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2日星期三

波兰政府官方网站:卡廷大屠杀

原文:The Katyn Massacre

译文:波兰政府官方网站:卡廷大屠杀

来源:波兰政府官方网站
作者:兹比尼耶.格鲁扎(Zbigniew Gluza)
译者:Andy Cheng(@adianch2010)
校对:David Peng










对于波兰人,卡廷(Katyn)是苏维埃制度针对波兰民族罪恶政策的象征之一。从1917年到1991年的波苏关系中,卡廷是终极时刻。“卡廷大屠杀”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词语,它因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屠杀波兰领导精英的场所之中第一个被发现的地点——靠近斯摩棱斯克(Smolensk)的卡廷森林而得名。

卡廷大屠杀是指苏联秘密处决大约22000波兰国家公民,他们在1939年9月17日苏联红军进入波兰之后成为囚犯或被逮捕。根据1940年3月5日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秘密决议,之前关押于苏联内卫部之科泽利斯克(Kozelsk)、奥斯达斯科夫(Ostashkov)和斯塔洛柏斯克(Starobilsk)集中营的约15000名战俘,以及羁押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西部地区(也就是1939年被并入苏联的波兰东部地区)的7000人,被从脑后开枪射杀。

受害者主要为波兰国家的重要公民:波兰军队和警察的军官、国家行政官员以及波兰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代表人物。他们被匿名埋在苏联境内至少5个地方的万人坑中。在1940年4月和5月,来自3个苏联内卫部特别集中营的战俘被用火车转移至屠杀地点:卡廷(来自科泽利斯克集中营)、加里宁(Kalinin)(来自奥斯达斯科夫集中营)、哈尔科夫(Kharkiv)(来自斯塔洛柏斯克集中营)。那些在加里宁(现为特维尔[Tver])被杀的人埋在梅德诺耶(Mednoye)。其他关押于监狱并在狱中被杀害的人则埋在过去未确定的地方,有两个已知:在苏联的白俄罗斯共和国和乌克兰共和国(明斯克附近的库洛帕蒂[Kuropaty]和基辅附近的比基夫尼亚[Bykivnia])。

苏德战争爆发之后,波兰流亡政府在1941年夏季与苏联政府建立了官方关系。苏联当局不顾波兰人民的要求,不提供这些“行动中失踪人员”的任何信息。1943年4月,苏联打破了与波兰的联盟。当时,德国驻斯摩棱斯克地区的军队在卡廷森林发现了一个埋葬地,出于宣传目的而攻击苏联。苏联当局策略地回应,将指责转嫁给德国人,宣称德国人在1941年进入该地区时杀害了这些波兰人。斯大林以“中伤苏联”为借口断绝了与(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的关系。

在整个苏联时期,“卡廷”案是克里姆林宫保守得最好的秘密。在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中,苏联没能把屠杀的指责转嫁给德国人(但同时成功地逃避了对其行为的审判)。苏联当局长期采取“卡廷谎言”的解释来污蔑事实:苏联人与对波兰官员的屠杀毫无关系,德国法西斯主义对一切负有责任……

卡廷大屠杀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是制度性区别化的结果。苏联试图创立一个世界无产阶级的国家,而且战前苏维埃俄国与波兰的敌意不断增长。1920年波兰对布尔什维克战争结束,波兰取得胜利,苏联人在很多年中被迫放弃向西方输出革命,斯大林自己也因为在波兰前线的明显失误而受到批评——苏维埃当局就此将他们的西邻视为主要敌人。1937-1938年间苏联发动大清洗(the Great Terror),旨在镇压酝酿于整个俄国的反布尔什维克叛乱,在此期间,苏维埃以极端残酷的手段迫害国内的波兰人。超过7万名波兰人(苏联公民)在那时被从脑后枪决。大清洗的每10个受害者中就有1人与波兰有关。从那时起,苏联的大屠杀机制就已被精巧地调校好了。

