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

詹姆斯敦基金会 达赖喇嘛再次卡在中蒙关系之中

核心提示:今后要如何使用"达赖喇嘛牌",这个问题注定会使中蒙关系动荡。在仔细考量允许达赖喇嘛访问所带来的风险时,蒙古准确地猜到,中国会认为这些原材料的输送中断对中国的破坏力甚于对蒙古的破坏力,因此,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

发表:2012年3月2日
作者:Alicia Campi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2011年11月中旬,第14世达赖喇嘛对蒙古为期四天出任意料的访问使得中国对这位藏传佛教精神领袖如何利用其北方邻国和重要矿产贸易伙伴以及为其所利用逐渐平息的担忧重新燃起。在中国看来,达赖喇嘛的蒙古之行——在弘法这一纯粹私人事务的伪装之下——实际上与东北亚矿产资源政治以及对西藏事务的干涉密不可分,因此是刻意在中国边境一带增强反华情绪的行为。在已经八次访问蒙古(最近一次是在2006年)的达赖喇嘛看来,这个国家逐渐被视为如何解决其继承人这个棘手问题以及如何使这个问题摆脱中国政府的控制的答案。一年来,蒙古境内始终有传言说,新的转世灵童可能会在蒙古戈壁省藏族血统的蒙古人当中发现。据报道,达赖喇嘛希望在他还在世时就挑选继承人——这是不可能的——而这个男孩是从来自尼泊尔、印度、蒙古和俄罗斯卡尔梅克的300多名孩子中选出的。尽管报道没有提及这个蒙古男孩的名字和所在地,但进行报道的报纸准确预测了达赖喇嘛11月的访问。

这个宗教问题已经成为乌兰巴托为制衡中国的经济垄断而开展的外交博弈的一个重要方面。中国的经济垄断已经成为蒙古国内政治当中一个容易引起争论的负面话题。与此同时,蒙古政治领导人似乎愿意在中国公众对他们支持达赖喇嘛的不快不会在总体上损害两国经济关系方面赌上一把。随着蒙古为其2012年6月的议会选举作准备,蒙古人民党和民主党这两个主要政党的领导人都抓住宗教自由这个问题和历史上与达赖喇嘛的团结来对中国不断强化的贸易主导地位投以挑衅性的蒙古民族主义情绪。

2011年,在为达赖喇嘛11月访问蒙古作准备的阶段,几步涉及达赖喇嘛和蒙古的棋被悄然布下。首先,从3月开始,蒙古大众传媒有好几个月都在猜测达赖喇嘛将访问这个国家,讨论他在隐退后永久性搬到蒙古的事宜。蒙古政府从未正式否认这些猜测。其次,在2011年7月6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韦里孙中心庆祝生日以及7月9日在美国国会大厦西草坪就世界和平发表讲话时,达赖喇嘛身边围有大约30名蒙古喇嘛。他们是专门从乌兰巴托飞过去的。从对美国为期两周的访问开始,达赖喇嘛掀起了对法国、爱沙尼亚、芬兰、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和巴西的夏季访问旋风。最后,达赖喇嘛利用他在11月对日本的访问作为跳板,直接秘密飞往蒙古。

围绕蒙古之行所耍的把戏显而易见。蒙古总统办公室悄悄草拟了对达赖喇嘛的邀请函,并授权驻德里大使馆签发其签证。然而,达赖喇嘛办公室发言人直到11月6日达赖喇嘛抵达蒙古前夕才公开宣布其蒙古之行。显然,日本政府参与了保密工作,为这位西藏宗教领袖乘坐蒙古航空公司专机从东京飞往乌兰巴托的空中旅行提供便利。中国人直到蒙古电视台报道达赖喇嘛11月7日抵达蒙古的新闻并且蒙古首都突然打出蒙英双语的欢迎告示牌之后才得知这次访问。

蒙古官方的说法是,达赖喇嘛是蒙古主要佛教中心甘登寺的私人访客。媒体大肆讨论达赖喇嘛在中国出资援建的能容纳4000人的新体育馆发表其主要公众演讲的讽刺性。达赖喇嘛在一场招待会上与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等许多政府领导人会面,但没有像他在东京时那样与政府官员进行正式会晤。在结束访问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此次访问纯属宗教性质,不涉及任何政治议程这一点受到强调。甘登寺住持登贝尔勒·乔依姜查说:"蒙古人长期以来一直尊敬和崇拜达赖喇嘛。佛教信众和僧尼期待他的到来……民主社会是奉行信仰和宗教自由的,这就是第14世达赖喇嘛陛下在两三个月前受到邀请访问我国的原因。"达赖喇嘛说,他对再次来到蒙古感到非常高兴,尽管这是一次短暂的访问,但它很有意义。他还特地否认有关已经在蒙古找到他的继承人的说法。

