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NPR Robert Dallek 谈关于韩战的新书《失落的和平》

核心提示Robert Dallek 的新书《失落的和平:1945-1953恐怖和希望时期的领导人们》中揭露了不少韩战的内幕,特选了两篇外媒上的介绍,包括作者的原声 MP3 访谈。

原文:Robert Dallek On 'The Lost Peace'
来源:NPR
作者: JJ SUTHERLAND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20日
译者、校对:@xiaomi2020


在这本新书的最后,历史学家 Robert Dallek 引用了一位17世纪瑞典政治家的话说:“统治这个世界的人们为什么如此缺乏智慧?”

而这就是你在读完 Dallek 所写的1945年-1953年历史之后的感受,当充满希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滑入恐怖的冷战时期,核大战的危险笼罩着整个地球

这就是 Robert Siegel 和 Robert Dallek 的访谈的开头部分。Dallek的这本书的主题就是战后的领导人们一直在互相误解他人的意图和动机。他引用尼采的话说“坚信比谎言更是真理的敌人。”他们在访谈中谈到了很多话题,从蒋介石到遏制策略,不过下面是本次谈话的中心内容。

NPR本次访谈的原声音频[英语],可以点击
Robert Dallek On 'The Lost Peace'
收听,右键单击这里下载

Siegel:关于美国战后的外交政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在美国和我们战时的盟友苏联独裁者斯大林之间,除了成为这么激烈的敌对关系之外,是否还存在别的可能?

Dallek:这个问题我们永远也不知道答案。这就是我们称为的“反事实历史”或者说,猜想。不过你知道,对我来说,至少我们可以试图跳出旧思路去思考。比如说,氢弹,George Kennan 曾写了79页的备忘录给了国务卿 Dean Acheson。

Siegel:我们应当给个说明。George Kennan 是当时在莫斯科的美国外交官,也是美国的外交策划办公室的头号领导……

Dallek:对。而且他是一位相当聪明机智的外交官,他比在美国和其他外国的外交官对苏联有更直观的印象。他相信[美国]造氢弹是个错误。

他这样告诉政府,“这些都是没用的武器。”你不可能把他们用于战场上,因为这样会消灭你自己的军队。你唯一可以使用氢弹的地方就是大规模地摧毁城市。他认为我们应该去找斯大林,提出禁止建造这些武器,就象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对于毒气使用所做的那样。

……是否这样的可能性?我们从来也没有这样尝试过。杜鲁门的确和特别委员会开了个会,他问苏联是否能造氢弹,他们说是的。接着他说那我们也得造,这个会只开了17秒。

Rober Dallek: 我总是对这个世界如此之快地改变决定感到惊异。再次提醒一下:任何组织的最高机构也不过就是一群人在屋子里互相谈谈而已。
---------------------------------------------------------------------
原文:林博文专栏-东北差点挨了34颗原子弹
来源:台湾中央时报电子报
时间:2010年11月17日
作者: 林博文
转载:@xiaomi2020


二战名将麦克·阿瑟「晚节不保」,指挥韩战联军部队,在六十年前的十一、十二月及其后几个月惨遭中共首批三十万抗美援朝「志愿军」痛剿,而使这位已行年七十的老将既丢脸又难过。他恨透了共军,他想到要用原子弹投掷中国东北,以报复中共出兵,并瘫痪东北,使共军无法在该地集结,这些都是大家很熟悉的韩战往事。但比较不熟悉的是麦帅到底打算如何炸东北?

据解密文件显示,麦帅准备在东北投掷三十四枚原子弹,他说要把东北变成一个六十年(或一百二十年)不能居住的放射性地带!当时美国还没有发明小型战术性原子弹,要炸就得使用当年炸广岛、长崎那种类型的原子弹。史家戴立克(Robert Dallek)说,幸好杜鲁门总统把麦帅炒鱿鱼,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从这个角度来看,打开中国大陆「竹幕」之门的尼克森,与北京建交的卡特都值得北京中南海和中国大陆人民的感谢,但他们似乎更应感激杜鲁门!

