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星期四

外交政策:西藏不是香格里拉,达赖喇嘛也非你所想象

原文:Tibet Is No Shangri-La, and the Dalai Lama is not what you think.
译文:外交政策:西藏不是香格里拉,达赖喇嘛也非你所想象


原作者:CHRISTINA LARSON
发表时间:2009年2月15日
译者:@carlos_gong @messiahxu

对于西藏,人们普遍的印象是这里山顶覆雪、美景无边、经幡飞舞、碧空如洗,僧着藏红袍、持转经筒。不过,最重要的或许是这里弥漫的永恒气息。而对于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他作为西藏与西方沟通的首席特使,给人们的印象则是严守戒律、悲天悯人,甚至被认为是这个疯狂俗世里灵感勃发的道德楷模。如果撇开他这个充满争议的问题,那么对于世界来说,西藏意义可以总结成一点:纯净。

早在好莱坞明星理查·基尔(Richard Gere)和史蒂芬.席格(Stephen Seagal)介入西藏自由运动之前(译注一),这样的印象就已经在西方世界里根深蒂固了。这方面最为著名的著作是出版于1933年的英国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这部小说虚构了一场在喜马拉雅深山中的旅行,书里的主人公在喇嘛庙里遇到了一个奇异的民族,他们拥有永久的幸福感和神秘的满足感,他们衰老地十分缓慢,与人世间的大部分疾病绝缘。作者詹姆斯·希尔顿(他的另外一部名作是《再见,奇普斯先生》)描述了一个座落于云雾缭绕的深山中的寺院——“香格里拉”。这个名字从此成为“人间天堂”的同义词。

西方人对西藏从来都不陌生,而达赖喇嘛也一直积极地在全球为西藏进行宣传。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远离西藏的人们会如此关心这片遥远土地上的少数民族。而中国的另一个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遭遇,在乌鲁木齐街头发生暴乱之前却极少有人关注。在我居住的华盛顿,不少人在家里的阳台和后院的门廊上挂着藏传佛教的经幡。本周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可望冒着中国当局的抗议声在椭圆形办公室会晤达赖喇嘛。

除了作为西藏的精神领袖以外,达赖喇嘛还撰写了多部宗教与励志书籍并被译成多种语言出版,如《幸福的艺术》(The Art of Happiness)和《相对世界的美丽》(The Universe in a Single Atom)。他还对欧洲各国政府和洛杉矶的娱乐界大亨进行了多次非正式访问。他同时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并两次入选《时代周刊》“100名最具影响力人物”。在历代达赖喇嘛中,他是第一位访问西方的人,并与西方世界有着良好的媒体和公共关系。他的名声与威望,也给一些为其颁奖的城市带来了知名度,如波兰城市弗罗茨瓦夫(Wroclaw)在2008年为其颁发了荣誉市民称号,去年九月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也为其颁发了一个类似的荣誉称号。

但是西方人对达赖喇嘛真正的了解有多少呢?他的那些左倾的西方崇拜者们对他宣扬的慈悲为怀和环境保护津津乐道,却对他更为保守的观点知之甚少,甚至选择性无视。达赖喇嘛大体上反对堕胎(只有很少的情况例外),而他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也模糊不清;在他出版于1996年的著作《Beyond Dogma》中明确表示了限制性行为的主张:“只有使用性器官进行的性行为才是适当的。”(译注二)最近几年,达赖喇嘛在这方面的观点多少有点软化,他在旧金山的演讲中表示,尽管传统上佛教教义反对同性恋,但是这样的限制只适用于佛教徒。(他还曾经写道:“同性恋,不管是男同还是女同,本身没有什么不合适。真正不合适的,是他们在性交中使用了不适合进行性行为的器官。”)

