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9日星期五

远东经济评论:奥巴马世界中的中国

远东经济评论:奥巴马世界中的中国

译文标题:远东经济评论:奥巴马世界中的中国

作者:卜大年 (Dan Blumenthal)   

作者介绍:

Dan Blumenthal是美国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驻所研究员,他曾是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中国科科长、也曾经担任过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审议委员会副主席。

原文发表时间:2009124

译文发表时间:2009219

译者:推特ID:@Freeman7777

 

 

在过去一年总统任期内所发表的演讲和政策声明中,欧巴马总统的行政团队已经暗示了新总统针对国际政治的方针,在他访问中国期间他开始将外交言辞转换成了政策

 

这些政策的基本前提是什么,并且这些前提将如何转化到欧巴马的中国政策去呢?

 

首先,正如欧巴马先生去年在G20的一个欧洲峰会上阐述的那样,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和责任是不搞特殊化的。其次,在7月份中美两国高级官员会晤开始时所做致辞中,总统宣布世界已经迈入了一个超越了大国政治(great power politics)的纪元,大国之间必须选择合作,他们彼此之间的同要大于异。第三,是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中,欧巴马先生提出了他的观点,他认为在一个有着新伙伴关系的纪元里,根植于冷战的国家之间的联盟“将不再有意义。第四,虽然联合国宪章承诺我们每一个人“肯定对于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人的价值,男女平等权利的信念。”但美国过去在应用这些权利上一直都太“有选择性了”。因此美国没有立场去主动推动以及捍卫这些权利。第五,随着欧巴马总统任期的到来我们处于了“一个接触的新纪元”。在布什总统任内,美国变成了一个无赖国家,世界上的国家既担心我们的政策又担心与我们之间的友谊。欧巴马总统将重新使我们的国家变成负责任的大国,致力于推动相互尊重和共同利益。

 

对中国尤其尊重,欧巴马政府将遵循一种“战略信任的重建”("strategic reassurance")的方式。正如副国务卿史坦柏格(James Steinberg)所阐述的那样,驱动对华政策的基本理念是“没有一个国家将可以独自面对世界的挑战”,以及“全部的国家都关心共同的全球性威胁”。

 

政府已经把战略信任的重建解释为是一种基本的议价方式。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将不遏制中国;反而,我们将欢迎中国作为一个繁荣的大国崛起。但是,反过来,中国必须向其他国家做信任的重建,这种新地位不会以其他国家或其它国家的安全为代价。为了让这种政策能够实施,每一方都必须努力消除彼此的关切并想办法去一起实现共同的目标。

 

在欧巴马看来,战略信任的重建一直运作的相当良好。中国和美国通过执行两个他们各自国家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开始一起解决全球金融危机。我们一起致力于面对全球气候变迁协议。我们在北韩问题上拥有共同的方针,包括联合国安理会1784号决议的执行情况,这个决议旨在进一步惩罚平壤方面的最后一轮核武器和导弹试验。

 

华盛顿当局和北京当局将致力于应对伊朗的核武器计划,我们在朝鲜和阿富汗的稳定方面以及确保危险的极端主义分子被击败方面拥有着共同利益。

 

然而,行政当局对于中国也有着其关注事项。这些关注事项包括了对于中国的战略核武器现代化及其不断增长的太空以及网路空间的能力。行政当局也会愿意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多的透明性直到它确保台海两岸的和平。并且它希望北京当局在其广泛认定在其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s)及其周围水域的权利上表现得更为温和。

 

反过来,中国在未来的欧巴马访问行程中明确了自己的优先考量。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中国官员访美一直都提到了要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s")。绝大多数这类利益都可以被总结为一句话:即“请不要干涉被我界定为国内事务的事情”。美国不应该干涉被中方作为内部事务的西藏问题,尤其是,美国应该放弃与达赖喇嘛的任何关系,达赖被中国认为是个类似于罪犯的人物。

 

