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1日星期日

每日原文荐译 2012/03/09-11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 (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推特(@yigroup@xiaomi2020)和G+ 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彭博社:薄熙来指出财富差距已跨过警戒点 ——薄熙来在全国人大会议发言中提出财富差距已跨过警戒点,如政府没有有效措施实际上将走向资本主义,他透视否认了关于其子薄瓜瓜开法拉利跑车的传言,并指出薄瓜瓜在哈佛和牛津均有奖学金支持学业。关于薄熙来的新闻,也可以看华尔街日报的这篇:中国的红色之星否认其子开红色法拉利

彭博社:薄熙来称他并未立军事件受调查——薄熙来在全国人大会议答记者问时表示,他目前并没有在因王立军事件受调查,并同时指出调查与重庆大黑有关。消息人士称薄熙来入选常委的机会已经不再。同样,纽约时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野心勃勃党委书记承认监督副手失职。另,还有大量外媒报道周五薄熙来答记者问,不一一列举:abc新闻的标题是《薄从丑闻疑云中现身》;BBC的标题是《薄熙来谈副手王立军》;NTDTV的标题是:《薄否认儿子有法拉利》;《卫报》的标题是《薄否认辞职》

中国法律博客:中国死刑犯有94%的志愿捐赠器官率?——作者对中国官方公布的关于死刑犯提供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一说表达质疑,认为官方数据存在矛盾。要么死刑犯其实并非自愿捐献器官,要么中国每年执行远多于公布数据的死刑数。

美联社:中国严控秘密 ——中国政府表示,至少在纸面上看来,严格限制警察进行秘密拘留。今日正式公布的有关刑事犯罪法律的修改显示,政府要严格管制警察的秘密拘留权,这一权利在之前对艾未未的行动中广受争议。

单位:中国政治代表穿2000美金套装——文章关注到近期中国微博上对于人大代表服装的热议,其本身没有太多信息,但这个问题提的很有意思。或许无论已经持什么样的观点,每个人都该重新想想。

《外交学者》曾经在新疆访问过一年的剑桥大学博士候选人Ross Anthony撰文说,不要总是把新疆暴力事件和极端穆斯林联系起来,起因往往只是小事。解决之道是让当地的维族人更容易找工作。 在新疆穆斯林暴力事件的背后

《华盛顿邮报》:报告显示,中国正在测试其网络攻击能力——美中经济和安全评审委员会于7日发布报告称中国正开始测试其网络攻击能力,为未来可能发生在网络空间内的战争做准备。中国人民解放军届时将以运输和物流网络为攻击目标,从而瓦解美方的战斗能力。报告全文

博客:程致宇的两会观察博文:王立军事件一发生,就有好多中国学者说薄熙来“完了”,这让博主觉得有趣;他推荐胡舒立的一篇文章,谈国进民退的错误;第三段,在中国的老外们说现在政府的“敏感期”越来越多,女生想占领男厕也有碍大局

【经济金融】
商业内幕:中国将在币国化上迈出一大步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人民币距其既定自由兑换目标不远。两个重要信息点:1.许多国家开始在其多元化外币政策中加入人民币以期其未来升值;2.中国表达了其将人民币加入IMF SDR货币范围的兴趣。

纽约时报:中国通货膨胀增长放缓——中国政府于周五发布数据称通货膨胀率明显下降,这或许给了中国政府继续放松货币政策的余地:增加贷款以及降低利率,从而维持经济增长。

华尔街时报:二月国通货膨胀锐减 ——文章归纳了二月中国通货膨胀锐减的主要原因,包括:农历新年因素,CPIPPI影响因素等。

华尔街日报:苹果供应商鸿海新问题继承权——鸿海集团老板郭台铭最近再一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并非因为工人待遇,而是在于其年龄。分析人士认为郭台铭本人对于鸿海集团的意义巨大,他的退休无疑会对公司股票带来重大影响。

【政经评论】
纽约客“中国来信”:中国真相——在中国存在着两种真相,官方的和非官方的。这一周,官方的故事是全国两会召开,而在非官方的场合,人们在社交媒体中解剖、调侃着这一事件。作者最后讨论了微博实名对社会监督所带来的一些影响。

听说中国博客:收入不均在减缓中国经济?——作者针对纽约时报上关于一篇关于贫富差距拉大减缓中国经济发展的文章作出评论。作者虽然基本认同纽约时报的观点——即贫富差距一方面拖累生产力,另一方面导致危险的民粹主义抬头, 但同时也认为其观点过于简化了贫富差距和经济发展的关系,经济发展是更复杂的综合因素决定。

【互联网观察】

卡耐基梅隆计算机科学学院:卡耐基梅隆中国社交媒体进行审查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分析——该研究追踪了5700万条新浪微博的留存,是对不同于网络屏蔽的,以“删除”为核心任务的信息审查方式的第一次大规模研究。研究显示经常被中国政府审查并删除的包括一些如法轮功的敏感词汇,或由即时发生的事件决定;审查的强度在不同的地区有所不同。

【新书跟踪】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研究员 Charles A. Kupchan 出了一本新书,认为美国曾经以为自由民主将一统世界是幻想,现在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多元,中国和伊斯兰都没有在全球化中变得更“美国”,中国的中产阶级没有步西方的后尘,成为挑战力量;伊斯兰也没有自然而然地政教分离,这是一个”无人主导的世界“。和前几年扎卡里亚的一本书《后美国的世界》有些类似。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