曾在洛杉矶加州大学和波士顿大学任教三年的戴立克最近出了一本极好的著作:《失传的和平:1945-1953,在恐怖希望时期的领导风格》。这位着作等身(研究范围以近代美国总统为主)的七十六岁史家探讨二战结束至韩战停火后的世界局势,以杜鲁门、斯大林、毛泽东、蒋介石、李承晚、金日成和麦帅等为主轴,剖析他们在领导统御上的得失。书中有一张蒋介石总统给杜鲁门的亲笔签名照片,蒋在照片上写道:「褚盟(即杜鲁门)大总统惠存 蒋中正敬赠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六月二十日」,戴立克因不谙中文,在图片说明中说:「这是张没有日期的蒋介石照片」,他也不知道照片是送给杜鲁门(原照藏杜鲁门图书馆)。

戴立克指出,韩战的爆发即因李承晚;金日成和斯大林的错误判断而造成,其后杜鲁门、毛泽东和麦帅亦犯了错误,而使战争延长、死伤更多。韩战于1950年6月25日爆发时,李承晚已七十五岁,但仍血气方刚,立志要以武力统一全韩,和小他三十七岁的金日成一样都是强烈的民族主义者。戴立克与芝加哥大学历史系主任、韩国近代史学家康明思(Bruce Cumings)皆认为韩战之起虽係金日成挥师南侵但李承晚亦要负很大责任。他在1948年当选南韩总统后即鼓吹「向北前进」,1949年开始对驻防三十八度线的北韩部队发动一系列武装挑衅,但因没有足够的兵力和武器,也只能打了就跑,无法「向北前进」。他经常攻击三十八度线北韩部队的用意,一是引起华府的注意,以期获得军经援助,二是藉机铲除国内反对派人士,当时南韩有205个政治组织,李承晚又以独裁出名,不能容忍在野势力。

金日成、斯大林和毛泽东都判断北韩一旦南侵,美国不会出兵,这也是错误的判断。中共志愿军一开始把美军打得落花流水时,美国曾要求停火。戴立克说,老毛被胜利冲昏了头,一口拒绝,后来美军使用强大火力勐炸狂轰志愿军。戴立克说,老毛害中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准确的估计是志愿军死了九十万人,有些专家说毛泽东拒绝停火,至少使志愿军多死50万人至60万人!中共元帅之一聂荣臻在回忆录中说志愿军「在朝鲜打了33个月,也有不少伤亡,但比美军要小」,这是抹煞事实的说法。美军战死3万3千人,约10万人负伤,南北韩军民死伤400万人,中共至少出兵150万至200万,战死或冻死约90万。

戴立克说,杜鲁门的错误是不应批准美军越过三十八度线。当时北京即一再警告联军不要越过三十八度线,周恩来曾託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转告美国勿超越三十八度线,周说「否则我们要管」。跋扈霸道的麦帅在仁川登陆成功后,怎麽会戛然止步呢,他当然要挥师追赶共军。杜鲁门未能阻止麦帅越过三十八度线,至少阻断了他想在中国东北丢原子弹的念头。事实上,在韩战期间,杜鲁门和一些美军将领都曾发出投掷原子弹的威胁,康明思说继麦帅出任联军统帅的李奇威将军,甚至说过要用三十八枚原子弹的话。但真正想到要动用原子弹的却是麦帅。

据解密文件和麦帅死后(1964年4月5日去世)公布的访问资料显示,麦帅在1950年12月9日和12月24日分别提出要求三十四枚原子弹,其中四枚炸入侵军队,另四枚炸空军基地,他说,原子弹投出后,再从台湾调派50万中华民国军队先驻防鸭绿江畔,然后再从日本海部署至黄海。

好在三十四枚原子弹和50万国军出兵韩战的构想都只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戴立克引述17世纪瑞典政治家欧森斯蒂那的话说:「治理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这么缺乏智慧?」少智慧加上无理性,才是人类的悲剧。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