尽管强硬的在台湾海峡做了军事集结,华盛顿当局也不应该通过出售武器给台湾而干涉其“属于内部事务”的台湾问题,也不应该阻碍中国政府在新疆处理“恐怖主义”问题。更有甚者,华盛顿当局必须避免提供援助给“维吾尔”分离主义者,“人权活动者”热比亚(Rebiya Kadeer)。最后,北京当局相信美国必须待在中国专属海洋经济区之外,这些被中国划定的区域,包括了日本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也声称为其所有的领土以及资源。

 

对于中方来说,其他中国政府关注的事项是如此持久性的以及明显的,以至于他们不需要做更进一步的阐明。一如往常,中国所支持的立场是其人权作为不容华盛顿当局说三道四。华盛顿当局必须停止经由其强大的区域性联盟体系以及与印度的新伙伴关系自冷战结束以来就一直在实施的准遏制政策(quasi-containment policy)

 

因此,从各自的角度来看,这种关系迄今的进展状况如何?双方应该如何做信任的重建呢?

 

从任何客观的衡量标准来看,被欧巴马官方认为是共同安全关注的议题上,中国都不符合标准。欧巴马行政当局企图争取更多中国对于“阿富汗—巴基斯坦”(AfPak)问题的帮助已经被中方小心地拒绝掉了。中国已经加速了其与伊朗的贸易以及能源关系,削弱了“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法国、英国、、俄罗斯外加德国”(P5 plus 1)致力于制裁伊朗所造成的威胁。在北韩问题上,当中国在1784号决议签字时,北京当局接着就迅速着手建立与朝鲜政权更为庞大的经济和政治联系。在十月份,温家宝总理成为了数十年中到访北韩的领导人中职务最高的一位。其访问的目标以及结果对于其他参加核武谈判的国家来讲仍旧是个谜团。

 

然而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中美关系运行的相当不错的。欧巴马行政当局乐于给中国政府帮忙并且尊重其“核心利益”。欧巴马当他在华盛顿的时候通过拒绝接见达赖喇嘛设定了一个新的先例。行政当局的官员们对于今年残酷镇压维吾尔族的事情也未置一词。迄今为止,行政当局还没有与热比娅会晤过。当这份杂志出版的时候,行政当局还不曾卖出一套武器系统给台湾。

 

在这样的记录下,北京当局对欧巴马访华有着更高的期待。新总统整体上的外交政策方针肯定在中共政治局内很受欢迎。欧巴马先生已经宣称了强权竞争纪元的终结。在其联大发言中,欧巴马认为“冷战”联盟(诸如我们与日本、韩国的联盟关系)是一项“过去的遗产”。行政当局似乎视过去与维族和藏族领袖会面来推动他们各自的文化自治这类举动为中美关系的非常大的一个障碍。

 

在他访华的行程中,欧巴马总统没有使得东道主中方失望。在他出国访问行程中,他在日本和韩国做了义务性的停留。但在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取得多少收获。可以肯定的是,当处在日本政治重新洗牌的新纪元时,与日本新任首相鸠山由纪夫(Yukio Hatoyama)政府打交道确实是件困难的事。但是在欧巴马离开日本那天,鸠山回绝了总统解决冲绳基地议题的提议。日本这种非难所表现出的直率与快速原本可以通过更好的外交准备避免掉的。在南韩,欧巴马先生无力在国内批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之一已经成为了一件尴尬的事件。而南韩总统李明博(Lee Myung-bak)却又立即拒绝他会第三次重新谈判协定的提议。中国肯定对总统在美国东北亚重要联盟的访问中空手而归的结果相当的满意。

 

中国政府本身是一个镇压所有政治异议的政权,欧巴马先生能奋力去针对这种政权说的最多的居然只是去要求实行“不审查”("noncensorship" )。总统的和中国政治异议人士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的做法屈服于了中共的政策。在他与胡锦涛主席一起发布的联合申明读起来好像是一系列对于中方的让步。

 

