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 维基泄密公开的电报披露了第一手美国外交资料

核心提示维基泄密开始公开的超过25万份外交电报为公众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了解美国驻世界各地大使馆进行的秘密协商,对外国领导人苛刻而坦白的评价以及对核威胁和恐怖分子威胁的直白的评估。


原文:WikiLeaks Archive — Cables Uncloak US Diplomacy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SCOTT SHANE and ANDREW W. LEHREN
发表时间:2010年11月29日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的“同来源译文”
补译及校对:@xiaomi2020


图:摄于大马士革,左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右为美国国务院官员威廉·伯恩斯。

华盛顿——“维基泄密”获得了25万份机密的美国外交电报,其中绝大多数电报是过去3年发送的。这些电报为公众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了解美国驻世界各地大使馆进行的秘密协商,对外国领导人苛刻而坦白的评价以及对核威胁和恐怖分子威胁的直白的评估。

部分电报是2月末撰写的,现在已到了《纽约时报》以及其他一些新闻机构手上。这些电报披露了奥巴马政府内部在应对危机和冲突时交换的意见。机密电报最初被专门披露机密文件的“维基解密”获得。28日,“维基解密”网站刊登了220份电报,其中一些电报进行了编辑以保护外交消息人士。

这些机密电报的部分已经由《纽约时报》和其他几家新闻机构或者,最新的是二月末所写,揭露出奥巴马政府对于危机和战争的信息往来。“维基泄密”最早获得了这些资料,这是一家以曝光机密文件为己任的组织。维基泄密已经贴出了220份电传,有些为了保护外交方面的信息来源而作了改动。周日公布是这批报告的第一部分。

遭曝光在美国外交部门内部引发剧烈震动,可能导致美国与一些国家的关系陷入紧张,同时还可能以无法预测的方式影响国际事务。最近几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世界各地的美国大使与外国官员接触,提醒他们电报可能遭到曝光。白宫28日发表的一份声明表示:“我们强烈谴责这种未经授权泄露机密文件以及敏感的国家安全信息的行为。”

白宫指出,将这些“被盗的电报”泄露给媒体是一种“不计后果并且十分危险的行为”。并警告称,如果一些电报被全文曝光,将破坏美国的海外行动,甚至将秘密的美国外交消息人士的工作和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声明指出,这些报告通常含有“坦率但往往不全面的信息”,一旦曝光,“不仅会严重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利益,同时也会严重影响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盟友和朋友”。

这些电报是美国国务院和大约270个大使馆和领事馆之间日常通讯的一个巨大样本,是在战争与恐怖主义时代美国与全球关系的一个秘密编年史。以下是《纽约时报》将在未来几天公布的电报细节:

巴基斯坦核燃料问题陷入危险僵局:自2007年以来,美国便采取一项高度机密的行动,希望销毁巴基斯坦一处研究用高纯度浓缩铀反应堆,但最终以失败告终。美国官员担心其会被用于非法的核装置。2009年5月,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安妮·帕特森报告称,巴基斯坦拒绝安排美国技术专家造访巴基斯坦,按照一名巴基斯坦官员的说法,“如果当地媒体知道核燃料销毁一事,他们肯定会将此事描述为美国拿走了巴基斯坦的核武器”。

讨论朝鲜的最终垮台:美国和韩国官员曾经讨论过朝鲜半岛的统一前景,朝鲜的经济问题和政权交接可能导致这个国家“内爆”。美国驻首尔大使表示,韩国官员甚至考虑对中国进行商业方面的诱惑。2月,这位大使向华盛顿报告称,韩国官员认为合适商业交易能够“帮助缓解”中国对与一个统一的朝鲜半岛共存的忧虑。所谓的忧虑就是统一后的朝鲜半岛与美国达成一个“友善同盟”。

在清空关塔那摩监狱问题上讨价还价:在向其他国家施压重新安置囚犯时,美国大使在国务院版本的“让我们做个交易”中表现的有些勉强。根据美国外交官的电报,斯洛文尼亚被告知,如果要与奥巴马总统会面,就要承担羁押囚犯的工作。岛国基里巴斯也获得数百万美元的经济诱惑,安置中国穆斯林囚犯。美国认为,接受更多囚犯将是“比利时在欧洲获得声望的一种低成本方式”。

