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8日星期三

《泰晤士报》 俄罗斯为何要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叙利亚危机

核心提示:西方分析人士称,中国需要阿拉伯的石油,并且没有进入地中海水域的野心,因此将比较容易说服。但俄罗斯是受强权政治的驱使,并把对叙利亚的制裁看成是对其利益的威胁,让克里姆林宫的立场转为中立将是未来几个月中主要的外交挑战之一。

原文:Why Russia wants to sort out the crisis in its own way
发表:2012年2月6日
作者:Roger Boyes (外交编辑)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20120204_WWD000.jpg
【编辑配图:漫画原发《经济学人》杂志,作者:KAL 正面:"我对干涉叙利亚表示愤怒"。背面武器上写"俄罗斯制造"。】

联合国的否决票很少会在全球引发如此激烈的批评。俄罗斯和中国被指责为谋杀叙利亚平民的帮凶,手上沾满了鲜血。

来自西方和阿拉伯世界的政客们排着队对这两个安理会成员国进行谴责。卡塔尔外交大臣哈拉德(Khaled al-Attiyah)说:"这正是我们所担心的。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让阿萨德以为他有了行凶的执照。"俄罗斯人称联合国的决议不够平衡,未对叛军提出任何要求。中国则辩称说需要更多的时间,新华社如是说:"以防带来更大的动荡,造成叙利亚人民更多的伤亡。"

西方分析人士称,中国需要阿拉伯的石油,并且没有进入地中海水域的野心,因此将比较容易说服。但俄罗斯是受强权政治的驱使,并把对叙利亚的制裁看成是对其利益的威胁,让克里姆林宫的立场变得中立将是未来几个月中主要的外交挑战之一。

俄罗斯之所以投否决票,背后有三大因素,每个因素都体现出了在该领域与莫斯科打交道的复杂性。

第一个因素是,自苏联成立以来,叙利亚就是它在中东地区的一个客户。最近,莫斯科向大马士革出售了价值40亿美元的先进导弹和战斗机。另外,俄罗斯还在叙利亚拥有近200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一个位于霍姆斯以东约200公里的天然气加工厂。

地中海东部地区日益重要的政治地位和动荡的局势使得一些俄罗斯舰艇停靠的叙利亚港口塔尔图斯港尤其重要。塔尔图斯港正在建设成为莫斯科的核舰艇基地。这一切使得欧盟的武器禁运变得毫无意义,同时也清楚地表明,俄罗斯军方对莫斯科中东政策的制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个因素是,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不需要依赖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能源供应和政治认可。俄罗斯玩的是自己的牌,与阿盟没有什么关系。

第三个因素是,克里姆林宫还想给它自己在达吉斯坦、车臣和印古什共和国的伊斯兰叛乱分子发出信号。在俄罗斯看来,不能对武装叛军提供任何政策上的支持。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4日在联合国投否决票前承认,俄罗斯并不是阿萨德总统的什么特别朋友。但俄罗斯想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叙利亚危机。拉夫罗夫先生在6日对大马士革进行访问时,与他随行的还会有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这是典型的莫斯科做法。俄罗斯人将寻求支持阿萨德集团,切断叙利亚自由军的武器供应,努力阻止土耳其影响力的扩散。这听起来可不像是一场人道主义行动。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