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4日星期五

经济学人:抗议之歌 不满,但不反对

原文:Protest songs    Grumbling is not the same as dissent
译文:经济学人:抗议之歌 不满,但不反对


作者:经济学人
译者:@my_think
校对Andy Cheng,@xiaomi2020


2010415日,哈瓦那。来自《经济学人》印刷版本

古巴顶尖的音乐家之一西尔维奥·罗德里格斯(Silvio Rodríguez)登上舞台,参加一场匆忙组织的“为了祖国”音乐会,有几千名观众正期待着他的歌声。但听众们等来的却是——他只念了一篇上个月写的文稿。在这篇文稿里他为古巴政府进行了辩护,后者因为近来在监狱里绝食抗争的奥兰多·萨帕塔之死而遭到国际舆论的谴责。读完这段文字之后他就离开了,一首歌也没有唱。
(译注:关于这场音乐会,可参见人民网天津视窗:http://www.022net.com/2010/4-11/506053212522400.html )

罗德里格斯是拉美乐坛近几十年的一位巨星。他和一些其他的知名艺术家能够享受普通古巴民众所没有的特权——自由地出国旅行和赚钱。作为回报,他们必须顺从革命路线。但是上个月,在发行一张新专辑的时候,罗德里格斯一反常态地表现出批判性,提出要对这个国家运作的方式进行“观念修正”。他表示赞成大赦关押在监狱里的100名良心犯。在他的一首新歌中,他建议古巴革命应该“从R继续前进”(译注:即从革命Revolution到演变Evolution)。

也许,他觉得这会得到当局的允许。2006年,劳尔·卡斯特罗在从他的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手里接过权力的时候,他鼓励古巴人“无所畏惧地”讨论他们的未来。但是现在,古巴的共产党领导人发现他们正处在一个熟悉的状况中——在面对压制自由的批评时出现大规模的人群聚集。罗德里格斯的批评成为了被古巴政府视为敌人的那些人的口实。

导致罗德里格斯“变节”(指不再相信原来信仰的东西)和发表批评言论的原因是二月份萨帕塔的死。古巴政府称萨帕塔只是“普通囚犯”,而国外的人权组织却说他是古巴大约200名在押的政治犯之一。另外一位异议人士——目前不在狱中的胡耶莫·法里尼亚斯立即开始了绝食抗议,他现在已经奄奄一息。古巴岛上其他小型的异议运动也威胁说要跟着举行绝食抗议。

白衣妇人Ladies in White2003年因遭镇压而被关进监狱的政治犯的家属的组织,在哈瓦那举行了一星期的抗议游行。政府批准了这次36人参加的游行,但是纠集了更大的反示威人群,对她们高声叫骂。有多位女士还遭到了扣留。她们表示说,她们正得到更多公众的支持。

古巴政府怒斥欧盟,因为欧盟表达了对萨帕塔之死的失望。古巴国家电视台播放了一系列危言耸听的纪录片,这些纪录片把欧洲描述成法西斯分子的统治区,并且由于大量的失业而正变得日渐衰落。欧洲的外交官在节目中被拍照,并被指认为“特务”(到敌方煽动内乱的人)。

萨帕塔之死及其后果看来似乎要毁掉任何使美国和古巴两国恢复关系的机会。奥巴马总统就任以来,两国关系的恢复曾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她已得出结论,即卡斯特罗家族故意破坏任何改善两国关系的可能性,以免失去这样的借口——把美国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作为他们执政失败的理由。

这才是劳尔·卡斯特罗主要忧虑的根源。他坚持说他理解古巴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但是改变却非常地缓慢。他最近的一次转变是允许小型的理发店像私营企业那样运作,让雇员向国家缴税而非从国家领取薪水。同时,古巴航空管理局的第一把手——以前的革命英雄,突然在上个月被解职。有传言说,古巴国家航空公司的数架飞机未经批准就被私自出借了,而这笔交易给一小撮官员带来了数亿美元的回扣

古巴的异议人士们生活在这样的希望中——古巴人民对其命运的不满,将逐渐爆发成为行动上的反抗。导火索也许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导致更多次的停电。但是,即便抛开对后果的恐惧和残存的(对现政府)忠诚,几乎所有的古巴人似乎仍然不希望做更出格的事情——除了发发牢骚或者对申诉官提出一连串充满抱怨的责问。“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对这个国家发生的许多事情感到不满”,一位学医的学生汉娜说,“但我们可不是异议分子”。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 — 看世界

更多来自《经济学人》的译文

更多来自@my_think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世界”、“经济学人”、“译者@my_think”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