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1日星期日

法国《回声报》 如果民主在中国萌发

核心提示:现在管制社会越来越难。相反,中国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倾听民意,并且会根据民意的诉求来调整政策。中国有可能发明一种审议式民主,这显然和西方的代表制民主是不一样的。

原文:Et si la démocratie perçait en Chine...
发表:2012年3月6日
作者:Jean-Marc VITTORI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中国人上周末投票选举了。在把上一届腐败的领导班子赶下台之后,他们推选出一位退休的商人作为新的领导。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得到了投票选举的机会。因为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一个只有1.2万人、距北京1500公里的一个小村庄——乌坎村。不过,这个故事表明,独裁已不能再在中国为所欲为。当然,我们必须清楚一点:这一切离民主还很远。中国虽然是一个人民共和国,但人民却不能选举自己的领导人。共产党的领导已被写入了宪法。司法也得听从党的命令。没有言论自由。一些人会神秘失踪。然而,一些新生的芽苗在共产党这块混凝土的压制下正破土而出。这将是一个重大的事件。

坦率而言,中国出现向民主靠拢的迹象丝毫不会令经济学家们感到诧异:事实上,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争论经济发展与政治自由的关系。例如,熊彼特就曾说过,"现代民主是资本主义进程的产物。"然而,这两者之间并不存在着机械的、必然的联系。当一个社会变得极为复杂的时候,个人所做的不仅仅是模仿,而且他还必须能够创新。在这种情况下,一切要靠上层领导来决策就变得十分困难了。

法国两位年轻的学者Fabrice Murtin和Romain Wacziarg在2011年出版的《民主的转型》(见文末译注)一书中,证实了熊彼特的这一推断:在对70个国家过去一个世纪的历史进行分析总结后,他们认同了民主与教育和发展之间的关系。发展(人均收入、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与民主之间的确存在着因果关系,但反过来这种关系却不成立。然而,中国的教育的确取得了发展,而且人们也更有钱了——30年间,人均收入增加了13倍。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民主、发展与法治中心民主项目协调员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强调,中国的收入到明年很可能会超过1987-1988年时的韩国——而这正是韩国开始民主转型的时间。另一位研究员亨利·罗恩认为,中国到2025年将相当于马来西亚今天的水平或者阿根廷2007年的水平。

当然,富裕了并不一定导致自由。不过,经济增长预期的放缓将迫使中共开启民主游戏。世界银行在上周发表的《2030年的中国》的报告中十分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在连续30年保持10%的增幅之后,中国的经济年增长率从2015年开始将降至5%到6%。然而,正如拉里·戴蒙德所说,"如果经济不能保持高速增长,生活不能持续提高,共产党就无法继续领导下去。这方面的失败不仅可能使共产党丧失部分权力,而且可能引起突发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危机"。类似的情况人们在过去的东欧以及今天的阿拉伯国家已经看到过了。世界银行呼吁中国给个人更多的权力,这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

现在管制社会越来越难。中国的5万名网络警察很难管得住人数高达5亿的网民:他们已经开始用暗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比如用"被和谐"来代表"被镇压"。相反,中国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倾听民意,并且会根据民意的诉求来调整政策。比如,在乌坎征地问题(它导致了上一届村委会的下台)上的软化处理、在温州动车事故后突然叫停高铁计划以及使农村人口更容易在城市生活下来的"户籍制度"改革等。中国有可能发明一种审议式民主,这显然和西方的代表制民主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的民主已经老化。这种民主最害怕的是全民公决这种全体民众表达意愿的形式,而且它也难于决策。也许有一天,我们需要向中国学习民主的经验教训。

译注:《民主的转型》这篇论文的英文版,如果你有一个中国为主域名的邮件地址,则可以享受剑桥的"国家经济研究所"的免费下载,地址在这里

相关阅读:

拉里·戴蒙德:改变人心的民主精神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