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星期二

译者合集导读:谷歌vs.中国 第二季 追踪

译者合集导读:谷歌vs.中国 第二季 追踪

(前情提要)

上回书《宣战》说道:

那墙王见互联网之风日盛,众生皆以网络为乐,纵情其中,而不闻CCAV不读《日人民报》1,遂谓谷歌曰:“寡人以RMB易Gmail账户信息,贵公司不听寡人,何也!墙之坚也,灭推亡饭,而君以清华科技园之地存者,概君为搜索引擎之长者,故不措意也。今吾以十倍之资,请易于君,而君逆寡人者,轻寡人欤?”

谷歌对曰:“否,非若是也。Gmail受信于用户而守之,虽USD不敢易也,岂RMB哉?”
墙王怫然怒,谓谷歌曰:“公亦尝闻流氓之怒乎!”谷歌对曰:“米国未见,在下未尝闻也。”

墙王曰:“流氓之怒,伏网百万,流量归零!”

谷歌曰:“大王常闻草泥马之怒乎?”墙王曰:“草泥马之怒?神马东东?无外乎自宫审查,以菊侍我耳。”

谷歌曰:“此百度之怒也,非草泥马之怒也。若草泥马怒,我他妈不赚钱,你丫也丑事尽露,天下失笑,今日是也。”正欲取消过滤……那边厢,一名女子款款而来,拈花而笑:“二位何至于此?谷君所言墙王窃尔源码、攻尔账户一事,可有明证?”明眸一转, “墙王且请息怒,谷君乃番邦之人,未知我天朝之潜规则也,待我等慢慢调教,授之以利、晓之以理,事可谐也。”

(背景音乐:啦呀啦……)

第二季《追踪》正式上演


那谷歌听了女子之言,犯了呆病,誓将那黑客攻击者寻将出来,当庭会审。各位看官有所不知,这谷歌乃两名少年,布林、佩奇创立,此二人于校园相识、未入江湖,便以算法傲视群雄、睥睨天下,
当上了互联网搜索派掌门,名利双收。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少年得志天下轻。”这算法乃《谷歌宝典》之精髓,秘不示人,孰料此次宝典被攻,源码被盗2。此事非同小可,二少皆惊。其中一位,便是生于白俄,长于冷战,曾举家迁移米国的布林3是也。小布亲自坐镇,追查此事。这不追则已,一追惊人。皆因这谷歌少年与米国国君奥巴马私交甚笃4。这番邦米国,不似我朝——长幼有序、尊卑有礼、朝野有别、屁民之事不可扰君——米国号称已将权柄在握者“关进笼子”,做猴戏耍。诸位,老朽不才,这把年纪,只见过“官压民、民抗官”,未曾见过“官护民,民靠官”,以老朽之见,必是这谷歌囊中殷实,已将米国官府上下打点妥当,方可以“白宫为后院,以国安为驱驰”5也!

闲言少叙,那谷歌一向看重算法,此次召集了米国上下的安全专家,日以继夜,顺鱼线而反钓鱼6,几不闻窗外事。这普天之下,早已风闻谷歌蒙羞,更兼数十家高科技门派,皆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成名好汉,同遭此劫。此言一出,街谈巷议不绝于耳,待老朽给诸位看官细表一番。

这边厢,但听得一位高鼻深目者云:“谷歌君以互联网为利器,此网一出,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也!奈何此网虽好,河蟹亦强,天朝之众,上网极尽游戏、交友、搞笑之能事,未知youtube、facebook、twitter为何物,网力与之有何哉7?”;那边厢,一金发女子曰:“天朝乃天下四亿网民聚集之宝地,商家必争之市场,纵使谷歌为攻击所苦,未必可弃之不顾也,明智之举,无非求迂回妥协之路尔8。”又听得一
带礼帽之绅士言道:“以我大英帝国和米国之严密防范,犹未能防天朝黑客,尔等欧盟北约,欲攻之又可曾在话下?君等若亡羊补牢,犹未晚也9。”闻听此言,果有几位离座起身,回去查看自家篱笆去也。“呵呵,谷歌如弃天朝而去,还有另一少年英雄未必不可一展雄风。”众人闻言,皆转头寻音而去,却但闻其声,未见其影,“君只知河蟹八足、横行四方。一鸟入林,百鸟噤声。我今日却要赶去马勒戈壁,会会那传说中的‘草泥马’!若问我姓是名谁?我便是那抓不住、禁不了、关不成、射不中,宁死也要高歌的推特鸟是也!10 17”但见一只蓝色小鸟,冲天而去,众人以目相送,见那云中还有若干蓝鸟,集结成群,往云朵里一钻,却又难觅其踪了。

