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经济学人:中国的金融体系—红色迷雾

原文:The Economist: China's financial system - Red mist

译文:经济学人:中国的金融体系—红色迷雾 

原作者: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0年2月4日
译者:黄毅

    几乎没人能了解: 在这个世界第二大金融体系中,谁说了算?


    从十几年前的划整误差起,中国目前的金融影响力仅次于美国。通过市场经济,世界上前四大银行,中国拥有三家,世界上最大的两家保险公司,世界上第二大的股票市场及一长串的投资基金公司。然而,谁在中国作出这些决定呢?几乎没人知道。政府及共产党与中国的金融机构交叉在一起。要说出谁真正掌管这些金融机构几乎是不可能的。


    至试图去那样做将给你面临一些很敏感的区域。公布中国政府是如何运行的将冒着违反保密法或者失去商业机会的风险。很多中国观察家只会跟你面对面地谈论这个问题,而非用邮件或者电话,而在西方国家,用邮件及电话谈论银行家及他们的监管者是一种交流的常态。


    中国公司所需的信贷,几乎全部来源于中国的商业银行。银行行长们权势极大而且他们的职业都被精心规划好了。但是他们没有西方银行家同僚们所具有的自由,甚至不如西方国家银行如:汇丰银行及苏格兰银行家们。或许,唯一能跟中国银行等同的西方金融机构是:美国的两大房贷机构--房利美及房地美----庞大的金融机构,而且带有政治权力来扩张信贷,而且可以免受由于坏账所带来的不利后果。


    在中国,巨额授信决定不是由一家银行或者一个银行家推动的。信贷注入及撤出都是由中央命令决定的。那个过程对于国家审计部门非常有吸引力,但对于单个金融机构来说,效率太差。在最近几周,例如,随着信贷紧缩的来临,一些工业企业一直在催促银行给予他们信贷扩大的需求或者冻结不确定的到期日。即使那些拿到了巨额信贷的公司也遭受困境,因为他们承受着利息成本,而这笔资金可能要很久才需要。


    “中国的银行是纯粹的公用机构,”一个银行家如是说。“国务院(国家的行政部门)让银行放贷,他们就放贷。”监控力度与放贷数目成正比。5亿美元的贷款,直接由国务院监控。


    银行系统五分之四的资产被十七家机构控制。在很多方面,国家开发银行是外人最容易看懂的银行。它是由政府官员,陈元(陈云之子,陈云是创建新中国的八大元勋之一)经营,用来扶持政府支持的项目。大部分大的银行都不是直接由政府管理,但监管者参加董事会而且高管里面经常包括一名“纪委”(代表共产党)头衔的人。


    执行高管通常由政府任命在不同金融机构轮调。2006年,汇丰银行都感到震惊:张建国,交通银行(汇丰持股20%)的主席,竟然成为竞争对手,中国建设银行的主席。中国建设银行是中国第二大的金融机构。这一过程竟然没有经过任何咨询甚至没有任何调动的通知。中国建设银行的主席,郭树清,谣传正在竞选一个政府高官的职位。今年伊始,这种调动进入异常频繁的状态。


    一些中国观察家认为:那些呆在原位的银行家有更多的机会将他们的金融机构打造成世界级的银行。这些人包括:中国工商银行(目前世界资产最大的银行)的行长,姜建清和马蔚华,中国招商银行的主席。招商银行被称为大陆最具活力的金融机构(尽管这周,惠誉下降了其评级)。中国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都被许可从事境外银行并购。竞拍过程,然而,被严格监控。工商银行在2008年突然退出与招商银行竞购永隆银行。疑因?政府不愿意自己跟自己竞拍。


    金融体系内的其他部门也不透明。那中国投资集团来说吧,中国的主权基金,成立于2007年。对于那些缺钱的基金经理和公司而言,高西庆是个大红人。但是,高具有多大的自主权仍然不得而知。中投公司的执行董事,楼继伟,于1月20日在香港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说:两件事情可以改善中投的境况----来自外国政府地更多投资许可当然,还有来自中国政府授予的更大的自主权。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没认为是公司最大的资产。中金国际的种子基金,还要归源于1995年,摩根斯坦利提供。但自此以后,摩根被挤压出决策层。中金公司目前由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管理。朱镕基是国家前总理。中金国际的另两位同僚:吴尚志和方风雷,分别管理着中国重要的私募资金公司----鼎晖投资和厚朴基金。


    在这种体系中,重大决策都是由一少部分人作出的。从技术层面来说,银行都由刘明康--中国银监会主席,统管。利息及外汇决策都由周小川负责,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前国家外汇管理局主任。现在国家外汇管理局主任由易纲担任。但是他们官方的头衔或多或少地估计了他们的权力。刘和周都有可能参加国外的一些个人性质的决策。不太可能说贷款利息或者信贷政策在没有他们参加的情况下突然改变。他们两人提供智力基础,通过论文或者演说,为政府作决策。


    即使如此,在目前权力更迭的时期,很多人坚信:重要决策都由王岐山,负责主管金融的副总理作出。王岐山此前担任过北京市市长及中国建设银行的行长。不像刘和周,王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对于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银行家而言,王都是重要的人物,直接监管中国银行业,又是政治局常委之一。他还就职于三家大的监管机构-保监会,银监会和证监会。


    当政府要出台一项新的政策---加深与非洲国家的金融联系,比如,或者开设一个期货市场------王岐山都会召集外国的银行家来进行咨询。外国银行家不敢说不。在金融危机的深层次方面,当摩根斯坦利通过中金向美国财长----保尔森,寻求资金的时候,保尔森会向王岐山寻求帮助(而且得到一个温暖的接待)。


    技术层面来说,只有温家宝,国家总理,在经济事务上位于王岐山之上。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政府认为特别敏感的经济问题时,例如汇率变动,刺激经济计划,或者巨额金融交易,政治局常委----中国九大政治领导,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会坐在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从某个方面来说,中国经济的复杂性会让中国的高层领导不再担任信贷机构的负责人,但那个时候还远未到来!

本文首发译言网 译文原文链接为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30422/76896


收录说明:本文已收入“译言文库”,同时进入“经济学人”、“译者频道—看中国”、“中国大陆”、“译者专题—中国经济”索引当中。

3 comments:

夏吾冬 说...

那个过程对于国家审计部门非常有吸引力,但对于单个金融机构来说,效率太差。

这句话中的“国家审计部门”很奇怪。

匿名 说...

我转贴了这篇文章在多维,我的朋友指出:
一点更正,王岐山副总理(分管金融财经)不是政治局常委,只是政治局委员,他是李先念的女婿。常委九名,依次序排座位是: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

夏吾冬 说...

那个过程对于国家审计部门非常有吸引力,但对于单个金融机构来说,效率太差。

这句话中的“国家审计部门”很奇怪。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