而西藏本身,也不是香格里拉。

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市改名为香格里拉市之前,根本不存在一个叫做“香格里拉”的地方。事实上,这座改名为香格里拉的现代城市也并不那么梦幻。它位于高原地带,这与《消失的地平线》中所描述的类似。它拥有13万人口和“新”“旧”两个城区。“新城”的历史却更为长久,它与很多中国中型城市一样在近几十年来飞速发展,匆匆地建起了了大量的钢筋混凝土公寓楼和玻璃门店面。而“旧城”则完全在过去十年中仓促建设起来,铺设着“古朴”的鹅卵石街道,店面也大多是木屋。去年秋天我曾去当地旅行,居住在一间农舍,使用燃烧木柴的火炉,门前的台阶上还躺着一条大狗。这里的一切都是仿造出来的,为的是迎合我们这些游客的需求。

“香格里拉市”甚至不在西藏地区,它位于云南北部(事实上藏人的居住范围一直延伸到中国的五个省境内。这个范围被称为“大藏区”。)汉族人对藏族风土人情的兴趣正变得越来越大,因此很多来自东部富裕地区的汉族游客也来到这里。他们乘坐大巴涌入,享用着“新城”里的豪华酒店,大餐厅和卡拉OK。中国游客们大多不在香格里拉久留,而只跟着导游匆匆地走马观花。西方游客则多住在“旧城”的小屋里,他们的背包和箱子里塞满了手工制作的民族服装,玉石珠宝,转经筒以及其它的小玩艺儿。和中国游客比起来,他们对藏民更感兴趣。

藏民们发现,他们可以利用外界的好奇心来赚钱,事实上他们比我们想像中的要更加世俗。在香格里拉,那些最有经济头脑的藏民们所经营的店铺,可以同时迎合西方游客和中国游客的期望。我曾游览位于城外的松赞林寺,在那里我很惊讶地看到了巨大的建筑工地和高耸的起重机。新的建筑正在快速诞生以迎合汹涌的观光潮。

尽管我所见到的个例可能与真实情况有偏差,但是我在那里遇到的年轻藏民大多比西方传说里所描述的要更为现实。我曾经在“旧城”中心见到一个名叫 Tashi 的21岁藏民,当时他正坐在一家旅行社门口的台阶上抽烟。他说:“我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但是这样看起来很性感。” 他穿着黑色阿迪达斯外套和紧身牛仔裤,还把头发弄得又短又直。他告诉我说他看过很多美国电影,非常了解全球性感潮流。他还提到自己对迈克尔·杰克逊的死悲痛欲绝,甚至当场夹着香烟展示了一段“太空步”。晚上他会和朋友们一起在“新城”的酒吧里下棋,喝咖啡和饮酒。

单从外表上来看,新一代的藏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藏族人。尽管我做出这样的判断也许过于草率和武断,因为在和 Tashi 交谈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他的想法和同龄的汉族青年还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他对汉族人普遍认同的邓小平“致富光荣论”没多大兴趣;另外,他还告诉我,他家在作出重大决定时也还是会寻求喇嘛的指导(喇嘛在藏传佛教中起着类似牧师的作用)。他们家最近一次求助于喇嘛是要决定他的妹妹是否应该嫁给一对追求她的兄弟。(藏族在特定情况下允许一妻多夫,例如一位女子可以嫁给一对亲兄弟。)

中国有很多种佛教流派,一些流派默认了中共当局的统治。而藏传佛教却向来很难与当局合作。因为和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一样,他们所尊奉的宗教领袖与政治统治者之间存在矛盾。从财产权到婚姻习俗上的任何一点小摩擦都可能会引发轩然大波。

Tashi 曾邀请我参加了一场藏族婚礼,婚礼在香格里拉市中心的一家大酒店举行,木桌上摆放着很多烈酒,三升装的大可乐,六扎“大理”啤酒(“大理”是云南北部的一座城市),葵花籽和饺子。宾客们大多20来岁,坐在塑料椅上抽烟谈笑。新娘身着传统藏族服饰,脸上化着妆,头发编成小辫儿。其他人穿着牛仔裤,皮夹克或者套头运动衫。