涉嫌阿富汗政府腐败案:当阿富汗副总统艾哈迈德·齐亚·马苏德2009年访问阿联酋时,当地与美国缉毒局合作的部门发现他携带了5200万美元现金。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一封电报对此事闪烁其词,称:“马苏德最终被允许保留一大笔钱,并且无需说明来源和去处。”(马苏德否认携带任何资金出境。)

全球黑客行动:中国的政治局指示入侵谷歌在中国的计算机系统。一份电报称,今年一月,一名中国的线人告诉北京的美国使馆这一消息。对谷歌的入侵是本次由政府合作者、个人安全专家和中国政府雇佣的互联网罪犯们联合执行的电脑窃密行动。从2002年以来他们已经侵入了美国政府及其西方盟友的系统,达赖喇嘛和美国企业。

恐怖主义报告:根据美国国务院2009年12月的一封电报,沙特阿拉伯的捐助者仍旧是基地组织等逊尼派好战组织的主要资助者,而作为美国军队多年来的一个慷慨主人,卡塔尔这个波斯湾小国则是这一地区在反恐方面的努力最糟糕的国家。电报称:“由于担心与美国结盟可能遭到报复,卡塔尔安全部门在打击已知恐怖分子方面犹豫不决。”

一个阴谋联盟:美国驻罗马外交官在2009年的报告中透露,他们的意大利联系人形容俄罗斯总理普京和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及商业巨头之间关系非常密切。(其中包括“豪华礼品”——利润丰厚的能源合同和一名的讲俄语的“神秘的”意大利中间人)。外交官们表示,贝卢斯科尼“越来越像普京在欧洲的代言人。”外交官们还注意到,普京先生在俄罗斯享有至高无上的公众形象,但是难以掌控的官僚机构往往无视他的法令,暗地里削弱了他的力量。

向武装分子提供武器:众多电报透露,美国未能阻止叙利亚向黎巴嫩的真主党提供武器。自2006年与以色列开战以来,他们已经储存了大量武器。阿萨德总统向美国国务院高层一名官员承诺,他不会向真主党提供“新”武器。此后一周,美国就抱怨道,他们得到消息,叙利亚正在向该组织提供越来越尖端的武器。

与欧洲在人权问题上的冲突:2007年,美国官方强烈警告德国,不要逮捕中情局人员(曾误将同名的无辜德国公民作为嫌犯,在阿富汗拘留数月的探员)。一名美国资深外交官告诉德国官员,“我们并不想威胁德国,而是要敦促德国政府认真权衡每一步行动对与美国关系的影响。”

图:一等兵布拉德利·曼宁被控将外交电报和其他机密文件泄露给“维基解密”
中间人匿名向《纽约时报》提供了251,287份电报(最初由维基泄密得到)。其中许多未归类,没有一份电报标上了“绝密”标签,但是大约有11,000份被归类为“机密”,9000份被归类为“不可向国外发表”,其速记材料被视为过于微妙不宜与外国政府分享,另有4000份被同时认定为“机密”和“不要向国外发表”。

还有更多提到外交官秘密来源的电报,其中有外国立法官员和军官,也有人权激进分子和记者,往往附有向华盛顿政府的警告:“请保护”或“严格保护”。

纽约时报与美国国务院磋商后已经在文章和贴在网上的文件中隐去了与外交官私下交谈者的名字,因为如果公开他们的身份,他们有可能会遭遇危险。纽约时报还隐去了可能危害美国情报工作的一些段落或整篇电报。虽然白宫预期维基在星期天晚上会公开几十万份电报,但是该机构只贴出由纽约时报和几家欧洲出版物发表的220份电报。

这些电报显示,9·11袭击后近十年,恐怖主义的阴影依然主宰着美国与世界的关系。电报称奥巴马政府正在努力确认哪些巴基斯坦人是反对基地组织的可靠伙伴,还把在中东消失的澳大利亚人列入恐怖分子监视名单,并且评判在巴基斯坦拉合尔的一名人力车夫是在等客,还是在监视通往美国领事馆的道路。

电报显示与中国的官方关系正在提升,以及俄国在民主上的倒退。电报记录了阻止伊朗开发核武器的工作——并担心以色列会因同样的目的袭击伊朗。

虽然电报叙述的事件已经为人所知,但它们提供了特别的细节。

例如,以前有报道称,也门政府努力掩盖美国在对基地组织当地分支进行导弹攻击中起的作用。一份电报纪实性叙述了一月份也门总统阿布杜拉•萨利赫与时任美国中东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会晤听情景,令人惊讶。