在联合声明中欧巴马先生所做最糟糕的是他同意降低印度为低下实力地位的国家(junior power status)。中国一直不懈地制约着印度的大国雄心,特别是其在亚洲日益增加的影响力。欧巴马再一次为中国帮了忙。不止一次欧巴马在他的亚洲之行中提到了印度在东亚日益吃重的角色。然而在欧巴马和胡锦涛的联合申明中,两国元首却一致同意“支持印巴关系的改善和增长”。中国和美国,联合申明上说,“准备去增强南亚议题上的沟通、对话以及合作并努力一起去推动区域内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虽然这听起来像是无害的外交样板,但这些话对于中国来讲是一次实质性的外交胜利。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支持印度的主要竞争对手巴基斯坦把新德里当局牵制在南亚。布什行政当局通过协商出一个广泛的美印战略框架来帮助印度,这是一种“去归化”("de-hyphenated")美国的印巴政策的做法。印度凭借其国力会被视为一个大国,在南亚,中东和东亚有着其利益。事实上,印度对于布什行政当局的亚洲政策是至关重要的,那种政策承认美国有需要与印度建立强大关系去制约日益增长的中国的国力。

 

中国努力想把印度拉进印-巴恶斗泥潭去的做法一点也不稀奇。一份阐述了中美共管(Sino-American condominium)致力于南亚和平的申明对于中国政府来讲是件相当悦耳的事情。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欧巴马行政当局会同意这种做法。

 

欧巴马政府正在淡化中国的非民主的方式,因为他相信,美国政府既没有实力也没有道德上的立场去谈论一个政权该如何去对待他的人民。与日韩的联盟以及与台湾的关系是“冷战遗物”("Cold War relics"),肯定不比与上升的中国的关系那般需要总统的关注。总统认为,我们处在一个大国权力平衡(balances of power)已成过去的新纪元。如果大国竞争是昨日黄花,那么建立与印度的关系来制衡中国就是不必要的。按欧巴马先生的想法,我们是这样一个国家,过去的罪行是巨大的而未来的主导地位则是存有疑问的。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去与一个上升的中国建立新型战略伙伴关系,即使这种伙伴关系的代价是牺牲被过去的行政当局界定为利益以及价值我们无法去协商的那些事情。

 

但是欧巴马的世界并非真实的世界,共产党是最为关注强权政治(power politics)的现实主义者,他们建设自己的军队,迅速地扩展自己的区域影响力,他们关心在西藏,台湾,新疆问题上的外来势力干涉,不禁让人想起19世纪帝国主义强权国家担心蠢蠢欲动的本国各族人口的往事。总而言之,只要说中共不同意奥巴马的国际政治愿景就够了。他们玩的是一种已经发明许多个世纪的强权政治的老把戏。

 

美国的盟国知道他们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他们不希望美国向中国屈服,他们想要一个稳固的美国针对此区域的政策来制衡中国日益增加的支配性地位。他们希望美国能在经济层面被整合进该区域并且从一个强势的立场去与中国进行接触,奥巴马政府策略的讽刺就在于这样的政策试图避免与中国产生冲突,而它实际上却更有可能与中国展开密接竞争。

 

对于中美要在持久性的共同利益和互相尊重基础上建立关系来讲的话,那些想要使中国自由化的中国人(那些欧巴马并没有提到的个体)必须当他们赢得掌控自己国家未来方向时才会看到这种局面的到来。这就是总统轻视人权推动和自由化的方式最终会弄巧成拙的原因所在。

 

当中国人制定他们未来的时候,欧巴马政府必须抛弃那种认为我们处于一个超越了强权政治的新纪元这种危险的自负看法。即便是不那么令人愉快,也必须去努力维持亚洲的权力平衡局面,这种局面有利于维持区域内政治自由主义以及经济自由主义的增长。

 


相关阅读:

者的“译者频道—外交关系”专题

译者“@Freeman7777”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 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深度分析”、“译者频道—看中国索引。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 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