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2日星期三

明镜在线:中国高铁——疾驰的和谐号 下篇

原文:Rasende Harmonie

译文:明镜在线:中国高铁——疾驰的和谐号 下篇


来源:明镜在线
采访记者:Von Wieland Wagner
发表时间:2010年5月8日
译者:Gabriel @gabrielvoo
审校:白乌鸦@baiwuya





“站在全球高铁科技巨人的肩膀上”

从中国列车的外观上还能断定出它的“血缘出身”。青岛的动车与日本新干线特别相似,而在西北方数百公里外的唐山,竞争对手中国北车则师从于西门子。因此,和谐号看起来与德国的ICE几乎没什么区别。


然而吕仁元(音)强调说:“和谐号的车身、导航系统与信号系统都是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中国人早已站在了全球高铁科技巨人的肩膀之上。”

不久之后,光从外观上看,人们会很难发现从前技术转移的痕迹。正在建设中的京沪高铁线路上,将运行由中国自行设计外观的列车。

这些中国铁路人自豪地指出,他们已经研发出了940余项专利。位于北京的铁道部严格地督促列车技术人员相互分享从国外习得的知识,并共同进行技术再研发。例如在青岛面积为1.3平方公里的大型车间里,就有一个直接由政府掌控的现代化研究中心。

从国外引进技术进行再研发

“自主创新”,中国人如此称呼他们从国外引进技术进行再研发的行为。对此,吕仁元希望用实例加以解释。他把我们带进了一间制造转轴的车间,并指着转轴上光洁明亮的钢轮说道:“速度每提高一档,都必须对材料进行碳纤维强化,因此这完全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产品。”

青岛的生产车间正在进行扩建,六月完工后年产能将从2009年的120列增长至200列。吕仁元说,他昼夜与同事们一块工作,很少还有时间留给自己的家人。然而他的太太并不对此抱怨,因为她也在青岛车间工作。

中国的铁路工作人员就如同一个大家庭一样, 团结一心,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那就是把西方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身后。吕仁元曾多次深入考察过德国的列车车间,他说:“德国联邦铁路公司以及西门子,他们都只顾自己的利益。但是在中国,每个人首先考虑的却是如何能够使我们的国家兴旺腾飞。”

59岁的南车集团总经理赵小刚也是这么想的。他在位于北京的新集团总部接待了我们。很难看出,眼前这个瘦削的男人就是这家火车机车和车厢制造业巨无霸的掌门人。然而就是他,将该企业第一季度的净利润提高到了3900万欧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5%。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困难重重,然而对南车集团来说却犹如顺风使船。为了刺激经济,在2012年前,北京每年都会为扩建铁路网投入780亿欧元。虽然目前高铁京津线亏损严重,但这并不是赵的烦恼,因为一切都由他身后的政府买单。

不断刷新的记录

赵小刚,这个受过专业培训的工程师雄心勃勃,希望用他的列车不断刷新纪录。在一片欢呼赞叹声中,他慷慨激昂地说道:“中国严格遵守欧洲的标准,然而仅有一条例外,列车应该以350公里,而不是270公里的时速运行。这样才会有更强的舒适感。当我乘坐欧洲之星时,列车抖动得厉害,我必须得紧紧地抓住座椅。而在中国新研制的列车里,我可以在350公里的时速下舒适地走动。”

然而与国外的竞争者相比,破纪录的速度也将中国人置于更高的风险之中。“对于中国来说,如何保障长期安全运行是最大的考验。”上海同济大学轨道交通研究专家孙章说道。日本竞争者运营了四十六年的高铁网络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他们批评中国人的这种飙车行为是在用生命冒险。

在青岛的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里,赵的工程师们已经开始测试时速达550公里的和谐号轻型列车。他们希望能够在十月份创造一项新的世界记录:传说中的600公里时速!


相关阅读:


明镜在线中国——疾驰和谐 上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 文 1.0版本来源译者 团队。

收 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明镜在线”、“译者贾府劣儿”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 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 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