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的中期角逐:加速备战2012(系列第三篇:军队领导人)(摘要+PDF)






China’s Midterm Jockeying: Gearing Up for 2012 (Part 3: Military Leaders) | Brookings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领导层的中期角逐:加速备战2012
(系列第三篇:军队领导人)






作者:李成
研究主任
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
布鲁金斯学会

原文来源: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中国领导观察》
 (www.chinaleadershipmonitor.org)

发表时间:2010年6月28日

译者:Andy Cheng(@adianch2010)
校订:李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领导层和将领之间的关系历来是中国观察家们关注的中心议题。尽管过去的20年中,政治领导层对军队的控制未受到过严重挑战,但多种因素都将在未来的数年中有助于军方影响和权力的增长,例如文职官员集体领导层的失效,社会紧张局势和公共抗议的加剧,以及中国在迅速变化的全球环境中的大国情结。2012年即将到来的政治接班预计将涉及文职和军队领导层的大规模更替。基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57名现任最高级将领的深入分析,本文试图回答以下重要问题:谁最有可能成为党的十八大上军队最高领导层的候选人?中国军队中这些崛起的新星其群体特征是什么?对中国最高级官员的职业背景和政治网络的分析能否揭示军方和文职精英之间新的互动,以及摆在他们面前的可能的挑战?*

任何对中国领导层即将到来的更替的系统分析,都不能不深入考察军队高层精英的现状和可能的变化。1 与其他的威权政体一样,中国的文职领导人必须拥有军方的支持(也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领导层)才能达到权力的顶峰。当然,这并不是说军队精英是“国王的制造者”。恰恰相反,今天的中国没有军方强人,解放军的领导人没有人能充当这样的角色。中国的政治精英在后邓时代达成了一个坚定的共识,军队总体上应当专注于保卫国家,而国内政治则留给文官们去处理。但是,军队在中国仍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益群体。人民解放军需要促进自身的机构利益以保证中国军方作为集体和个人都在中国的政治中发挥影响力,因此军队将领往往承担巨大的政治比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更替中更是如此。

同样重要的是,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的代表比例日趋显要。例如,2007年成立的中共中央17届中央委员会共有371名成员,军队领导层的成员占据了其中65个席位(18%)。2 从而军方精英在这个决策群体中形成了一个重要的利益集团,这足以让我们密切关注他们的各种特征和政治角色。而且,由于2012年的下届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上,军队领导人将会大量更替,尤其是考虑到即将到来的中共18大可能对于中国政治具有广泛的意义,我们有必要精确地分析军队领导层的内部动态。

表1列出中央军事委员会现任的10名军人委员,该委员会是中国军方事务最终的决策机构。根据下届中共中央委员会预计强制退休的出生年限(1944年),我们可以相当有信心地预测7名委员将会退休,其中包括两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将(1942年生)和徐才厚上将(1943年生)以及国防部长梁光烈(1940年生)。可能会留任的3名中央军委委员,常万全上将(1949年生)、吴胜利海军上将(1945年生)和许其亮上将(1950年生),是接替他们的领先候选者。

表1
现有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以及他们2012年党的十八大之后的职业前景

姓名
现任职务
出生年份
到2012年时年龄
党的十八大之后可能的变化
郭伯雄
中央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
1942
70
退休
徐才厚
中央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
1943
69
退休
梁光烈
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长、国务委员
1940
72
退休
陈炳德
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
1941
71
退休
李继耐
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
1942
70
退休
廖锡龙
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
1940
72
退休
常万全
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
1949
63
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
靖志远
中央军委委员、第二炮兵部队司令员1944
68
退休
吴胜利
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
1945
67
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
许其亮
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
1950
62
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

新晋者将会填补下届中央军委的空缺,他们将同时担任军队中所有最重要的职务,包括人民解放军四总部的首长职位(总参谋长、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以及三个主要军种的司令员职位(空军、海军和第二炮兵部队)。此外,一群更年轻的人民解放军军官将进入中共18届中央委员会,担任略低一级的军队高级领导职位,他们绝大多数是在50多岁或者45-50岁。即将到来的党的十八大上,人民解放军代表的变化将有可能是20年来中国军队领导层最大规模的更替。

人民解放军在国内外事务中的重要性

将要到来的军队变化将发生于中国的艰难时刻。中国不仅正在经历领导层政治和社会经济的重大改变,而且也面临着国内和国际事务的艰巨挑战。对以下3个因素的分析将有助于揭示军队在中国政治生活中日益增加的重要性。

