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亚洲频道:中国电脑游戏展上的性促销

原文:Channel NewsAsia - Sex sells at China computer game show - channelnewsasia.com
亚洲频道:中国电脑游戏展上的性促销


发表时间:2010年8月2日
文章来源:亚洲频道 Channel NewsAsia
译者:Große Fuge
校对:@xiaomi2020


图:一名模特在“中国快乐”游戏展上摆姿势

图:在“中国快乐”展会上迎宾的女郎们

图:大量使用“展示女郎”的中国游戏展会

上海:在上海举办的大型电脑游戏展的门口,穿着白色靴子和迷你裙的中国女孩列队欢迎。她们的胸前印着电脑配件生产商的名字。

往里一点儿,40多个身穿比基尼短裙、小背心,头戴安全帽的模特在嘈杂的音乐和闪烁的灯光里在为某网络在线安全公司做展示。她们给人们分发装着小锁的盒子——盒子被设计成类似于安全套的包装。

7月,中国发出的禁止网游公司利用性来宣传它们的产品的政府管理法规在“中国快乐”(ChinaJoy)上没有起一点作用。“中国快乐”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年度数字娱乐展,它将在本周日闭幕。

冯功(音)是已经被美国广播巨头CBS收购的互联网门户网站Zol.com.cn的高级主管。他说,“整个展览上最吸引眼球的就是展示女郎,”

“漂亮女孩和产品相得益彰,这个组合真是完美极了,”冯说。他的公司是“中国快乐小姐”的选美比赛的赞助商之一,网站用户可以给自己喜欢的展台模特投票。

在整个亚洲的展览中,展示女郎的风头都超出了视频游戏,但是参会者说,中国人把这一噱头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我也去过韩国和日本的展览会,他们没用这么多的展示女郎,”盛大游戏的市场计划主管杰梁(Jay Liang)说。

“对外国公司来说,展会更主要是为了展示产品。通常一位高管会对产品做推介,但是在这里我们会请玩家上台和展示女郎同台竞技,”他说。

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说,它的电视游戏展台上用了比其它任何参展商都多的模特。在它的展台上,闪光灯环绕着100个坐着的女孩,她们正等着参加诸如“谁能把嗡嗡祖拉吹得最响”的比赛。

一位中国移动的高管端木文林(音)说,中国的IT产业是相对开放的商业环境,而且作为一名女性,她觉得用模特来推广游戏没什么问题。

“我们公司的展场女郎穿着大黄蜂套装,”她一边说,一边做出穿着黄黑条纹衣服,背后带有翅膀的女主人样子。“我们希望她们像仙女一样陪着我们的粉丝在游戏里冒险。”

走过展览大厅,同样的场景一再上演——成堆的各种年纪的男人,带着相机,对着那些微笑着、撅着嘴、靠在视频游戏角色上的女孩们大喊大叫。

20岁的张梦(音)是第三次在“中国快乐”做模特了。她说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在暑假里挣钱。

对张来说,摆好造型拍照——很多照片在网上流传——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但是这一工作并不总是令人愉快。

“普通的照片还好。但是我曾碰到过很奇怪的游客,那种感觉很不舒服,”她说,“有些人会要你摆出特别的姿势,有些人要求我去摸他们。有些人就是变态——他们冲到台上来骚扰我们。”

21岁的商科学生雪瑞尔·马(Sherrill Ma)说,在活动的四天时间里,这些女孩们通常能挣每天200到300元(30到45美元)。

她的工作是什么?表演“猫女”——在一个笼子里穿着带有一根长尾巴和猫耳的豹纹女内衣。

回想起她最初的反应的时候,她说:“对一台展览来说,这挺怪的——他们为什么让我呆在一个笼子里呢?”

“这种情况在增多,也许到将来,等这个展览吸引到更多的人,当展览对青少年产生更多负面影响的话,政府会起点作用吧,”马说,“我想会有人来管的。”

“但是如果这真的管用的话,也许别的国家也会以此法促销,”她补充说。

在过去的15年,在中国的营销活动中采用性感形象的做法已经大大增加了,东京索菲亚大学(Tokyo's Sophia University)的副教授詹姆斯·法瑞尔(James Farrer)说。

“国家和官方喉舌通常不喜欢这类东西,但是当政府垄断了道德权威之后,它不仅可以让自由派闭嘴,他们也能让保守派不出声。”法瑞尔说。

当连云(音)在法国女仆,空姐和花花公子兔女郎中追逐自己那热爱游戏的8岁儿子和9岁女儿的时候,她说她不担心展览会对她的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对他们没什么,他们还小,不懂那些。”这位36岁的女会计师说。

“只要他们的爸爸不在这里,就没什么。”

法新社/il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频道—IT世界

更多译者Fuge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零星其他”、“译者fuge”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