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

《经济学人》:对大魔头的无限忠诚

核心提示:受到寒风肃杀的政治气氛的鼓舞,阴魂不散的中国毛派们正在奋起直面针对他们的批评。但这一次有一些自由派们正在回击。

 

来源:《经济学人》,2011526日, http://goo.gl/pICnz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523日,四个人到北京的一家警察局,提交了一份要求伸张正义的请愿书。通常这是那些受官员们迫害的受害者们才会做出的举动,而通常他们也很容易被打发掉。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常见的喊冤者。这份请愿书有将近一万人的联合签名,控诉的是自由派知识分子诽谤毛泽东及试图颠覆中国共产党。受到寒风肃杀的政治气氛的鼓舞,阴魂不散的中国毛派们正在奋起直面针对他们的批评。

毛派们呼吁逮捕知名的经济学院家茅于轼。(原注:此茅与彼毛没有任何关系。)这一对政府施加压力的行为是多年来最集中和公开的一次努力。一小撮毛派网站经常诽谤如茅于轼先生这样的知识分子,但是公开的发起运动对某人提起公诉则是非同寻常的。这是中国亲西方的自由派和保守的强硬派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日趋激烈的表现。毛派可谓强硬派阵营中最极端的一翼。但是随着当局发动了对异议分子的打压、并对非政府组织(NGO)施压,还逮捕了几十名政府批评者(或令他们被失踪),毛派们也正在攻城略地,

语调温和的茅于轼今年已经82岁,是著名的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的领导人。据毛派称,他的主要罪名是426日发表在财新网上的一篇博客(财新是一家敢言的中国新闻组织)。这篇文章名为《将毛泽东还原成人》,是中国主流媒体上可以读到的得最为尖锐的批评毛泽东的文章。财新网后来删除了这篇博文,其他的几个转载网站也删除了。中宣部显然希望制止它进一步被传播。

今年以来,中共随时随刻都在警惕着阿拉伯式的茉莉花革命传染到中国。(原注:茉莉花一词已经在媒体上被禁,此花在市场上也消失不见。)由于党要在71日庆祝其成立90周年,它现在变得更为提心吊胆。党不希望这一纪念活动被毛所犯的错误蒙上阴影——毕竟毛正是当年让党能得以掌权的那个人。虽然在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五年之后,党曾羞羞答答地承认过他的确犯了些错误,但毛泽东和党的关系太过密切,不可以被进一步检视他所犯的那些错误

茅先生在文章中说,自从中国共产党1949年夺取政权以来,并没有给中国带来幸福:相反,【给中国】带来的是生灵涂炭的三十年。。茅先生说有五千万中国人因为毛的政策而死亡,而他没有丝毫的自责或后悔。他没有给出数字来源,但是,在1950年代后期,有三千万人因为毛泽东的大跃进而死亡,这是历史学家们的主流共识。同时有约两百万人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被屠杀。这个祸国殃民的总后台的画像仍然挂在天安门广场,(原注:而且这位的尸体还躺在广场中央没有挪走。)茅先生说,是时候结束对毛的崇拜迷信了,应对他如普通人那样进行评价。

茅先生说从文章发表以后就有人给他打电话,威胁要揍他。在网络上的言辞十分激烈,整个国家都在期盼黎明,黎明就是当诽谤和反对毛泽东的茅于屎(谐音)和其他反革命们被消灭的时候。有人在乌有之乡网站上这么说,这是毛派们的大本营。乌有之乡领头起诉茅于轼先生颠覆和诽谤。它还说天则经济研究所是由位于纽约的福特基金会资助的,这是他与海外勾结的证据。

在网站上列明支持这一举行动的人当中,有两位是毛的后人——毛泽东的侄女毛小青和毛的大儿子毛岸英的遗孀刘思齐。毛岸英在1956年的韩战中被杀。虽然签名者当中没有谁特别有影响力,但乌有之乡能够迅速收集到这么多的签名证明中国人对毛的支持仍有广泛的基础,在一些中国的出租车上悬挂着毛的画像,作为求平安的护身符。

乌有之乡说警察已经承诺会严肃处理此案。但是,即使是在最近的肃杀气氛中,党可能也会非常小心从事。它已经因为要处理4月初逮捕艾未未而引发的强烈国际批评而头疼了。艾是一名艺术家兼政治异议者。他被控犯有和税收有关的经济罪名,这是为了避免象2009年因政治罪名起诉刘晓波而引起的批评。刘晓波因为颠覆罪而判处11年刑期,这帮助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让中国甚为恼怒。

毛派们这一次的力量展示却不能被视而不见。西南城市重庆的党委书记薄熙来已经成为了毛派的心上之选,因为他试图恢复毛时代的文化。重庆市民们加入了唱毛时代歌曲的行列。干部们每年有几天要下乡和农民们住在一起。在薄熙来到任重庆之前,在中国东北任职和做商务部长时期,没人能想到他喜欢这种文化。但他的父亲薄一波曾是毛的一名战友,(原注:虽然薄一波被毛整肃,但他仍是一名强硬派。)薄熙来也是一名民粹主义者。他认为,利用群众对毛的崇敬可以帮助自己取得更大的成就。他的目标是在明年的换届中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领导者之一。一些分析家们认为他可能会得到负责国内安全的关键岗位。一些人认为,薄熙来和毛派们打得火热,可能将中国的自由派的阵营的空间压缩得更小。

温家宝总理是一名相对来说的自由派。在四月份接待香港的一名访客的会议上,他说有两股势力都在阻碍中国的改革,温说其中一股是封建势力(原注:党对保守派的说法。)他还说,另一股是文革的有害影响。在中国的毛派当中,对毛泽东统治的后期所充斥着暴力、毁坏、迫害等混乱局面有很多辩解。中国招商银行的前主席和一位著名的现代主义者秦晓,在本月的一次访谈中警告说,要警惕文革的邪恶势力又会重新浮出水面。和以前的强硬派镇压相比,至少这一次有一些自由派们正在回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