据美国大使发的一份电报说,萨利赫说,“我们会继续说原子弹是我们的,不是你们的,”并促使也门总理“开玩笑说,他刚刚对国会‘撒谎’”,说也门已经发动了进攻。

萨利赫以前反对美国的反恐要求,现在他的心情很愉快。保守的穆斯林国家独裁统治者萨利赫先生抱怨邻国的走私活动,不过,他告诉彼得雷乌斯将军,他关心的是毒品和武器,不是威士忌。“再说那是上好的威士忌。”

去年,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未获准在曼哈顿搭建自己的帐篷,并访问世贸中心遗址时,媒体曾经同样详细报道了他的不满。

该电报还透露了一点丑闻与警告。他们说这位性格多变的利比亚领导人出行均有他的高级乌克兰护士陪伴,据说都是性感的金发美女。他们透露,卡扎菲上校由于在纽约受到的待遇而不满,就不愿意履行诺言,把危险的浓缩铀还给俄罗斯。在向华盛顿发布的一份电报中透露,当时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告诉卡扎菲上校的儿子,“利比亚政府选择了非常危险的地点表达自己的怨恨,”

电报还公开了个人私下坦诚的谈话。例如今年初的一个新闻报道就引用了沙特阿拉伯年老的阿普杜拉国王对伊朗和巴基斯坦领导人进行挖苦的话。

与另一位伊拉克高官——总理努里卡迈勒马利基进行谈话的时候,阿普杜拉国王说:“你和伊拉克人民都在我心中,但是那个人除外。”国王说扎尔达礼总统是巴基斯坦进步的最大障碍。“一旦领导人腐败,”他说,“他就会影响到整个国家。”

美国驻厄立特里亚大使去年在一份报告中说,“厄立特里亚官员要么腐败要么说谎”,拒绝承认支持索马里激进伊斯兰组织“青年党”。该份电报的其他内容就是谨慎地分析他们的猜测。

在克里斯托夫·W·戴尔任满三年津巴布韦大使后,于2007年离开津巴布韦时,在报告中对该国年老、古怪的罗伯特·穆加贝的描述极尽讽刺。这份报告中把他称为“聪明的战术家”,但是这掩盖不了他对经济事务的无知,他认为自己有18个博士学位就可以置经济学规律于不顾。

大量的外交电报有可能公开的问题自从5月以来在政府以及媒体之间就已开始讨论。当时一次网络聊天中,军事情报分析家陆军一等兵巴德力·曼宁就表示已经从一个军事电脑系统下载了包括“26万份来自世界各国大使馆以及领事馆的国务院电报”在内的机密文件。一等兵曼宁在与电脑黑客阿德里安·拉莫进行聊天时说,他已经把这些电报以及其他文件发给“维基解密”。

拉莫先生向联邦政府告发了曼宁,曼宁随后遭到逮捕。曼宁受到指控涉嫌结露机密文件,有可能遭受军事法庭的判决,如果罪名成立,有可能面临漫长的牢狱生涯。

今年7月与10月,《纽约时报》、英国《卫报》以及德国的《明镜》杂志同时报道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文章。这些收集的材料由“维基解密”在其网站中公布,有选择性地编撰阿富汗的文件以及众多伊拉克的报告。

历史学家的素材

一般来说,绝大部分外交电报都会被保密几十年。只有当事人退休多年或去世之后,这些文件才有可能交给历史学家作为素材。美国国务院曾出版过不加密的历史系列书籍《美国外交关系》,但这一丛书仅涉及至1972年的历史。

然而,此次《纽约时报》获得的约25万份机密文件中绝大部分为911事件之后的文件,只有几百份文件来自1966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其中许多文件透露了美国外交官极力对重大事件作出合理解释,但是未来走向他们难以预知。

在一份1979年的外交电报中,美国驻伊朗外交官布鲁斯·莱茵金(Bruce Laingen)以讽刺的口吻讲述他对刚刚发生的伊朗革命的看法:“或许波斯人心理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压倒一切的利己主义。”莱茵金建议美国政府在与伊朗新政府谈判的时候利用这一心理特点。不到三个月之后,莱茵金及其同事被激进的伊朗学生劫为人质,将卡特政府带入危机之中,也说明外交中表现傲慢的危害。