被蒙在鼓里的中国外交部直到访问第二天才对这次访问予以谴责,称达赖喇嘛一贯利用偷偷摸摸的访问机会宣扬西藏独立,诋毁中国政府和夸大西藏问题。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暗示,北京已经就达赖喇嘛分裂中国的活动向蒙古政府提出"严正抗议"。作为回应,乔依姜查住持说:"这里是蒙古领土,是属于蒙古的财产,我们要这样做,即便有人反对。"尽管如此,蒙古内阁还是召开会议讨论,鉴于蒙古公众支持达赖喇嘛的情绪,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抗议。最终,蒙古交通运输部长哈尔特马代表政府对媒体发表讲话,仅仅宣布达赖喇嘛的其他传法活动会被重新安排到不那么具有争议的地方举行。

达赖喇嘛的访问与11月2日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举行坐床仪式,成为甘登寺新领袖有关。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刚刚于3月1日去世。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从1911年蒙古宣布脱离中国独立开始统治蒙古,直到1924去世。当时,这个政教合一的职位被废除,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布为世俗国家。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1932年出生于西藏,被确认为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转世化身,但蒙古共产党领导人拒绝承认他。1961年,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逃到印度,但达赖喇嘛直到1992年才正式确认他为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转世。1990年,随着蒙古共产党时代结束,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多次返回蒙古,但到2010年才获得蒙古公民身份和在蒙古居住的权利,因为他得到虔诚的佛教徒、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的支持。他的坐床仪式在蒙古引起公众普遍关注和争议,导致蒙古最高法院一起对甘登寺的诉讼案件。达赖喇嘛在坐床仪式后不久在乌兰巴托露面,这明显表明他在宗教上承认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主要职责是担任蒙古佛教精神领袖,并继续保持和复兴蒙古习俗和传统。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地位得到蒙古政府的公开支持。2月15日,蒙古副总理米耶贡布·恩赫包勒德与多位蒙古宗教领袖会面并声称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蒙古出现开启了蒙古宗教史的新篇章。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突然死亡很可能使中国变得更加紧张,因为这可能成为蒙古人就如何选择地位很高的转世化身进行的一场演习。他们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做过这件事了。

达赖喇嘛最近的蒙古之行以及蒙古政府介入有关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的争议表明蒙古政府对全面复兴佛教传统的支持。这是蒙古2010年提出的《国家安全概念》中所要求的对蒙古国家身份重新进行定义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概念使得"对蒙古历史、宗教和文化的研究、教育和普及成为政府始终关心和支持的特殊目标"。尽管如此,蒙古人当然清楚他们弘扬传统佛教存在现实和潜在的危险影响。在达赖喇嘛访问之前,蒙古政府界出现一场关于中国可能如何作出反应的辩论。所有人都记得在达赖喇嘛2002年访问期间,北京采取报复措施,关闭了中蒙边境铁路过境口岸,停止一切商业活动并导致500名旅客滞留。此外,过去20年,中国曾经切断铁路线长达两个月时间以影响蒙古选举。如今,中国是蒙古依赖矿业的繁荣经济的主要外国投资者。2011年,蒙古对中国的出口约占其出口总额的90%。这些使得一些人认为,这一次,乌兰巴托沦为中国报复对象的条件更加成熟。

蒙古政治和国家安全机构估计,这件事在经济方面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如今双边贸易大部份涉及到蒙古丰富的铜、煤炭和黄金矿藏。这些矿产被输送到中国北方的工厂进行提炼,并被用于中国欣欣向荣的经济。在仔细考量允许达赖喇嘛访问所带来的风险时,蒙古准确地猜到,中国会认为这些原材料的输送中断对中国的破坏力甚于对蒙古的破坏力,因此,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事实上,邻近中国边界的蒙古矿业公司并没有报告说边境运输因为这次访问而中断。

今后要如何使用"达赖喇嘛牌",这个问题注定会使中蒙关系动荡。蒙古政治家们非常有可能会继续将出于国家身份目的而弘扬传统藏传佛教与达赖喇嘛定期访问蒙古的权利这两件事混在一起。这种政策令蒙古的南部邻国感到不舒服,令蒙古国内舆论感到高兴,同时又不会招致实实在在的经济损失,至少这一次不会。如果达赖喇嘛决定"隐退"到蒙古,进行长期的宗教静修——他曾暗示自己可能这样做——或者如果他的转世化身在蒙古境内发现,那么,蒙古人如今可能会认为他们基于矿业的繁荣经济会继续保护他们免受中国的重大报复。同时,达赖喇嘛本人一直有能力利用自己与蒙古人的关系来引起北京在如何应对这种局势而又不会自行造成重大伤害方面的困惑和担忧。可以肯定,中国人最终会对这种事态发展作出协调反应,但当宗教、民族主义、经济和政治全都涉及牵连其中时,针对所有相关方的战略必须是精密而复杂的。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