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

《卫报》:噶玛巴变得无足轻重

核心提示: 达赖喇嘛明智地放弃了他的政治职位,因此不再需要摄政。这使得噶玛巴的作用变得无足轻重。

原文:No role for Karmapa,http://goo.gl/2xOKs
时间:2011.5.27
作者:Mary Finnigan
译者:9Ua

西藏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摄于2001年。摄影:Arko Datta/欧新社

本周,来自20个国家的400多位代表齐聚印度喜马拉雅地区,讨论西藏宪法修改;这一修改将对全世界的海外藏人有着深远的影响。如果得到流亡议会批准,宪法将删除五项条款,延续370年的摄政制度将被废除。

最近,达赖喇嘛宣布他将放弃其政治职务,未来将专注于宗教和人道事业。这一决定导致了这次印度会议 ―― 意在完成从神权制度到民主制度的过渡。达赖喇嘛不再是一位世俗领导人,也没有必要保留摄政职位。

这也意味着,26岁的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现在将不会成为摄政 ―― 尽管自从他2000年戏剧性地逃离西藏以来,他一直在为这一职位做准备。邬金钦列得到中国当局和达赖喇嘛的认定,成为17世噶玛巴。他抵达印度之后,直奔达赖喇嘛驻地,此后一直居住于附近。2008年,达赖喇嘛在一段录影中,告诉噶玛巴和另一位年轻的高级喇嘛林仁波切,当他往生时他们将继承他的职责。达赖喇嘛说,"你们将继续我的工作。"

现在看起来,该工作仅限于管理藏传佛教的宗教事务;过去30年来,藏传佛教吸引了全球数十万信徒皈依。日内瓦大学访问教授阿诺德・多特扎克(Arnaud Dotezac)认为,废除摄政制度避开了一个争议性问题。噶玛巴是噶举巴的最高活佛(译注:实际上,噶玛巴只是噶举巴一个支派,又叫噶玛噶举,后文不再说明) ―― 而历史上这一教派曾经当权;直到17世纪,达赖喇嘛的格鲁巴派通过暴力取而代之,并残酷地压制噶举巴。

"那是一场血洗,"多特扎克说,"数千人被杀,大批噶举巴寺庙被迫改信格鲁巴;噶举巴和格鲁巴是朋友的想法在当时不可思议。"

多特扎克同时相信,今年1月份爆发的噶玛巴寺院财务丑闻,某种程度上给噶玛巴的声望带来污点,他不再被认为适合担任摄政。

"自那事之后,情况大不相同,"多特扎克说,"政教分离的速度加快了。我认为,随着达赖喇嘛放弃他的政治角色,他正为回到西藏做准备。他曾说过,他希望回去,在西藏往生。"

在旧西藏,表面上,摄政只在从达赖喇嘛过世后直到新的转世成年之前的过渡期间执掌大权。但实际上,在整个政权期间,摄政的权力都极大,几位年轻的达赖喇嘛均在非常可疑的情况下过世。现任的十四世达赖喇嘛逃脱了这一命运,可能仅仅因为他在1959年被迫逃亡。

让邬金钦列多杰仅仅成为一名纯粹的宗教领袖,这不仅仅排除了上面说到的这项争议;而且也避开了自1992年邬金钦列被认定为十七世噶玛巴以来,围绕他所产生的其他争议性问题。

在邬金钦列被认定为噶玛巴两年后,听列泰耶多杰和他的家庭逃离西藏,被噶举巴高级喇嘛夏玛巴仁波切认定为十七世噶玛巴,其后正式坐床。这意味着世上有两位噶玛巴。一些高级喇嘛接受这一现实,而另一些阵营坚持只有他们的噶玛巴才是真正的噶玛巴。

也有人坚称,邬金钦列是一位中国卧底,如果没有在西藏的中国当局的同意,他不可能从西藏逃离。

"这是一个阴谋论,"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藏学研究中心主任罗伯特・巴内特说,"如果说中国导演了噶玛巴的逃亡,这解释不通。所有的情况都指向相反的方向 ―― 噶玛巴逃亡印度,中国在外交方面丢脸丢大了。"

罗伯特・巴内特指出,邬金钦列可以在没有中国官员帮助的情况下逃离。他说,"当时,每年有数千名藏人成功逃到尼泊尔。而且,邬金钦列有资源和支援团队帮助他。他们走了一条偏远路线,一般步行越境的难民不太走;他的司机熟悉情况,知道他应该在哪下车步行,以避免检查站。"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在西方民主国家出生长大,藏人政治就像中世纪的残留物。但是达赖喇嘛正带领他的人民驶向21世纪:未来的达赖喇嘛将由民选总理领导的民主政府批准。达赖喇嘛平息了争议,放弃了政治职位,并由此展示了高超的政治技巧。

1 comments:

Awakened Student 说...

漢人知識分子高潔但不諳人性的弱點,不明白無論什麼聖人,一旦坐上領導的寶座,就不得不對抗來自四面八方的奪權活動。最後,陰謀詭計施展得最高明、作秀最自然者,穩坐王位,那時,什麼聖人都變賤人。真正保持身心純淨的真君子,不是下台就是被暗殺。這就是政治。



上個世紀我們國家生死存亡之際,知識分子慌不擇路,誤把共產主義當中國的救星,原因就是那一套理論實在太完美、太符合知識文人心目中的理想社會!結果上了來自落後地區那毛姓農民的當。



今天共產王朝將傾之際,我們又在找新的模式、新的救星,看到完美的佛教,便以為所有佛教“大師”都是活佛,沒有私心,以為可以將漢族的未來拱手相讓,只要對方做個好皇帝,愛我們漢人就行了,哪怕對方來自比中國農村更落後的牧區。卻忘了看一看,這些聖人從前是如何統治他自己人民的。



看一個宗教組織是不是邪教,不是看它的教義正不正,而是看它的領袖們教完大家不貪錢、不貪權、不貪色之後,有沒有背地裡爭權、奪利、騙女信徒上床,敗露後有沒有死不認罪、反咬一口,然後第二天上課繼續教大家“要用慈悲心對一切眾生哦!”“把勝利讓給敵人!”“性高潮堵塞通道,妨礙成佛!”“我可以證明給你看:你無論得到多少,一定開始想要更多。這是很蠢的嘛!”



漢人讀書的,學歷越高,越容易被農民牧民騙。例子何止上百上千。



倒是西藏自己的仁波切告誡大家:Buddhism
is perfect. Buddhists are NOT!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