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8日星期一

Boston.com:哈佛法学院研究员欲担任藏人领袖

核心提示:【哈佛大学研究员洛桑桑盖将有可能当选为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

原文:Harvard Law fellow set to lead Tibetans

作者:Lisa Wangsness and Maria Sacchetti
发表时间: 2011322

译者:Fuge
校对:David


最有希望赢得噶伦选举的洛桑桑盖。


洛桑桑盖在印度大吉岭的一个西藏难民安置点长大。父母卖掉家里三头奶牛中的一头来给他付学费。在获得富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scholarship)去哈佛读书之前,他在德里上完了大学,并进了法学院。


如今,桑盖是哈佛法学院的一名研究员,同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住在Medford。他开一辆本田车,喜欢的爱国者队和红袜队。而现在,他准备成为西藏流亡政府历史上最有权力的民选领导人。


现年43岁的桑盖是最有希望赢得这次噶伦赤巴(这个藏语头衔可以通俗地译为首相)选举的人。上周日,选举在全世界的流亡藏人群体中开始;三人竞选的最终结果将会在下月月底宣布。


本次选举因为本月初达赖喇嘛发表的声明而具有特殊的意义。达赖喇嘛在声明中宣布,他打算放弃自己作为流亡藏人政治领袖的角色,并把精力放到作为藏人精神领袖的角色上。


西藏人民正面临着巨大的政治挑战。他们一直试图在中国寻求更大的自治权,但是他们有影响力的长期领袖达赖喇嘛已经75岁了,而中国却在全球舞台上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昨天,桑盖在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印度的达兰萨拉,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如果他当选噶伦赤巴,他的首要目标就是“努力恢复西藏的自由;减轻西藏人民的痛苦;结束正在西藏发生的政治迫害,经济边缘化,文化同化和环境破坏。”


“这并不容易,”他说。“但是总得有人去做这些事,无论是谁当选都该对此发挥重要作用。”


桑盖从未去过西藏;他曾有过前往旅行的计划,但是被中国政府禁止了。


他说,如果当选,他将继续支持达赖喇嘛阐明的政策。达赖喇嘛在1959年带领他的人民流亡,并在30年后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桑盖批评中国政府对西藏的强硬政策,说这些政策让“取得突破十分困难”。


但是他说,“我信奉非暴力。我坚信非暴力是一条可以前进的道路。”


桑盖的两位竞选对手都比他年长,而且拥有数十年的政府经验。一位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员,丹增南杰哲通(Tenzin N. Tethong),他曾是达赖喇嘛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的代表。另一位是从2005年起,在欧洲担任达赖喇嘛代表的扎西旺堆(Tashi Wangdi)。两人都曾在西藏流亡政府内阁中担任过职务。


但是在去年秋天的初选中,桑盖以大幅领先的优势获胜。他获得了22000票,第二名哲通获得了12000票。


西藏政治的观察家说,桑盖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演说家。他通过多年的学术旅行,还有在去年西藏难民社区异常激烈是竞选过程中去了解选民,并获得了选民的喜爱。


《西藏政治评论》的编委丹增旺杰(Tenzin Wangyal)说,桑盖的竞选开始得早,而且气势逼人,他经常访问在印度,美国和欧洲的西藏难民安置点。


旺杰说,“我们藏人的天性是不过份自信的,而且通过各种努力来获取政治权力……【因为】有些人会试图从中得到个人利益。”但是桑盖不同,他的越界行为应该得到赞扬,因为这些行为给予别的候选人压力,他们得考虑,自己是要“前进还是被人甩在后面”。


37岁的顿珠(Dhondup Phunkhang)是Somerville的一名社区组织者。1997年他在Roxbury的一个生日聚会上见过桑盖。他回忆说,桑盖那时“极其自信,雄心勃勃”,但是同时又很友善,平易近人。


“我们经常可以见到洛桑”,顿珠(Dhondup Phunkhang)说。“通常在西藏社会,如果某个人在政府工作或者有了一定的地位,人们会很自然地害怕和他/她接近。这有点吓人。但是洛桑似乎不是那样。”


顿珠说,桑盖在政府以外的经验是他的吸引力之一。


“他极力鼓励人们走出来,并参与进去。”


但是通过在全世界的演讲,以及同印度和纽约的藏人官员一起工作,桑盖在哈佛获得了很好的关系,顿珠说。为了给达赖喇嘛2009年麻省之行做准备,顿珠曾和桑盖,还有其他组织者在一起工作过一年。那次活动筹集了70万美元,大部分钱用在了帮助修建一个给麻省藏人的文化中心。


波士顿藏人联合会的董事格桑朗杰(Kalsang Namgyal)说,桑盖已经可以弥合各代藏人之间的分歧。为如何最好地开展藏人的事业,各代之间常有分歧。


在电话采访中,桑盖说,自己曾有一段时间是那种喜欢“拍桌子”搞外交的强硬派。但是在哈佛的经历让他成了一个更老练的思想者。他运用各种技巧促成了一系列中国和西藏官员之间的会谈。


“来到哈佛让我变得更理性,”他说,“最终你会学着从另外的角度来了解一个人。和别人交换观点时,你会更自由,更直接。”


哈佛法学院东亚法律研究系主任,威廉 P. 阿尔福德说,为了和哈佛的中国学生接触,桑盖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和中国学生广泛交谈,他主要是听学生们说。他这样做其实更有效,因为他并不是在试图说服别人。”


通过在哈佛组织一系列中国和西藏的中级官员的会谈,桑盖获得了特别的称赞。


哈佛神学院研究佛教的教授杰尼特嘉措说,这些会议给了官员们一个互动的机会,同时又没有高级别外交会晤的压力。


她说,“通过一点点,一步步的努力,【西藏】会慢慢地变好。尽管这些并不是要赢回独立。”


但是桑盖在外交上的努力也让他受到了批评。去中国和学者见面,他用的是一个临时的“海外中国公民(Overseas Chinese National)”旅行文件;他接受这个文件的行为让一些反对“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说法的人不安。桑盖说,这是他可以去中国旅行的唯一途径,而且这并不是一个承认中国公民身份的文件。


嘉措说,一旦桑盖当选,他将要面临一个重要挑战,那就是如何平衡强烈支持独立的流亡群体的愿望,和尚未显示出要给西藏人更大的自治权迹象的中国政府之间的矛盾。


她说,“为了和中国谈判,他得做出许多让步,但是同时为了维护自己在流亡群体中的信誉,他又不能让人觉得他对中国太友好,或者很愿意做出让步。”


Lisa WangsnessMaria Sacchett的联系方式:lwangsness@globe.commsacchetti@globe.com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