁。"在上周抗议活动高涨的同时,警察滥用权力的行为也同样在增加。许多人现在相信,一些穿着平民服装的警察成员,对抗议早期发生的抢劫,以及2月2日(周三)对亲民主的暴力攻击事件至少要负部分责任。

【图:MOHAMMED ABED/法新社/Getty Images】

酷刑:人权观察的报告指出,一旦被安全部门羁押,犯人们经常会遭到"殴打,电击,以痛苦的姿势悬吊,被迫长时间站立,水刑,强奸,或者威胁强奸受害者及他们的家庭成员。"在过去20年,埃及的人权组织追踪了460个酷刑案件,其中在2000年到2009年间,有125个案件导致了死亡。自1992年以来,已经有73人"消失"。

为获取供词,酷刑被广泛地使用在各种犯罪中。最臭名昭彰的是"引渡":埃及当局对恐怖分子嫌疑人和由美军抓获的敌方战斗人员进行审讯,并使用一些在美国非法的办法对待他们。据普利策奖得主,记者罗恩・苏斯金德说,穆巴拉克新任命的副总统奥马尔 苏莱曼――前情报机构的负责人,监督了几十次类似的引渡。苏斯金德最近对ABC新闻说,"当【美国】想折磨某个人的时候,我们会把他送到埃及去受刑。"

在埃及,被指控的伊斯兰激进分子并不是唯一受到这种待遇的人。据维基泄密公布的一份2010年2月的外交电文说,出了谋杀案,"警察会从附近地区抓捕四五十名嫌疑人,把他们的手臂吊在天花板上,吊上几个星期,直到有人招供。"另一份2009年的电报指出,"非政府组织的联络人估计,仅在开罗的警察局,每天就有数以百计的酷刑事件。"

酷刑受害者几乎没有任何补偿。很多犯罪嫌疑人在军事法庭中接受审判,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得到民事法庭通常的保护。甚至在普通的司法系统中,起诉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而且仍然会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一份外交电文披露,2009年,埃及政府和穆巴拉克领导的国家民主党通过伪造记者的人身攻击行为,起诉小说家亵渎行为等手段,向法庭提起了大量针对政治对手的诉讼。"
【图:KHALED DESOUKI/法新社/Getty Images】

政治迫害:自1981年以来,穆巴拉克已经正式赢得了四次总统大选,每次都是压倒性的胜利。但是这中间的前三次都是没有竞争的;第四次稍微自由一点――至少有其他候选人,包括反对派领袖艾曼・努尔(Ayman Nour)出现在选票上――但这仍然不是一次公平的竞赛:最大的反对派----穆斯林兄弟会,仍然被宣布为非法组织。

作秀选举只是个开始。组建一个政党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少有人会作为独立竞选人去竞选总统。如果政党想要提出总统候选人,它们必须至少已经成立五年,并要在人民议会和埃及协商会议(二者分别相当于美国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占有3%的席位。独立竞选者需要从执政党控制的议会获得250个签名才能参加竞选。

即使一个候选人成功地跳过了这重重圈套,前面还拦着一个负责政党登记的组织:政党委员会。它拥有关闭办公室,扣押资金,或者一开始就拒绝承认某个政党等广泛的权力。这意味着,在实际操作中,选举竞争的激烈程度可以由穆巴拉克随心所欲地控制。政治反对党,还有民间社团和非政府组织,也都成了政府特工的目标;维基泄密发布的一份2010年美国国务院的电文说,"内政部使用国家安全调查局来监视(有时候也会渗透进)政治反对派和公民社会,通过逮捕,骚扰和恐吓来压制反对派。"

而如果所有这一切都失败了,穆巴拉克还可以依靠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来挽回局面。穆斯林兄弟会是历史上穆巴拉克唯一的政治挑战者,而它同时也是穆巴拉克威胁最大的对手:埃及的安全部门长期逮捕这个组织的成员,穆巴拉克也经常把它描绘成一个暴力极端的伊斯兰份子组织,以从西方获得援助。而西方也需要埃及在以色列-阿拉伯关系中发出温和的声音。

