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星期四

维基泄密 外交电报 2010-2-11 西藏:对北京和达赖喇嘛特特使的最新一轮谈判愈加沮丧

核心提示美国外交电报[编号10NEW DELHI290]透露:中共与西藏流亡政府的谈判停滞不前,让藏人对谈判和“中间路线”策略甚为沮丧。他们认为,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和印度,需要更多地参与到运动中来,遏制不断上升的挫折情绪。


原文:TIBET: GROWING FRUSTRATION AFTER LATEST ROUND OF TALKS BETWEEN BEIJING AND THE DALAI LAMA’S ENVOYS
来源:维基泄密
原始来源:美国驻新德里大使馆
生成时间:2010年2月11日 15:03
公开时间:2010年12月16日 21:09
译者:匿名


机密,新德里01/04 000290
SIPDIS
EO 12958 解密期:2016年9月5日
标签:PGOV, KDEM, PREF, PHUM, CH, CH, IN, PINR, PREL
主题:西藏:北京和达赖喇嘛特使最新一轮谈判之后,沮丧情绪愈见增长
归类:根据原因1.4(b和d),由MIN/COUNS ZEYA分类


¶1.(C) 摘要:西藏流亡政府(中央藏人管理机构,CTA)与中国官员的第9轮谈判在北京结束;2月3日至7日,政务领事造访达兰萨拉,与流亡藏人社区各界会面,了解他们对谈判的看法。在与CTA议员、非政府组织、记者和活动家的会议中,政务领事发现,由于谈判停滞不前,藏人对谈判和“中间道路”策略非常沮丧。许多与会者指出,达赖喇嘛与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会面广受期待,但是却不指望能有任何实质性成果。他们认为,经过50年的流亡,西藏运动处于低潮,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和印度,需要更多地参与到运动中来,遏制不断上升的挫折情绪。摘要完。

西藏会谈:积极的信号,还是徒劳无功?

¶2.(SBU) 政务领事到达兰萨拉访问,以了解流亡藏人社区对第9轮对话的反应;达赖喇嘛特别代表团和中国政府之间的第9轮对话于1月26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与会者对此期待不高,对西藏运动的未来深感忧虑。一些与CTA合作的非政府组织,例如西藏妇女协会(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 TWA)曾认为,从2002年开始的对话是一个正面的信号。多数与会者认为,尽管这些对话没有实质性地改变中国和流亡西藏官员之间的关系,但是对话传递给境内藏人一个信息,“正在发生着一些事”。

¶3.(SBU) 西藏特使洛迪嘉日[Lodi Gyari]的2月2日的声明指出,中国代表团详细介绍了1月18日至20日举行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的情况,该会议由中国政府内部举办,讨论西藏政策。嘉日指出,座谈会优先讨论的许多问题(例如注重农村发展项目,中国在措辞上从“西藏自治区”转向地理上范围更大的“大西藏”)与《全体藏人真正自治备忘录》不谋而合;该备忘录由特别代表团在2008年的第8轮对话中提交,第9轮对话中再次提交。

¶4.(SBU) CTA的一些杰出成员,包括议长边巴次仁[Penpa Tsering]和信息和国际关系部部长格桑塔拉[Kesang Takla],向政务领事表达了他们的沮丧情绪;他们认为中国官员非常“傲慢”,坚持对话只讨论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议题。尽管如此,西藏特使们试图推动实质性的讨论,讨论哪些变化将会促成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即《备忘录》中谈到的自治权利的保障和西藏人民的福利;但是这一尝试没有成功。塔拉认为,中国近期的经济繁荣使得国际社会不那么容易就人权纪录对其施压。

¶5.(SBU) 副议长嘉日卓玛[Gyari Dolma]向政务领事强调,CTA想在西藏解决的四个主要人权问题。第一,中国对达赖喇嘛从事分裂活动的指责必须停止。卓玛辩称这种指责导致藏人对中国代表团失去信心,对话中理应讨论“真正的”问题。第二,中国必须允许境内藏人自由会见达赖喇嘛,让他了解他们的想法(注:卓玛提到,由于中国严格控制通讯以及媒体审查,目前CTA很少有机会获得境内藏人的意见;他们的信息大多来自于难民。注完)。中国也应该允许议会代表团与中立的观察员(即由联合国,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媒体,或其他 中立机构)一起访问西藏,考察境内情况,为解决西藏问题提出建议;同时保证与观察员交流的人士的人身安全。第三,中国应允许大赦国际或其他可信的人权组织探访藏人认定的班禅喇嘛,自从1995年达赖喇嘛认定其为班禅喇嘛后,此人很快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最后,在政治犯和一般罪犯待遇问题上,中国应提高其司法程序的透明度(注:卓玛争辩说,藏人得不到律师,也没有明确的审判日期,使外界非常难以监督审判结果。她注意到,由于国际压力,中国最近在“死刑判决”上出现了积极的变化。现在中国政府遵循正式记录在法律文本中的明确的程序,只有高等法院经过最高法院的核准之后,才有权作出死刑判决;这一变化已经减少了死刑的数量。注完)。

¶6.(SBU) xxxxxxxxxxxx告诉政务领事,流亡藏人对目前的对话不抱什么希望,会谈“仍停留在原点。”他建议对会谈程序进行两项改革。第一,代表团中应包括懂普通话的藏人和中立观察员,他们可以记录双方的讨论。第二,会谈应交替在中国境内外举行。(注:即使是日内瓦举行的会谈,仍在中国大使馆内举行。注完)。xxxxxxxxxxxx和xxxxxxxxxxxx指出,在流亡藏人社区中,“希望总是有的”。xxxxxxxxxxxx表示,随着藏人逐渐熟练使用互联网,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希望去鼓舞境内西藏和国际社会对西藏运动的热情。

一个激进的香格里拉?

