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8日星期六

《纽约时报》:韩寒的转向?

核心提示:中国最深刻问题的病根本质上出现在文化和社会上,最好是经由改革而非革命来处理这些问题。并非是说中国人还"没做好准备",而是说将存在一个缓慢的过程。 

原文链接:Han Han's U-Turn? | The New York Times
作者:陶健(ERIC ABRAHAMSEN)
发表时间:2012年1月26日
译者:牛虻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校对

26iht-lat-abrahamsen-art-blog480.jpg
【韩寒,中国作家和博主,2010年2月在上海。Shiho Fukada/《纽约时报》】

北京——三周前,中国最知名的博主韩寒发表了三篇引起轩然大波的博文,他从悲观的视角出发,传达了对于革命民主自由的看法,由此引发的网上争辩时至今日已经堕入荒谬的境地。 

最近的无事生非源自另一名小有名气的博客作者麦田,他断言韩寒不可能是自己博客文章的原作者,给出的理由是那些文章被发表的时候,其中一些日子他还在参加赛车。

韩寒——小说家、 赛车手、及拥有全球读者最多的博主——是替中国年轻人表达不满的发言人。他就时事发表的带讥讽意味的评论表达了公众对官员腐败和滥用权力的愤慨,同时避免对政府直接抨击,那会让他的博客遭到审查。三篇随笔标志着韩寒破天荒地尝试表露明确的政治立场。

无论在国内或是国外,大部分贬低韩寒的人似乎反对他更偏好改革而不是革命:他的三篇随笔是对精神反抗泼了一盆冷水,实质上是拒绝异见人士的英雄主义。他进一步评论中国人缺乏公民精神,无法寄望他们反抗政府,使得三篇文章更不受欢迎。

很多持自由主义思想的读者此前将韩寒视为同一阵营,这三篇文章被他们视为一种背叛。最糟糕的是,这些文章还获得了保守的政府评论员的称赞。

最不堪的是,韩寒现在被认为支持最可恨的一则谬论:中国人还没有为民主做好"准备"。但他在三篇博文的第二篇中对此批评作出了回应。在描述推翻共产党的不可能性时,他说:"它已经不能简单地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它就是人民本身。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在这里,他说得非常正确:中国最深刻的问题本质上是文化和社会问题,最好是经由改革而非革命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说中国人还"没做好准备",而是说将存在一个缓慢的过程。

"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韩寒写道。"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 相反,他认为过程将会是循序渐进的,在此期间,可以促成民主的文化价值将伴随着民主本身逐渐形成。"民主其实就是一场讨价还价的过程。"

任何人到一所中国小学的课堂上去旁听一下,或者列席一家中国公司的管理层会议,抑或是目击几乎存在于中国社会每一个层面的权力运行方式,就会明白这个过程会是多么长。从年幼时代起,孩子们就被灌输一种有害的对权力的顺从思想,像是极不情愿履行对下一代应有的责任。"没做好准备"的观点在中国社会内部被人频繁地引用,从不让自己孩子在公园跑动的父母,到不被允许作出独立裁决的法官。北京一些驾校没有涵盖上路训练,因为那样会很"危险"——从来不去考虑拿到驾照后会发生什么。

我曾有机会对一名中国小伙子明确地表达这一观点,结果却没有。我们在北京郊外徒步旅行,返回的路上,他给我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他高中年代的故事,那时他的班级获准选举班长。 

像任何地方自作聪明的孩子们一样,他们选出了班上的小丑作为班长,此人完全不适合这个职位。老师宣布他们的决定无效并物色了新的人选。我的驴友看着一旁的我说,如果老师不这么做,"我们就将一整年跟那个傻瓜纠缠不清。" 

这是漫长、炎热的一天,我被要求站在西方文明的角度来谈及我的看法,可当时我没有搞明白——我想只是咕噜了几句作为回应。当然,我本该说老师应该让他们被那个傻瓜缠住。这样,不胜任的学生当领导一年后,学生们将会学着去更严肃地承担他们的责任。越早出错就越好,那时后果还不算太严重。民主是一个长期的、讨价还价的缓慢过程,无论它什么时候开始。 

我想韩寒会同意我的看法。

陶健(Eric Abrahamsen)是一名文学翻译兼出版顾问。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