【图:MARWAN NAAMANI/法新社/Getty Images】

言论自由:关于埃及的言论自由,你可以从上周的情况里了解到全部的情况。当街道上对穆巴拉克政权的反对不断增长的时候,政府也在使用所有可能的手段来让媒体保持安静。安全部门对记者们进行逮捕,攻击和威胁。政府切断了大部分的电视频率,甚至暂时关掉了半岛电视台的新闻频道。而手机网络和全国的互联网也都被切断。

即使当局处在较小压力的时候,记者们也经常受到逮捕,威胁和拘留。一部1996年颁布的媒体法规定,中伤、侮辱和诽谤都可被判入狱。近些年来,随着反对派转向互联网进行组织,政府就开始对博主们进行镇压。比如在2008年,当局宣布博主穆罕默德・雷法特(Mohamed Refaat)煽动了一次示威活动――尽管他根本没有在自己的博客中提到这次活动――并把他关进了监狱几个月。

本周四,半岛电视台和其它媒体报道了更多博主遭逮捕的消息,而这是一个更大范围的媒体镇压图谋的一部分。示威活动也得到了有效的限制:"尽管埃及的宪法保护自由结社的权利,但是政府却使用一系列复杂而又环环相扣的法律,法令和紧急部队来阻止对这项权力的实践,"人权观察2005年的一份报告解释说。

学术界也不安全:自从国家掌管了大学,控制了教授的晋升和任命,一种暗地进行的自我审查开始盛行。如果有教授越过了政府的底线,他们就会被开除,受到公开的谴责,甚至受到人身攻击。1995年就有一个著名的例子,法庭宣布纳斯尔・哈米德・阿布・扎伊德(Nasr Hamed Abu Zeid)犯有叛国罪,迫使他逃离埃及。进行组织的学生领袖也面临着同样的结果。

【图:KHALED DESOUKI/法新社/Getty Images】

妇女和少数群体:任何关注过过去一周抗议的人都会注意到,街上没有妇女。虽然性别平等是一个在相当多的国家都被关注的问题――甚至在那些没有压迫的国家――但是穆巴拉克统治下的妇女权利有理由获得特别的关注。在这里,政府安全部门对妇女的性侵犯,性骚扰,和人身攻击十分猖獗。

埃及妇女权益中心2008年出版的一份报告指出,超过4/5的埃及妇女遭受过公开的性羞辱(从猥亵到彻头彻尾的性侵犯)。法定的不平等同样没有站在妇女这边;举个例子,如果妇女要申请离婚,她们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而与此同时,男人们不用踏入法庭一步就可以成功离婚。

近年来在埃及,同性恋和其它少数群体也成了迫害的对象。2004年,人权观察列举了对同性恋者的的大规模逮捕。尽管同性恋本身并不是非法的,但是同性恋行为是非法的。而且,对同性恋的拘禁理由,也通常来自管理整个社会"道德行为"的各种法律。同时,警察与埃及基督徒社团之间的紧张关系在最近几年也爆发了好几次。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1月,一名官员在一辆列车里向一名基督徒开枪,继而引发了基督徒同警察之间的冲突。(伊斯兰是这个国家的官方宗教,不过宗教信仰自由在这里是受法律保护的)

最后,也许也是最让人不安的,是关于埃及政权如何对待街头儿童的各种报道。据估计,在开罗就有大约5200名街头儿童。人权观察的一份报告估计,在2001年有11000名儿童遭到过逮捕,并经常被关押在不卫生且危险的环境下长达数周。"通常是和会虐待他们的成年被拘留者关在一起。"那份报告说,这些儿童"得不到足够的食物,用水,被褥和医疗"。而这就是今天被副总统苏莱曼称作埃及之父的穆巴拉克对待自己的孩子们的方式。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