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外交政策:被夸大的伊朗推特革命

原文:The Twitter Devolution
译文:被夸大的伊朗推特革命


作者:Golnaz Esfandiari 
作者介绍:Golnaz Esfandiari是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资深记者
原文出处:外交政策网站2010年6月7 日所推出的“误读德黑兰抗议事件”系列文章之一
译者:@Freeman7777
校订:@jiangge09


 
互联网绝不是去年伊朗革命的一种工具,从许多方面来讲,它只是把抗议事件的图像复杂化了而已。 
 


在去年一次重要的伊朗抗议发生之前,一位德国记者给我展示了一份列有三个著名推特账户的名单,三位账户主人在德黑兰选后抗议期间一直都在推特上对于事件作出评论,那个记者问我是否认识账户所有者的身份。我告诉她,我的确知道他们,但当我告诉她其中一个人在美国、一个人在土耳其,第三位,擅长鼓励人民“上街头去”的用户人在瑞士时,她似乎有些失望。

也许是我破坏了她认为有着一场伊朗“推特革命”的美梦。随着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总统在去年6月大选中明显的选举舞弊行为,西方媒体当然乐此不疲得不断宣称伊朗人利用推特来组织和协调他们的抗议。甚至连美国政府似乎都参与了这类活动。前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Mark Pfeifle就声称,推特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没有推特,伊朗人民就不会有被赋权的感觉和有信心站出来去争取自由和民主。”并且为了在抗议变得越来越强烈的时候让伊朗人能够交流,美国国务院据报道曾不断要求推特延迟一些之前规定好时间的网站维护工作。

但现在是时候对推特在伊朗大选后所发生事件中起到的作用进行恰当的认识了。简单地说:伊朗国内没有推特革命这回事。正如互联网上最为流行的波斯语网站之一,Balatarin网站经理Mehdi Yahyanejad所说的那样“推特在伊朗国内的影响为零,在美国的推特用户里有很多关于伊朗抗议的讨论,但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都是在美国人用户中互相传播这些推,伊朗本地人并没有什么参与”。

许多反对派活动人士告诉我,他们当时利用了短消息、电子邮件、博客来宣传抗议行动,尽管如此,老式的口耳相传是迄今为止在伊朗大选之后塑造反对派活动最有影响力的媒介。在Facebook上关于活动人士如何传播信息仍然在进行热烈的讨论,但是对于伊朗国内的活动人士来讲,推特肯定不是一个主要的沟通工具。

尽管如此,在选后抗议期间“推特革命”仍是一种不可抗拒的(通过模仿等传递的)观念复制因子(meme),“推特革命”是一个自己写出来的故事。推特在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里被声称的那种作用,许多分析家都急于在这个事情上插话。他们中的某些人是政治事务专家,例如大西洋月刊的Andrew Sullivan和 Marc Ambinder。其他人则是新媒体领域的专家,例如PC MagazineSascha Segan。无法接触到(或并不关心接触到?)伊朗当地人的西方记者们只好通过以#iranelection为标签所发布的英语推来滚动了解相关事态。从头到尾,似乎没有人想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试图以其他语言而不是波斯语的方式去发布相关消息来协调伊朗发生的抗议。

这种短视做法的一个新鲜的例子是一篇在英国卫报上被报道出来的Oxfordgirl(牛津女孩)的人物介绍,她是一名推特用户,@Oxfordgirl是她在推特上面的ID,她被形容为伊朗选后骚乱中的“一名关键行为者”。在报道中,她被引述说,“在他们开始阻止移动电话通话之前,我几乎就是在协调人民的个体行动,例如‘去某某街’,或‘不要去那里,那里有危险,伊朗革命卫队巴斯基(basij)正在候着你。”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故事,但是记者并没有询问当伊朗政府关闭掉整个城市的手机网络时,在抗议发生的时候它总是采取那种法,Oxfordgirl是如何设法与德黑兰居民通过手机联络的。

Oxfordgirl最终在为她个人而不是帮助任何伊朗的抗议人士取得公开知名度上产生了更大的成功。与她10,000名推特追随者(followers)相比,较绿色运动活动人士Karaj(他不希望被认出来或使他的推特页面公布)只有300名推特追随者。该活动人士以波斯语所发的推,只有很少西方记者可以直接阅读,但他往往是关于该国气氛一个有价值的信息来源。

Oxfordgirl的故事给了解答“推特真正起到的作用为何”这个问题提供了一条线索。毫无疑问她帮助传播了关于伊朗抗议的新闻,通常都是以极为快速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推特在以文字方式把伊朗所发生事件向外部世界传送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与YouTube一道,它有助于聚集世界的注意去关心伊朗人民为民主和人权所做的奋斗。新媒体在过去一年里创造和保持了前所未有的国际道义团结去声援伊朗的抗争。要知道,在推特被设想出来很多年之前,这种抗争就被无畏地发动起来了。

但要对推特在伊朗选后抗议事件中所起作用给出一个诚实的评价,也要提到其在允许谣言传播上面所起到的那种破坏性的与当局合谋的作用。推特上关于伊朗选后骚乱的消息在开始的时候引用、转述了许多未经证实的抗议报道。在选后镇压的初期一则谣言快速在推特上散播开了,说警方直升机正在把酸性物质和沸腾的水泼向抗议者。一年之后,利用推特散播谣言的情况依旧。其他在推特上流传的故事很快就被揭穿,比如有人提到,在6月底穆萨维(Mousavi)在他位于德黑兰的家中被逮捕了。

#iranelection标签的推特转发者也迅速帮助把Saeedeh Pouraghayi命名为了一名新的绿色运动的“烈士”,据称Pouraghayi是由于在她的屋顶高呼“真主至大”("Allah Akbar")而遭逮捕的,不料竟然在之后被强暴,毁容和杀害了——她的悲惨故事很快就在推特和其它社交网站上流传。甚至穆萨维和他的助手据说也出席了在德黑兰为她举行的纪念仪式。
 

然而,整个故事竟然是一场骗局。 Pouraghayi后来出现在了伊朗国家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上,并说在她理应被捕的那个晚上(照推特上那个故事的讲法),她从她的阳台跳下逃走了。在此后的两个月里,她说从阳台跳下在街上被人发现后就一直在那个人的家里进行治疗。一个改革派网站后来说,是伊朗政府编造了这个故事,这么做是为了使人们对于反对派声称选后有逮捕者被强奸的说法投以质疑,以便为进一步逮捕反对派领袖铺好路。由此可见,推特似乎可以被轻易用来为伊朗政府的目的所服务,就好象它也可以被轻易用来帮助该国的活动人士。

要讲清楚的是:利用推特传播伊朗抗议事件的人在去年的事件中所起作用的确是存在的。不过它所起到的作用却并没有通常被声称的那般巨大。并且最终来讲,只强调推特的作用,也对那些为追求正义作出真正、而非遥远或虚拟牺牲的伊朗人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推荐阅读:

民主杂志:摩尔多瓦的推特革命

外交政策:互联网再思考

政策评论:威权主义 vs. 互联网——自由与压制之间的竞赛

中国互联网白皮书:网络化的威权主义在行动

译者的“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专题

译者“@Freeman7777”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国际政治”、“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译者频道—热点专题—Twitter专题”、“外交评论”、“译者@freeman7777”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