¶7.(C) 尽管西方记者常常问到,达赖喇嘛过世后谁将领导西藏运动,藏人似乎对此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看到的是非常清楚的继承路径。议长次仁[Tsering]告诉政务领事,当官员们寻访第15世达赖喇嘛的转世期间,通过民主选举出的CTA议会首席噶伦[Kalon Tripa](首相)将成为西藏运动的带头人。CTA的宪法规定,当达赖喇嘛去世或者无法履行议会的政治职责时,议会将选举三位摄政。(注:尽管宣布达赖喇嘛是藏人的精神领袖而不是政治领袖,他仍然出席议会会议。注完)。次仁称,按照三位摄政成员的能力,这个机构还可以作为西藏运动的发言人。如果西藏运动不再由达赖喇嘛领导,藏人未来将采取何种行动,被访者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意见。

¶8.(SBU) 大多数被访者在与政务领事的讨论中,将话题转向2008年3月的西藏起义,他们(例如西藏妇女协会[TWA]代表)指出,这场运动向全世界展示团结起来藏人站在反对中国统治的前沿。卓玛副议长指出,很多藏人仅仅是因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和虔诚而支持中间道路,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策略持怀疑态度。卓玛说,许多人认为,达赖喇嘛和CTA仅仅要求在中国范围内自治,而不要求完全独立,这一立场让步太多。

¶9.(SBU) xxxxxxxxxxxx指出,参加1997年和2008西藏起义的示威者大部分都很年轻,从未流亡过,最重要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达赖喇嘛。(注:有趣的是,根据达兰萨拉难民接待中心的统计,自1980年到2009年11月,该中心共接待了87,096位难民,一半以上,或46,620人经过短期朝圣,聆听达赖喇嘛授法后回到西藏。注完)。xxxxxxxxxxxx向政务领事证实,达赖喇嘛的住世为整个藏人社区带来了和平,同时缓和了藏族青年的不安情绪。藏青会是流亡藏人社区内的最大的非政府组织,其成员主张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西藏,而不仅仅是自治。“一旦时机成熟,藏人将揭竿而起,”xxxxxxxxxxxx表示,他/她同时指出,就在达赖喇嘛的法会外面,大批藏族青年聚集起来,听藏青会讨论西藏独立。塔拉[Takla]部长也直截了当地告诉政务领事,如果国际社会不能充分支持西藏人民与中国的斗争,境内藏人可能会孤注一掷,抛弃西藏运动的非暴力传统。塔拉说,一旦藏人变得激进,一切都会完蛋,人权领袖们也无能为力,“对于由此产生的暴力,我们自由世界的人们难辞其咎”。

¶10.(C) 以此为背景,xxxxxxxxxxxx指出,1962年中国境内一次失败的藏人起义之后,印度陆军成立了一支藏人-尼泊尔人联合边境部队,第22军区[Establishment 22];目前约有6千名藏人在这支部队服役,超过3万名藏人曾经受训。据xxxxxxxxxxxx说,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西藏儿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 TCV)学校的毕业生都必须进入第22军区服役。xxxxxxxxxxxx还指出,尽管这种想法很强烈,但是藏人从来没有机会与中国战斗;他们曾参与了让孟加拉国诞生的1971年印巴战争,并参与了1999年印巴卡吉尔[Kargil]冲突中的梅戈[Meghdoot]行动。

无畏的希望

¶11.(C) 达赖喇嘛和奥巴马总统将在华盛顿举行的会议被广为期盼,是达兰萨拉大街小巷的热门话题。人们似乎有合理的共识,即达赖喇嘛的这次访美会面没有具体的议程。卓玛认为,这将是相信非暴力的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之间的对话,她说,“美国政府已经了解我们的需要,”达赖喇嘛理解,没有必要施压或让总统为难,让他采取立即行动。塔拉部长注意到奥巴马总统最近关于对华贸易的强硬措辞,表示了解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共识——“每个人都知道,藏人和达赖喇嘛希望藏人在西藏实行真正的自治”——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样把这种共识变为行动,并向中国施加压力进行对话?塔拉相信,如果奥巴马总统不会唔达赖喇嘛,会“让中国更加傲慢”。而xxxxxxxxxxxx注意到中国对美国和达赖喇嘛的施压,强调后者可能受到威胁,如果举行会晤,中国可能处决西藏的政治犯。

¶12.(SBU) 卓玛和塔拉都认为,其他国际社会成员,特别是印度必须在西藏问题上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塔拉表示,西藏历来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和平缓冲区,并指出,印度现在不得不在国防上开支不菲,并小心翼翼地提防中国在流入印度的河流上的开发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卓玛评论说,印度和CTA是天然的盟友,并指出印度政府以前的许多声明暗示藏人“如果历史重演或已获得独立”,[而现在印方态度转变,]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对西藏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并对中间道路的做法表示赞赏。

评论:如果对话不能获得实质进展,挫折感可能加剧

¶13.(C) 如果对话不能获得进展,藏人心中的沮丧,如同在2008年3月底起义中看到的那样,可能会在未来再次大爆发。当藏人进一步接触媒体工具,向世人传递这一失望情绪,中国政府人权方面的信誉在国际社会将继续下降。随着时间推移,达赖喇嘛年事渐高,不得不减少紧张的出访安排,也妨碍到他继续吸引世界的目光,关注藏人的苦难,藏人的沮丧情绪对于西藏运动的影响将会随之加剧。评论完。

ROEMER

译注:文中的xxxxx是原文就隐去的人名。

译注:本文可能经多次校对后再被修改。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