1989年,一名美国驻巴拿马市外交官仔细斟酌对巴拿马领导人诺瑞加的处理。当时,他在美国国内遭受滥用毒品的指控,面临国内和国际社会要求其下台的政治压力。这份电报把诺列加将军称为“生存大师”。然而,这封电报却对一周之后美国将入侵巴拿马,逼迫诺瑞加下台并将其逮捕的计划只字未提。

1990年,一名美国外交官从南非首都开普敦发回了一封振奋人心的电报:他刚刚从曼德拉的律师那里了解到,曼德拉27年的牢狱生活即将结束。这封电报描述了南非即将开启的大变革,甚至还谈到迎接美国民权领袖杰西·杰克逊的访问。

在此次泄露的有关近些年的大量文件中,超过一半的日期为2007年或之后。这些文件直接反映了美国外交官面临不确定的结果时的艰难抉择。阅读这些材料可以对美国外交一窥究竟,美国与不服从的世界各国打交道时采取的恐吓、诱惑和惩罚等手段。

在这个用卫星和光纤进行联络的时代,电报保留了它在早期技术时期留下的名声。长期以来电报是国务卿向外地和大使们发送命令,或者军政人员向华盛顿传送他们的分析的工具。

这些电报都有他们的专有名称:“科德尔(codel)”表示国会代表团;“签证毒蛇”表示某个危险人物的相关报告;“行动方针(démarche)”表示向外国政府发出的正式信息,通常是抗议或警告。

但是电报的内容通常是外交官对他所接触的外国官员的叙述,是外交扑克游戏中一方对另一方的估量,每一方都不会全部亮出他的底牌。

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个例子是,美国官员在2009年9月和2010年2月与阿富汗总统同父异母的兄弟艾哈迈德·瓦利·卡尔扎伊的会谈,他是属于塔利班势力范围的坎大哈省的权势人物。

美国官员这样描述卡尔扎伊道:他穿着整齐干净的传统束腰宽松裤子和衣服,表现得神经紧张而又急于表达他对坎大哈的国际形势的看法,试图用他在维瑞格球场附近经营芝加哥餐馆的怀旧故事赢得美国的支持。但是,在这封电报中醒目的提醒华盛顿:“艾哈迈德·瓦利·卡尔扎伊是坎大哈省的议会主席,如果我们必须与他进行交易,应当注意他被普遍认为是一个贪腐官员和毒品贩子。”(卡尔扎伊先生否认这些指控。)这些电报说明卡尔扎伊先生认为,美国从一个窃听者那里获得源源不断的信息都不是真的。

而二月份会谈后的一份电报,则更是昭示出美国政府与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合作充满了各种欺骗。

电报中说:“卡尔扎伊表明他需要的时候将会伪装自己,他似乎不清楚我们对他的活动的了解情况。我们需要密切监视他的活动,经常性地传递美国容忍限度的明确信息给他。”

并非总谈正事

即使是在远离战区和国际维基的地方,美国的发言权也并非很大,好奇的外交官们可能成为不错的记者,发回生动的描绘,可以深化美国政府对异域的了解。

在2006年的一份报告中,眼界大开的美国外交官描绘了俄罗斯自治共和国达吉斯坦的一对交游广泛的夫妇举办的豪华婚礼,其中一名客人是主张以战争蹂躏车臣的铁腕人物,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

外交官们告诉喝醉了的来宾们将100美元大钞扔给一名儿童舞者,然后在晚上乘着水上踏板小舟夜游里海。

“那名舞者大概从鹅卵石小道上捡起了有$5000美金,”一名外交官写道。主人后来告诉他拉姆赞·卡德罗夫为这对新人买了“五公斤的黄金”作为礼物。

“在舞蹈和快速游览之后,拉姆赞和他的护卫们就开车回了车臣,”这名外交官这样向华盛顿报告说,“我们问为什么拉姆赞不留在马哈奇卡拉过夜,得到的回复是‘拉姆赞从不在任何外地过夜。’”

Scott Shane 从华盛顿、Andrew W. Lehren 从纽约撰写此文. Jo Becker, C. J. Chivers和 James Glanz 从纽约、Eric Lichtblau, Michael R. Gordon, David E. Sanger, Charlie Savage, Eric Schmitt 和 Ginger Thompson从华盛顿; Jane Perlez 从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对此文有贡献。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