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5日星期一

外交关系协会:伊拉克缓慢而稳定的政治进步

原文:CFR:Iraq's Slow, Steady Political Progress
译文:外交关系协会:伊拉克缓慢而稳定的政治进步

作者:Bret H. McGurk
发表时间:2010年6月11日
译者:Andy(@adianch2010)

在大选过后差不多一百天的时候,伊拉克的新议会周一在巴格达召开。这段时期见证了赤手空拳般的政治争吵、巴格达的选票重新计算、暴力的潮涨潮消以及权力掮客之间的密室操 纵。简而言之,这看起来就像伊拉克。未来的几个月中同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但伊拉克人可能正在不断前进——即使有时是很细微的——去致力于缝合一个基础广泛的联合政府。
讨价还价仍将是尖锐的,因为筹码很高。新政府的任期将延续 到2014年——从而它将决定未来与美国的关系以及与其最重要的邻国的关系。就此而言,数周之前已经有呼声要求美国官员推动伊拉克人前进得更快。但过度的压力可能很难得到更好的结果,考虑到其固有的复杂性,反而可能会延长这一进程。美国的策略是促成一个最优的结果,但不是指手画脚或者为其开出处方

新的政治图景
在巴格达召开的新议会有325人,比2005年选出来议会多了50人。在这325名议员中,只有64人是再次当选,这意味着其中80%的人是国家政治的新手。在他们四年的任期中,这些新成员将通过变更同盟和联合等策略帮助议会找到其体制基础。这毕竟是好事。
但首先要组成一个政府,其关键人物要有名望而且具有坚强的意志力。在一个议会体制中,谁“赢得”选举可 能是模糊的,因为一个选举的多数并不保证一个统治的多数性。这个困境现在困扰着伊拉克,尽管前总理阿雅德·阿拉维(Ayad Allawi)领导的集团在技术上赢得了选举——比现任总理努里·马利基(Nouri al-Maliki)领导的集团多得了2个议席(91:89)。但要组成一个政府至少需要163个议席。
这就是现在的僵局,而前进的道路仍未明朗。

宪法的困惑
跟绝大多数宪法一样,伊拉克宪法是一个政治上讨价还价和妥协的产物。妥协之一就是在谁确定有权组成政府 的条文上用词模糊。是赢得最多投票的选举集团,还是在选举后联合了多方力量从而获得议会中多数席位的“后选举集团“?相关的条款是第76条第(1)款 (Article 76(1)),该条款指出伊拉克总统“负责提名国会中最大的代表集团”组成政府,并提出施政计划由议会批准。
阿拉维将“最大集团”解读为在选举中赢得最多席位的集团(意味着就是他自己)。马利基将“最大集团”解读为是在选举之后形成的,他已联合了什叶派伊拉克全国联盟(INA),从而获得了70个额外席位。马利基一方拥有法院的支持意见,但阿拉维宣称马利基—INA联盟是可笑的,因为他们除了要剥夺阿拉维的总理资格之外没有其他共同点。当然,在2006年,局面是相反的,什叶派在选战中完胜,当时阿拉维提出的观点正是马利基现在提出来的,而马利基的联盟提出的观点则正是阿拉维现在所宣称的。用《卡萨布兰卡》中雷诺局长的话来说:我们非常震惊,政治中居然存在伪善。(译注: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电影,雷诺局长的原话是:我非常震惊,你这里居然有赌场。)

打破平衡
到最后,第76条款可能是不相干的,因为除非议会选出一个新的总统,否则不会有集团被挑选出来组成政府 ——新的总统负责确认最大集团。宪法对于作出选择没有设定时间限制,它要求第一被提名者获得议会中2/3的投票通过。因此,组成政府的关键的第一步是选举总统,但如果在总理和内阁部长位置的问题上没有广泛的政治交易,选出总统(或赢得足够的票数)似乎不太可能。

这意味着我们不应期待通过直线式的、一步一步的道路来选择下届政府。相反,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一揽子的 交易,包括政府将如何运作的协议以及政府将执行怎样的政策(宪法称之为“执政计划”)。在过去伊拉克政府的组成中,是用一个关于结构和政策的协议来换取职位和人事安排的协议。(例如在2006年,各党派在提名内阁之前先同意了一个作出决策的规则和32点计划。)这次可能不会有不同。

美国的作用:处理不确定性
从美国的角度来说,政府组成的最后阶段将需要灵活性和不断的即兴创造。就像是爵士乐而不是照本宣科的歌剧。美国无法预测或者强行得到最终结果,也不能选择赢 家(被美国选择的赢家都自动成为输家)。但美国能够确保伊拉克领导人留在巴格达,让他们的言论修辞变得温和,日夜不停地工作来发掘每一个可能的结果。考虑 到我们仍不知道谁可能被选出来,美国也应该准备与任何出现在最高层的人打交道。

图:点击这里查看互动的“伊拉克战争”时间线(英文)

这意味着设定广泛的目标——例如政府不应令任何群体边缘化——并继续与所有党派打交道。意识到伊拉克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如大阿雅图拉阿里·西斯坦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希望看到一个政府包括所有重要的政治集团,美国可以迎接这段不确定的时期。最好的 结果是一个基础广泛的政府,把伊拉克人团结到一起。美国可以扮演一个重要的媒介角色,但它必须保持非常低调。

安全——到目前为止,一切良好
虽然经历了3月7日选举以来的一系列大规模炸弹袭击,安全形势仍保持稳定。即使有几次备受瞩目的事件,例如6月13日未遂的伊拉克中央银行抢劫,总体来看,暴力水平跌落到战争以来的最低点,美国正努力争取在8月底之前撤出5万部队。撤军是否明智存在争议,但现在争议很抽象。安全仍是伊拉克长期存在的未知因素,但看上去——至少在现在——美国和伊拉克的武装力量在应对这段变化时期做得相当好。

结论
有伊拉克格言说,你不能因为蛋糕闻起来香就把它从炉子上拿开。伊拉克政府组建也是如此。在未来的数月,我们将看到这样的时期:虚幻希望后面跟随着威胁、边缘政策和更多 的争吵不休。但这个蛋糕最终仍将烘烤好。美国的最佳做法就是勤勤恳恳地看守着炉子。

相关阅读: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国际政治”、“外交关系协会(稿源)”、“伊拉克”、“译者Andy Ch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