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日星期二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解放西藏,从中国,也从西方

原文:Free Tibet from China – and the West, too
译文:解放西藏,从中国,也从西方


西藏会得到自由,一旦它摆脱了中国的威权主义统治和西方恩赐的怜悯

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作者:布伦丹·奥尼尔(Brendan O'Neill)
时间:2010年7月29日,伦敦
译者:David Peng
校对:Andy Cheng (@adianch2010)

在西方这里,我们经常听到“自由西藏!”的游行口号,特别是来自学生和呷着拿铁的自由派,对他们来说西藏已经成为一个个性界定的问题。

相关故事



步入美国或者西欧任何一个时髦的 、政治化的校园,你至少会看到一名学生身穿“自由西藏”的T恤,戴着传统的藏族手镯,也许肩上还背着一只藏族牧民做的布袋。

我最近刚从 “香格里拉”(有些人这么称呼)回来,我可以证实,西藏需要被解放两次以上。第一次是从中国斯大林主义者的威权统治之下,他们否定藏人的基本自由,如言论自由和抗议的权利。第二次是从西方“自由西藏”的游说团体自身,他们肤浅地团结起来,试图维持一个前现代、落后的西藏,仅仅是为了取悦于那些有生态意识的西方人。

困在岩石与硬地之间

现代西藏正困在岩石和硬地之间,考虑到当地高山峻岭,这是一个恰当的比喻——一边是岩石一样的威权政府,另一边是西方恩赐的怜悯,象一片硬地,一位顶尖藏学家直言不讳地指出,他们对待藏人,就像对待“人权运动的小海豹”。

当您第一次来到西藏,您会对藏人看起来享有的宗教自由留下深刻印象。英国自由西藏活动人士一直批评中国当局正在寻求“消灭藏族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在听过这些之后,我发现自己惊喜而欣慰,实际上,藏人能够进行他们的日常宗教活动,大部分都不会受到干扰。

我的导游,两名汉族官员和一名藏族官员,带我到拉萨藏传佛教最神圣的地方——大昭寺。我们观察身穿藏族传统服饰的老妇人转动着经轮,年轻男孩在佛陀前磕长头,额头碰得青肿,身穿绛红色僧袍的僧尼给睁大眼睛的西方游客讲述简明藏传佛教历史。

我被交给一个微笑着,激动的僧人,他用不太标准的英语向我解释寺庙的历史和奥秘之处,带给我一个迷人的寺庙之旅。

尽管我手中的官方指南热衷于炫耀藏人拜佛的基本权利,但这并不能掩盖他们被剥夺其他重要自由的事实。

例如,不允许张贴14世达赖喇嘛的照片,也不允许说什么赞扬他的话,他目前流亡在印度北部。本月初,一名叫仁青桑珠(Rinchen Samdrup)的藏族环保主义者因为在网站上张贴“亲达赖喇嘛的文章”被判五年监禁。

藏人没有充分的自由


藏人可能会被允许祈祷,顶礼膜拜自己心中的意旨——但事实上,禁止他们为达赖喇嘛祈祷,或者供奉他的画像,这说明藏人没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

他们也被剥夺了政治自由。像其他中国人一样,未经国家批准,他们无权创办报纸或杂志,他们不享有抗议的权利,这一关键权利,允许人们自由表达他们的忧虑和期望,并追究他们的统治者的责任。

2008年3月,一群僧尼举行了一场小游行,以纪念1959年失败的西藏起义。当地警察试图制止他们,结果在拉萨激起了一场大乱,数以千计的藏族人暴动起来,袭击他们所认为的享有特权的汉族移民的财产。对西藏的中国统治者而言,即使是由穿长袍的宗教人士的和平抗议也是对国家的冒犯,必须被镇压。

所以,是的,西藏需要摆脱共产党官员的铁腕统治,他们不尊重人民群众的发言权和抗议权,藏人应该在政治上组织起来,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生活。

从西方的摇旗呐喊解放出来

然而,西藏也需要从西方的摇旗呐喊之下解放出来。

自由西藏游说团的问题是,它基于一切错误的理由憎恶中国对西藏的统治——不是因为中国的威权主义统治和剥脱西藏民主权利,而是因为中国的现代化热情,以及中国鲁莽地试图把这片显然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变成二十一世纪的繁华宇宙的一部分。

当代嬉皮士式的自由西藏运动较少关心把藏人从威权政府治下解放出来,他们更关心把西藏自身——大地、蓝天、雪山——从烟雾弥漫,气味刺鼻的中国工业化之下解放出来。

因此, 英国的自由西藏运动反对西藏的所谓“大型基建项目”,包括中国建造的青藏铁路,这意味着北京乘客可以乘火车一路到达西藏首府。它说,这样的项目会“加大对西藏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的压力。”

我们不难下结论,自由西藏活动人士们的动机是,希望将西藏保存在时间文化扭曲中,在我们迅速现代化的世界中维护一个永久性的,未被破坏的天堂。正如已故的牛津大学人类学家格雷厄姆·E·克拉克(Graham E. Clarke)说过:“在西方,传统的西藏几乎是一个极乐之地,并成为我们所有在工业文明中丧失的精神符号。”

只是因为一些西方活动分子不喜欢西藏被推动走向现代化,所以藏人应该过着艰苦、陈旧的生活。这个主意让许多藏人生气。

一个在北京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工作的藏人告诉我:“那些住得最舒服的人,总希望西藏仍然停滞在中世纪。”在拉萨,我看到许多热衷于现代化象征的藏族青少年:他们喝啤酒,聚会,在耐克商店购物,骑摩托车(但不一定按照这个顺序)。

我和一些藏人谈话——有时公开地在市场或酒吧,有时在寺庙的角落里低声交谈——我得到的印象是,他们不想受到北京的控制,也不想屈尊于西方人。我相信一旦藏族人脱离了来自双方的这些压力,西藏的事情会有所改善。

布伦丹·奥尼尔,伦敦新闻业者,是在线出版物SPIKED的编辑。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个人专辑—David Peng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个人专辑—David Peng”。

2 comments:

匿名 说...

不了解中国就不要说瞎话,坚决反对任何分裂势力。我们中国人渴望和谐,渴望民族团结,辛福安康。这种狗屁文章打着基督的旗帜,真让我对所谓“基督“精神感到伤心失望。我想说的是:让这类狗屁文章滚回他妈娘胎里去吧。

xiaomi2020 说...

呃……《基督教科学箴言报》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它其实就是一份报纸的名字,和基督教关系不是很大。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