每个人都自称为“西藏人”,尽管他们出生于大藏区的多个不同省份。新郎来自青海,新娘来自云南。他们取笑那些来自西藏首府拉萨的宾客是“城里的滑头”。在藏族人的传统观念里,拉萨人更有教养和魅力,同时却也更加虚伪;而那些因为家里人当兵而迁到云南的人则一般更加豪爽。但是这种种差异与对藏族的共同认同相比显得微不足道。600万藏人共有的身份认同感令中共当局非常担忧。这种身份认同很有弹性,那些年轻的藏族人与他们的长辈几乎完全不同,但是他们仍然与中国的主流社会有着强烈的分歧。

藏族人告诉我,他们最痛恨三件事:政府对汉族移居入藏者的偏袒,政府无视藏族人真实需求的错误举动(比如修建青藏铁路和对西藏的大开发),以及政府对藏族文化和宗教活动的限制。(为了学习和继承传统的藏族文化,很多有经济实力的藏族家庭会把孩子送到印度学习。因为印度有庞大的流亡藏人群体。一些人说,要在中国境内学习真正的藏族文化几乎是不可能的。)尽管这样,这些藏族青年并没有因为对当局的不满而寻求西藏独立,虽然他们也确实觉得一些现状最终一定要改变。

2008年3月,积累起来的不满最终爆发了。藏族僧侣的一次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和平游行遭到了警方的严厉镇压,随后就发生了暴乱。双方都使用了暴力,也互有伤亡。大多数观察家都认为,长期以来藏民对收入和教育不平等状况的不满,以及政府在宗教问题上对藏族的压制,是这次动荡背后的真实原因。而中国政府则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指责这起暴乱系由“达赖集团”煽动和策划。不幸的是,双方始终没有就西藏地区的未来进行过开放,持续的对话。

西藏地区的政治分歧和领土争端都是非常严肃的议题,也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得到解决。然而,我们眼中的西藏,连同它的代言人达赖喇嘛,却都始终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即使现在是快节奏的,现实主义的21世纪,当我们谈到西藏时却仍然充满着19世纪那浪漫主义的忧郁情怀。总的来说,我们的批判性思维被暧昧的感情所蒙蔽。西藏激起了我们集体的怀旧思潮,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却在谈到那一片土地,那里的人民,那里的现状和那里的命运时陷入莫名其妙的绝对主义误区。我们的现实生活阴郁而灰暗,而我们想像中的西藏却如此的纯净古朴。我们梦中的西藏,善恶的分界如同山泉般清晰。

总之,西藏的现实,多少有几分是朦胧和模糊的。
-------------------------------------------------------
译注:

1. 理查·基尔和史蒂芬.席格都是藏独的强烈支持者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成员(理查·基尔是会长)。其中,理查·基尔甚至因为这一点而被中国政府永久禁止入境。(来源:维基百科“理查·基尔”词条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词条。)

2. 这句话的措辞绕得很厉害。因此我引用维基百科达赖喇嘛词条中的原话来加以注解:“达赖喇嘛丹增嘉措的观点认为,口交、手交、肛交在佛教教义中和对于佛教徒都是不可接受的。但是社会应该对同性恋持宽容态度, 他还曾经谈论过关于同性恋的话题:“如果两个人都对自己的贞洁负责,并且没有人在其中受到伤害,为什么不能接受呢?”但是根据传统,他坚持强调同性恋和计划生育政策是错误的,但是也认为不是每个人都要拘泥于佛教或其他哲学或宗教的教条。”

相关阅读:
译者 Carlos Gong 的个人专辑
译者Messiahxu的个人专辑
译者频道—世界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 队。

1 comments:

匿名 说...

关心西藏和维人固然不错,可西方是否也应多关注数量多达十亿多的汉民,同样也被奴役和剥削,也被盘剥和利用,世代做牛马。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