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毛泽东的魔咒,以及打破它的必要性

核心提示:毛泽东和秦始皇一样,相信严峻刑法才能制服人民。但是暴政是行不通的。宗教社会学家罗伯特·N·贝拉(Robert N. Bellah)认为,要建立起全社会真正的自由,连接起中国传统的道德架构,中国必须首先打破毛泽东的暴君魔咒,重建民间宗教。

原文:Mao's Spell And The Need To Break It
作者: DIDI KIRSTEN TATLOW
发表:2011年12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artaud翻译

1201490316615.jpg
【编辑配图:守卫秦始皇陵墓的兵马俑】

中国,西安——对孙慎甘(音)来说,守卫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的皇帝——秦始皇陵墓的数百个真人大小的兵马俑战士令人印象深刻,但看来都很悲伤。

"仔细看他们的脸,你会发现个个不一样,"前公务员、现在做私人导游的孙先生一边带游客转悠一边说,然而"没有一个看起来快乐。可能是因为他们被压迫太深了。"他说,意味深长地点着头。

2200多年来,位于中国中部城市西安的兵马俑作为地下卫兵,幽灵般护卫着暴君,令人不寒而栗地证明"历史是一个噩梦,我努力想醒过来,"詹姆斯·乔伊斯( James Joyce)的小说《尤利西斯》中的斯蒂芬·迪达勒斯(Stephen Dedalus)如是说。

中国也试图从其历史中醒过来,这点可从政治权利不断扩大、经济改革成果不断增长得到证明。

人民追求幸福和自由,精神传统则在勃发,包括佛教、儒教、道教和民间宗教,还有基督教、甚至巴哈教(译注:一译巴哈依教,19世纪伊朗伊斯兰教的一个派别,强调博爱平等及宽容异教等原则)。

但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宗教社会学家之一罗伯特·N·贝拉(Robert N. Bellah)看来,要建立起全社会真正的自由,连接起中国传统的道德架构,中国必须首先打破毛泽东的暴君魔咒(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在1949年内战取胜,实行铁腕统治直至1976年去世)。

八十四岁的贝拉前不久去中国旅行过,他在加州接受了电话采访,其中讨论了他的新书《人类演化中的宗教》(Religion in Human Evolution)。该书追溯了人类社会信仰与道德的根源,细察了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间的四种文化——以色列、希腊、中国和印度,世界主要哲学在此期间形成。

在书中,贝拉将毛和秦始皇这个法家哲学的追随者进行了对比。法家认为,只有严厉的惩罚才能制服人民,进行有效的统治。秦始皇压制批评,焚书坑儒,而崇奉秦始皇的毛曾吹嘘他灭掉的儒生比秦始皇还多。

"要抛弃法家学说,毛将是一个挑战,因为他们还没有走出毛时代,"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社会学荣誉退休教授贝拉说。

"他的画像仍然挂在哪儿,他们想把毛泽东思想中好的和坏的分开。不过,对不起,你分不开,你得打破这个魔咒。"贝拉先生这么说。

贝拉说,他对中国知识分子和学生中向前看的乐观主义及自由讨论也相对地印象深刻。

然而,在道德方面人们似乎放任自流,而经过"去精取粗"的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在提供有效信仰体系框架方面无能为力,他说。

中国的领导者们——官方的无神论者假设他们已经有了一套道德体系。

"任何地方,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在教马克思,这个事实表明他们认为自己有某种民间宗教(civil religion)。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是个笑话,他们不把它当回事。这表明他们有麻烦了。"

"我想中国必须面对这个事实,毛是一个魔鬼,人类史上最坏的人之一,"贝拉说。

他将中国当前形势和二战之后的德国、日本进行对比。

"令人困惑的是,这像是德国或日本的战争罪行。我认为德国已经能够接受他们犯下过罪,而日本则几乎是戏剧性地缺少责任感,"贝拉这么说,他也是一位研究日本的学者。

"关于西方强权关于150年的帝国主义,还有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入侵,中国有如此之多的自怜自哀,"贝拉说,"以致在某种程度上毛泽东变成合理的了。"

"但是,上帝知道毛的所作所为不能归咎于西方人或日本人,"他说。"中国人有他们自己的罪,[要解开心结]需要一场复杂的、象征性的,意识形态上的,以及心理的变革,而这是艰难的。"

为什么道德重要?因为暴政行不通。秦始皇的短命王朝证明了这点。贝拉在《人类演化中的宗教》中这么写道。

"某种程度上,统治的道德基础归根结底仍是必需的"。

那么,展望未来,中国作为世界共同体的一员变得越来越重要时,这个国家的"道德基础"会是怎样的?

贝拉先生列举了一些传统的中国概念,如,天,或上天;礼,礼貌或礼仪;还有义,即正义。这些可以是建筑道德的基石。

他的书强调把中国传统作为当代指引,这在最近国营《中国日报》的一篇文章中得到热情回应。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张州翔(音)或许是相当敏锐地指出,礼使得统治者的统治权利合法化,但统治者同样有义务善待他的人民。

"被统治者被要求保持秩序,但是契约破坏时,他们也有权利另选统治者,"张先生写道。

重要的是,儒家传统中个体的自我提升(self-improvement)也提供了"一种道德资源,这点毫无疑问,"贝拉说。

"这样,中国深层次上是平等主义的。我认为中国有伟大的道德资源让它向着好的方向推进,但你不能预测这些事,"他说,同时指出,共产党依靠人民对社会混乱的恐惧来使其控制正当化。

"但是,存在某个节点,到那时,这个说法就不够了,"他说,"你需要比这个更实质性的东西。"

"如果中国要实现其成为21世纪的强国的抱负,"真正的道德标准——事实上,也就是是新的民间宗教,就必须建立。

相关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