“依我之见,今番谷歌该遭此劫,谷歌仰仗其算法一流,本以为天下一家,信息自由;谁知到了天朝,潜规则样样不知,今朝色情门、明日剽窃门、竟不敌那给钱就上的“竞价排名”。成日家被整得晕头转向、七荤八素,今日之劫,正是前番轻敌之故!11”又一番邦女子言道,意犹未尽,却被一牛仔打断,“此言差矣!今番谷歌挑战天朝,实乃自由之互联网与电子铁幕之战,昔有美苏太空军备竞赛,今有天朝谷歌网络之争,我等岂可坐观12?”牛仔之慷慨言辞未了,却被那女子柔声反驳,“君只见意识形态之争,可知此番谷歌与白宫联手,我等的私密信息,庶几不保乎?马勒戈壁固非久留之地,你我之卧室笑谈也未必固若金汤13……”众人闻听此言,不免默然。

看官,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街谈巷议人声嘈嘈,那边但见小布从数据中抬起头来,仰天长啸:“不负我也!交大、蓝翔14,今番看你如何狡辩?!”原来这番追踪已查至源头,却出乎众人所料,发起攻击之电脑一非天朝军方、二非官中所辖,却位于两学府之中。诸位可知?那交大为官办学堂,青藤绕树、才俊济济;更有863资金资助、乃我天朝电脑之精英学府;但山东蓝翔,乃一民办技校,何以成就如此复杂之攻击?众人闻听此言,不免哗然。

(广告时间)
网络世界、虚拟空间、蓝翔肉鸡、味美价廉……实乃杀人越货居家旅游必备!

黑客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借问肉鸡何处有?中国山东找蓝翔!
(广告完)

这谷歌少年,自以为有证据在手,便又来与墙王交涉。奈何那墙王任你漫天数据、精湛算法,皆视为无物,只回复一句:“我天朝之网络,乃天下最自由。尔等证据,本王一律不认!”

此番追踪,不过是番邦小子初涉我天朝浑水15,想我朝太极千年不衰,酱缸万年不坏,想以一己之力改天换地,岂非蚍蜉撼树?谷歌小子欲逞口舌之利,取消审查,岂非与虎谋皮?焉能不撞南墙而返?


各位看官:这追踪之后,必然还会有一番较量。老朽在打酱油之余,也爱说个古,谈个今,却怕了我朝之跨省追捕,还望各位嘴下留情,莫要透露老朽所在。本章书完,正是:


昨夜红船入谷歌,
党的支部有生活。
天朝百度全知道,
谷歌不走待如何?
16

下回书:谷歌vs.中国 第三季 摊牌 且听下回分解



本导读相关译文如下(全部链接墙内可见):

1 博客:社交媒体与中国:并非如你所想

2 路透社:谷歌黑客攻击者盗走了源码

3 华尔街日报:Google创始人布林前苏联背景影响谷歌退出决定

4 政客:谷歌一下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5 纽约时报:谷歌向情报部门求助以抵挡黑客袭击

6 大西洋:关于黑客如何入侵Google的一种猜想

7 外交政策:中国的网络世纪

8 美联社:Google迂回的妥协之路

9 泰晤士报:中国在猎取西方情报秘密时,网络战打响了

10 卫报:中国不能永远控制网络

11 纽约时报专栏:试试不同的关键字

12 科学美国人:互联网意识形态之争

13 [洋葱新闻] Google回应隐私质疑,道歉措辞泄密无限 fm:译言

14 纽约时报:两所中国学校被指参与了网络攻击

15 外交评论:中国的黑客军团

16 本诗为@leematthewleexm 所做

17 金融时报:Twitter 正在研发用于规避网络审查的新技术

译者的谷歌专题(持续更新):http://zxc9.com/rH1001

译者已推出的其他合集:


合集一:不灭的党 http://tinyurl.com/yzccgq9

合集二:中国的现代威权主义 http://is.gd/6oewr

合集三:分裂的中共?http://is.gd/6sAbD

合集四:互联网与政治 http://is.gd/6FTOw

合集五:“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发展”研讨会 http://tinyurl.com/ykd4flk

合集六:谷歌 vs.中国 第一季 追踪 http://zxc9.com/fs0001

合集七:中国的群体性事件 2000-2009 http://zxc9.com/gs0001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由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创作。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译者合集”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