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纽约时报:网络催生新一代中国社会活动家

译文:纽约时报:网络催生新一代中国社会活动家

美联社
发表时间:2010年3月19日

译者:OY
 
美联社北京----林秀英相信她的女儿是两年前在她们那个华南小镇上被一群和警察有关系的暴徒轮奸后失血过多而死的。
警察把她25岁的女儿严晓玲之死归结于异位怀孕。一年多来,这个文盲的母亲向福建省闽清县的多个政府部门进行申诉,向对她女儿之死投来关切眼神的人辩解。
50岁的林去年夏天见到自学成才的法律专家范艳琼时正在一个政府部门外哭泣。范根据林的说法详细记录下案情并发到了网上。另外两人游精佑和吴华英采访了林秀英,把视频发到了网上。
星期五三位(范、游、吴)被控诬告罪在法庭上等待宣判,如果罪名成立可获最高三年有期徒刑。
这是中国网络用户因其萌芽性质的社会活动---普通人通过Twitter、微博和其他网站散布冤情--成为攻击目标的最新的例子。
“网民们用网络谈论不公,”游的律师刘晓原说,“但是地方官员却用公权力去镇压他们。”
十几个博客作者在负责该案宣判的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门外出现,从现场即时发布信息和照片到网络上。据说他们遇见了一百多个警察和便衣。案件被无限期推迟。
中国阻止它认为有害的或淫秽的资料在网上传播,这些东西往往包含与执政的共产党的观点冲突的信息。这种限制促使网络巨头谷歌二月份宣布它可能关闭中国境内的Google.cn,因为它不想再与北京的互联网审查合作。
但是有一群活跃的技术娴熟的网民可以轻易地翻越阻挡访问Facebook、YouTube 和Twitter的“防火长城”(“翻墙”)。他们只是三亿八千四百万网民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最直言不讳的:年轻、思想开明、不畏惧质疑共产党政府。
中国用户因拥有Twitter这一论坛而狂喜,在这里他们可以自由地谈论政治敏感性话题---当然必须在140字之内。
“在新技术的帮助下,公民实践监督政府的权利更加普遍和方便了。在传统媒体上很难发表文章而在因特网上却很容易,”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法律专家周泽(音)这样说道。他大胆说出了在因特网上发表评论而被拘留的问题。
那些因帮助林(秀英)而被逮捕或拘留的人正是因言获罪的最新例子。
河南的王帅在网上打大胆说出家乡的土地征收问题后在上海被拘留。内蒙古的吴保全也是因为在网上批评了自己村子里的土地补贴办法而被判刑一年(上诉后又加刑一年)。
当然也有少数几次胜利。
当局放弃了对山东省一位因控告当地党的书记腐败而被拘留的人的起诉。广州市一个不受欢迎的垃圾焚化炉项目也被叫停。一个卡拉OK酒吧女郎捅死了一个喝醉酒后把她堵在墙角要求发生性关系的政府官员后也没有受到惩罚。每个案件都得到了网民的高度关注,细节在 博客和论坛里传播。
在南方城市厦门做翻译工作的Guo Baofeng是因为把一段对林(秀英)的访谈视频发到海外网站而被警察带走的人之一。他在网民中出名是因为在被警察拘留期间还在更新Twitter信息。
为了避免发汉字的麻烦,他用英语在Twitter上发信息,说:“请帮帮我,警察睡觉时我有机会使用电话,”和“我被马尾警方抓起来了,SOS”。 郭三个星期后被放了出来,但是仍然处于警察监视之下。
林,那位母亲,并不十分了解互联网和它的功能,但是她知道网络可以帮忙让她女儿的案子处于公众监督之下。 因为贫穷和缺乏教育,除了尽力参加庭审以支持那些帮她传播冤情苦语的人(范、游、吴三网民)之外,她能做的很少。
“相对于我来说当官的很有优势,因为我既没文化又没有钱和关系,”她说,“幸亏还有那些帮助我的记者和公民。他们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希望他们能继续帮我。”
------
林秀英谈她女儿之死的视频(中文)[墙外]
------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异议者”、“纽约时报”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