首先,文职官员对中国军队的领导目前仍由担任中央军委主席的胡锦涛承担。除了胡锦涛之外,没有其他文官在中央军委中任职。很多人预期现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将被任命为中央军委的文职副主席,这是习近平在2012年接替胡锦涛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关键一步,但这到现在还没有发生。尽管习近平可能确实会在今年秋天获得中央军委副主席职位,并在2012年接替胡的党的总书记位置,但他仍可能被视为一个软弱的领导人,主要是因为他缺乏非凡的领导力,缺少权力的坚实基础,没有重大的成就。习是即将上位的第五代领导层中唯一拥有军队经历的文职领导人(他曾在1979年-1982年担任前国防部长耿彪的个人秘书),但这不足以获得军队领导层的真正信任。同时,其他崛起的文职领导人在军队事务上拥有军队信任的人则更微不足道。

其次,整个国家的政治压力正在升级。这归因于很多因素,包括严重的贫富分化、日益增加的就业压力、对环境恶化的焦虑、公共健康危机、各种社会不公令人瞩目的案例、近期民族冲突的升级,以及中国在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中痛苦地寻求自己的全球角色的迷惑。中国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通常被视为执政的共产党的政治联盟,由于近期各种损害他们利益的政策,他们对政府日益持批评态度。3 近期征收城市房产税的政策动议一旦被采纳,肯定会进一步激怒这个重要的社会经济力量。中产阶级的成员也痛恨官员的腐败和国家对重要产业的垄断。此外,通常被认为是城市二等或三等公民的农民工的抗议,以及城市工人的罢工,将在未来的几年中更为频繁的、更大规模地发生。人民武装警察是在中央军委和国务院领导下的一支特殊的准军事化力量,近年来常常在各种危机中被召来维持稳定。由于人民解放军很长时间没有对外作战,镇压国内骚乱和参与自然灾害营救似乎已成为其最重要的任务。这反过来也增加了军队在国内事务中的声望和影响力。

第三,近年来,围绕中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军方精英在公开讨论中的作用日益活跃。最近,人民解放军高级军官公开评论的事务包括美国近期对台军售,中国宣称对南中国海的争议各岛的主权代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核心利益”,以及朝鲜半岛由于南韩沉船事件引发的紧张局势等。这似乎表明,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家们已经成功地扩展了其受众面,他们似乎比外交体制内的那些官员能够更好地反映中国公众敏感的民族主义紧张情绪。4 2010年的畅销书《中国梦》由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刘明福撰写,该书鲜明地提出中国应当追寻一个新的“军事崛起”发展战略,以获得和保持全球的领导位置,从而能够和美国匹敌。5

…………

原文约1万5千字,无法RSS输出。

请点击这里下载PDF文档,或者点这里直接阅读PDF全文

相关阅读:

布鲁金斯:中国领导层的中期角逐:加速备战2012(系列第一篇:省级负责人)

布鲁金斯:中国领导层的中期角逐:加速备战 2012(系列第二篇:国务院部长)

布鲁金斯:中国的政敌团队

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 11人获晋升

译者频道:深度分析

译者频道—看中国

更多“智库报告”

译者Andy Cheng的更多译文

notes



1 关于这一观察的更多讨论,见李成和Lynn White:“The Army in the Succession to Deng Xiaoping: Familiar Fealties and Technocratic Trends,” Asian Survey 33, no. 8 (August 1993): 757–786; 李成,“The New Military Elite: Generational Profile and Contradictory Trends,” 载David M. Finkelstein and Kristen Gunness主编:Swimming in a New Sea: Civil-Military Issues in Today’s China (Armonk, New York: M. E. Sharpe, 2007), pp. 48–73; Yü Yü-lin,“The Role of the PLA in Mainland China’s Power Transition,” Issues and Studies 21, no. 12 (December 1985): 79–83; William Whitson, “The Field Army in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China Quarterly, no. 37 (January/March 1969); William Parish, “Factions in Chinese Military Politics,” China Quarterly, no. 56 (October/December 1973): 667–99; and David Shambaugh, Modernizing China’s Military: Progress, Problems, and Prospects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4).

2 李成和Scott W. Harold, “China’s New Military Elite.” China Security 3, no. 4 (Autumn 2007):65.

3 关于中国中产阶级的更多讨论,参见李成主编:China’s Emerging Middle Class: Beyond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0, forthcoming)

4 Art Pine, “Off the Charts?” Congress Daily, June 14, 2010. Also see http://www.nationaljournal.com/congressdaily.

5 刘明福,《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定位》,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

2 comments:

匿名 说...

记得这个系列开篇中提到,本专题将考察若干最重要的官僚机构,包括中共中央各部门、国务院各部委、主要国有企业(SOEs)以及军队。现在军队篇已经出来,但是最隐秘,占有着大量资源,同时也是最令人着迷的国企篇在哪里呢?

Anonymous 说...

记得这个系列开篇中提到,本专题将考察若干最重要的官僚机构,包括中共中央各部门、国务院各部委、主要国有企业(SOEs)以及军队。现在军队篇已经出来,但是最隐秘,占有着大量资源,同时也是最令人着迷的国企篇在哪里呢?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