1939年9月,斯大林在与希特勒结盟之后,进攻波兰以保护自己对抗德国,他的目标之一是永久性地摧毁波兰的国家地位。从侵略最初的那一刻开始,苏联一直在孤立(或就地杀害)那些他们认为是这个正在被摧毁国家的领导群体的代表人物,尤其是官员们。你可以想象,苏联当局事先已计划好系统的屠杀——就像纳粹在“他们”占领的波兰领土上计划的那样 。对于那些囚犯苏联没有适用国际法准则,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一以贯之地坚持编造的谎言的原因。

1943年与波兰的关系恶化并在1944-1945年间占领了波兰的领土之后,苏联控制了这个附属国,以附从于共产主义帝国的傀儡政府进行统治,直到80年代。在此期间,探究“卡廷”真相的要求不仅被当成对抗苏联而且也是对抗波兰人民共和国的敌意行为,这是因为战后的波兰被“卡廷谎言”所束缚。

在整个苏维埃集团发生系统性变革之后(1989-1991),要求对“卡廷”的真相作出解释的声音也出现在俄罗斯一方。很多俄罗斯人帮助发现该罪行的真相。在1990-1992年间,“卡廷”案的主要文献被公布,其中有1940年3月5日苏联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决议,包括在其他由斯大林签署的文件中。在1993年8月,一群俄罗斯历史学家在莫斯科发表了一份详尽的专家鉴定,如实地阐述了该罪行的过程和其后的谎言。

该罪行的过错从未受到审判。尽管作出决定的人众所周知,100多个执行者也为人所知(因“集中营清理”运动而获得嘉奖者的名单已经被公布)。然而,俄罗斯方面的调查没有继续下去,俄罗斯当局拒绝就此事作出任何评论。过去没有人、今后也将不会有人因此罪行而受到惩罚。

该罪行有一系列实物遗迹。波兰人建立了3个墓地——在卡廷、梅德诺耶和哈尔科夫——在每个墓地,约15000名波兰战俘中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被铭记。在苏维埃暴力罪行留下的坟场当中,这是独一无二的。

兹比尼耶.格鲁扎(Zbigniew Gluza)


国外文献:



Vladimir Abarinov, Katynskij labirint (The Katyn labirynth), Novosti, Moskva, 1991. ISBN: 5-7020374-8

Vladimir Abarinov, The Murderers of Katyn, Hippocrene Books Inc, New York, 1993. ISBN: 9-7818-0032-3


Ray Cowdery, Katyn: A Documentary Account of the Evidence, Victory WW2 Publishing Ltd., 1995. ISBN: 0910667438


Franz Kadell, Die Katyn-Lüge. Geschichte einer Manipulation. Fakten, Dokumente und Zeugen (The Katyn Lie. History of Manipulation. Facts, Documents and Witnesses.), München: Herbig, 1991. ISBN: 377661676


Gerd Kaiser, Katyn: das Staatsverbrechen, das Staatsgeheimnis (Katyn – Crime and State Secret), Berlin: Aufbau Taschenbuch, 2002. ISBN: 3746680786


Natalya S. Lebedeva, Katyn. Prestuplenie protiv chelovechstva (Katyn. Crime Against Humanity), Moskva, Kultura 1994.



Wojciech Materski, Anna M. Cienciala, Natalia S. Lebedeva, Katyn: A Crime Without Punishment (Annals of Communism Serie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978-0300108514.


Allen Paul, Katyn: Stalin's Massacre and the Seeds of Polish Resurrection, U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6. ISBN-10: 1557506701  ISBN-13: 978-1557506702


Rudolf.G.Pikhoia, Natalya S. Lebedeva, Aleksander Gieysztor, Wojciech Materski et al. (ed.), Katyn. Plenniki nieob'iavlennoi voiny (Katyn. The Captives of an Undeclared War.), Moskva, 1997. ISBN: 5 89511 002 9


George Sanford, Katyn and the Soviet Massacre of 1940. Truth, Justice and Memory, Basees/Routledge Series on Russian and East European Studies, Routledge, 2005.ISBN 13: 978-0-415-33873-8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非往事

译者频道—国际政治

来自译者Andy Cheng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国际政治”、“译者频道—非往事“、”零星其他(稿源)”、“译者Andy Ch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