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从花香中嗅到革命味道,中国对茉莉花下手

核心提示:2月开始,有人匿名呼吁中国进行“茉莉花革命”。从此茉莉花在中国就走了厄运。

 

原文来源:纽约时报,2011/5/11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1/05/11/world/asia/11jasmine.html

译者:Vanessa

校对: 南山

 

【中国大兴】 不要被茉莉花所诱惑。尽管它们有着醉人的芳香或美味,尽管这些星星点点的白色花朵代表着天真和纯洁,尽管它们是中国茶中瑰宝,也是官方场合常听到的一首著名民歌,但它们并不简单。

今年,突尼斯人成功推翻了国家独裁元首,并把这次行动称作“茉莉花革命”。自此,对于中国当权者——共产党来说,这橄榄树的近亲——茉莉花所代表的含义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月开始,有人匿名呼吁中国进行“茉莉花革命”。此事在网上传播开来。此后,含有“茉莉花”字样的短信被拦截,中国主席胡锦涛演唱清朝民歌《茉莉花》的视频也被删除。广西茉莉花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经历吴光艳(音)表示,由于地方官员害怕触发不稳定因素,原计划举行的“中国国际茉莉花文化节”也被取消。

尽管中国各大城市并没有因为此次事件引起规模混乱,但是这场茉莉花的战争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后果。最严重的后果之一就是被国家安全部门所拘捕的民主倡导者、博主、有可能惹麻烦者的名单又变长了。其中就包括上月在北京国际机场被控制的活动家、艺术家艾未未。他至今还被警方拘留。

其次遭殃的就是北京郊区大兴县的花农们。他们以种植观赏性茉莉花为生,浑身上下都晒得黝黑。他们说,三月起,警察向北京市一大批经营零售和批发业务的花市下达了无限期禁令,禁止销售茉莉花。此后,花价大跌。

甄维忠(音)今年47岁,是一名种植茉莉花的花农。他租下了一亩地,种植了2000盆茉莉花。他说,这些高达膝盖的花种今年的批发价才0.75美元,相当于去年的三分之一。“就算是卖出去了,我还是要亏钱。”他一边说,一边望着地上卖不出去的茉莉花,有些花朵已经开始凋谢了。当记者问道,他是否知道茉莉花革命、是否认为这和市场需求下跌有任何关系。甄先生耸耸肩,说道,“关于政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时间看电视。”

最初,网上流传的茉莉花革命行动准则要求人们“手捧茉莉花安静的漫步”,而当局对茉莉花的禁令也非常神秘。北京公安局拒绝回答任何关于茉莉花的问题。但有数位经营鲜花生意的业主表示,三月早些时候,他们要么被警察拜访,要么直接接到禁止销售茉莉花的禁令。

在孙河北东花卉市场经营花卉生意的几名老板称,当地警察要求小商贩参加了一次会议,会上强迫他们签字同意不卖茉莉花。一位老板称,她被告知一旦有人要买茉莉花,需立即向当局汇报,并记下了那些人的车牌号码。(她说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见到有人到她摊位来买茉莉花去从事反动活动。)

尽管有些卖家对茉莉花事件的背景略知一二——即这种花“代表”了叛逆的种子——绝大部分经营花卉生意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要对茉莉花如临大敌。还有一些人声称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禁令。由于中国网络审查严格,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从未听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也不知道与之相关的任何镇压。

由于没有确切的信息,花市上谣言四起。北京南边的九洲花市(音)里,一位批发商称,他听说这次的禁令和日本的辐射有关。位于美国大使馆附近的莱太花市里,一位正在整理花束的女士称,她听说不让卖茉莉花是因为茉莉花里面含有某种致命的毒药。她满怀希望的问,“要不您来点白玫瑰?”

53岁的华农吴川真(音)在北京郊区有照料着八个温室的茉莉花,他说,花农都觉得是法轮功的信徒要用这种花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法轮功是被政府定为“邪教”的宗教运动。她说,“我听说茉莉花代表着革命。”但她女儿觉得这样的想法很荒谬。

很多其他的卖家不太愿意和外国人探讨茉莉花的问题,尤其是在孙河北东市场,上个月才有个警察在该市场四处警告摊贩。他们很快就把话题就转到了其他方面。莱太花市的卖家指着薰衣草和迷迭香说,“别买茉莉花了,今年不流行了。”

在中国,当局面对经济压力之际,就会慢慢放松控制。此次也不例外。在茉莉花从市场上消失两个月之后,上周已经有一车车的打着花苞的茉莉花出现在北京市场上。茉莉花上市价格非常低,买家完全无法抵抗如此低的价格。一名崔姓分销商表示,禁令并未撤销但是政府目前还没有干涉。

另一位卖家打发掉了革命的话题,哼起了《茉莉花》——2008年奥运会的每一次颁奖仪式都伴随着这首歌: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新郎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