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9日星期一

《泰晤士报》 中国黑客与西方“全面开战”

核心提示:中国不是历史上首次有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为避开国内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而推行挑衅性外交政策。经济迅猛增长,国内局势不稳,年轻人饱含民族主义激情,对外进行扩张,这些因素相交织的局面是我们以前就见过的。就我来说,我想起了德国100年前首次谋求世界权力的行动,它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问题。我们能否以一种不那么猛烈的方式控制这个过渡?问题的答案不仅会影响世界的繁荣,而且会影响世界的未来和平。

原文:Hackers in 'all-out war' with the West
发表:2012年3月1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无网络版

当西方人考虑中国的上升势头,他们试图安慰自己,中国也许善于集成,但是没有创新的能力。未来,就像iPhone一样,在加利福利亚设计,仅仅在中国组装。再想想,2009年,中国的新专利申请数超过了德国。他们已经在2004年超过英国,2005年超过俄国,2006年超过了法国。

过去十年来,中国的研发开支增加了六倍,科学家人数增加了一倍多,如今它的科学论文年产量和超级计算能力仅次于美国。

中国的电子工程师变得十分成熟老练,美国军方对美国硬件里安装的中国芯片深感忧虑,谁也不能肯定里面没有潜伏病毒。

北京的中关村是中国对硅谷的回答。20世纪80年代,它只是个卖电子产品的小小街道。今天,它拥有几家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研发实验室,包括联想。

25年前,联想成立时只有50名雇员。今天,它收购了显赫一时的IBM个人电脑业务,成为全球第二大PC制造商。

中国的蒸蒸日上可能令人生畏,但不妨想想另一种情况。假设中国经济衰退,那将意味着没有中国人投资于我们举步维艰的经济,不再有中国人花钱购买西方名牌货——也没有人再投资于西方急剧上升的国债。更糟糕的是,经济增长减速也许会激发中国内部远比工资和工作条件问题更具威胁性的力量。

我们自我安慰的一种说法是,随着中国人走向富裕,他们会逐渐接纳我们的价值观。但我对此毫无把握。我没察觉到西式民主深得人心。我察觉到的是中国民族主义日益高涨。

凌晨5点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你会发现那里已经人头攒动。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要来,他们会说:"看到红旗冉冉升起时,我的心情难以形容……是一种民族自豪感。"

乍一看,这种爱国情感稀松平常。但它有暗淡的一面,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它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猛烈抨击西方媒体报道中国的方式。

去年我与反CNN的创始人见过面,这家网络组织专门质疑CNN这家西方电视台的报道。它绝非官方实体,它是青年人爱国情感的真实表达。在这些年轻人看来,中国政府面对西方的批评表现得太软弱。这一代新生力量的某些成员已经自认为以21世纪特有的战斗形式与西方开战了。

你也许以为中美对抗的战略前线位于南中国海,北京称之为"国家核心利益"。不错,中国大笔投资,升级其海军战备。中国在巴基斯坦瓜达尔修建深水码头,这儿靠近战略要冲霍尔木兹海峡。还有缅甸和斯里兰卡。去年,中国第一艘航母下水。但是事实上,作战前线在北京的网吧。在一家网吧,我见到了"红客"刘庆。"红客"是一帮电脑黑客,他们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捍卫中国的利益,抵御来自西方的攻击。攻击是他们偏爱的防御方式。

据军情五处称,中国黑客已经把矛头指向英国防务、通信、能源和制造业公司、政府部门乃至议会的网站。我问刘庆是否认为中美两国间有网络战,他回答:"我认为已经全面开战。"

正是像他这样的一批人,美国不得不新成立了一个网络司令部,英国政府现在有了一项国家网络安全计划。就常规军事力量而言,中国仍远远落后于西方。在网络战领域,差距小得几乎不存在。

中国会是我们的经济救星还是我们的地缘政治劲敌?假装答案无关紧要是没有用的。假如地球上五分之一的人黑你而不雇你,那绝对非同小可。事实会如何呢?我认为历史可资借鉴。

中国必定会增长,且必定会减缓增长。它的内部问题很严重,但没有严重到海外扩张、出口、投资、对外移民和技术革新相结合仍无法解决的程度。真正令人担忧的是,为了做到这一点,中国领导人也许会设法利用公众的爱国热情。

这幅景象十分可怕。中国经济摇摇欲坠,骚乱频频发生,动荡局面再现。为安抚民众的愤怒情绪,政府迎合这一重新抬头的民族主义。它把自己的难题归咎于西方,对我们越来越带有挑衅性。

牵强附会?未必。那不会是历史上首次有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为避开国内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而推行挑衅性外交政策。经济迅猛增长,国内局势不稳,年轻人饱含民族主义激情,对外进行扩张,这些因素相交织的局面是我们以前就见过的。就我来说,我想起了德国100年前首次谋求世界权力的行动,它最终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中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问题。它的崛起会重复德国100年前的灾难性轨迹吗?我们能否以一种不那么猛烈的方式控制这个过渡?问题的答案不仅会影响世界的繁荣,而且会影响世界的未来和平。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2 comments:

Henry Lee 说...

民族主义是个问题啊,当自卑和自傲无法协调的时候

Antoniogogogo 说...

一战前的德国。。。我一直觉得应该是二战前的德国。。。。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