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大西洋月刊》 美国为何绝不制造苹果手机?

核心提示:《纽约时报》刊发长文,探讨了苹果公司选择在中国制造苹果手机的诸多原因。对于想了解为何制造业某些种类几乎在美国消失的读者来说,此文不可不读。但是此文得出的核心教训可能令人难以接受:苹果公司选择中国不仅仅因为那里的工资低廉,还因为那里的工厂和工人活干得更好。

原文:Why the United States Will Never, Ever Build the iPhone | the Atlantic
发表时间:2012年1月23日
作者:Jordan Weissman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提要:不仅工资低。中国有更多熟练的工厂工人,而且处在全球供应链的中央。)
 
615_Foxconn_Apple_Assembly_Reuters.jpg
【图片:路透社】

  本周末,《纽约时报》刊发长文,探讨了苹果公司选择在中国制造苹果手机的诸多原因。对于想了解为何制造业某些种类几乎在美国消失的读者来说,此文不可不读。但是此文得出的核心教训可能令人难以接受:苹果公司选择中国不仅仅因为那里的工资低廉,还因为那里的工厂和工人活干得更好。

  以下是我们可以从苹果制造汲取的四大基本教训:

  廉价的劳动不是问题所在

  毫无疑问,中国的低工资是这个国家吸引力的一部分——尽管工资涨了。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本土制造苹果手机,每部手机成本要增加高达65美元。照此算来,那相当于一部最便宜的苹果4S手机零售价格的大约10%。鉴于苹果产品利润丰厚,苹果公司能够消化这一额外成本,而且仍然可以有一定的利润。但是难以相像的是他们为何要作出这样的牺牲?

  然而,劳动力价格只是让中国成为制造苹果手机较佳场所的一个小小的原因。苹果公司多年来在加州制造电脑,20世纪90年代,该公司接近倒闭,之后它开始将生产转到国外。推动苹果公司作出这一决定的是蒂姆·库克,他现在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曾经是公司首席运营官。《纽约时报》的报道是:

  苹果公司一位前高管指出,在库克看来,聚焦亚洲"归结于两点。"亚洲的工厂"可以更快扩张和收缩"而且"亚洲供应链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位高官说,结果是"我们在当下无法与之竞争。"

  "扩张"快意味着什么?对富士康——苹果公司出钱让这家全球制造巨头组装其产品——来说,就是一天之内招到数千名新工人的能力;就是能够叫醒8000员工、让他们从近在咫尺的公司宿舍区出来、命令他们半夜加班给手机安装玻璃荧光屏。中国工人廉价、充足,而且最重要的是,顺从得令人惊愕,这是美国文化及其得到严格执行的劳动法所不容忍的。而且,富士康对待自己的员工之严苛臭名昭著,从而造成了如今臭名昭著的员工自杀潮。可是,不管怎么说,你觉得在21世纪的美国,有多少人愿意住在,比如说,通用汽车公司的集体宿舍?

  库克等式——供应链——的后半部分可能更为重要。我们喜欢谈论世界是如何平的,但是实际上,从美国运送货物到中国仍然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亚洲是电子器件制造中心,中国工厂能够更快更便宜拿到重要的零部件,不管它们来自当地的半导体工厂还是来自韩国的三星工厂。中国当地的工厂还生产制造苹果手机不可或缺的小金属零件,比如螺丝,这是一个虽小却很重要的优势。美国与那些(供货)网络相隔绝。从逻辑上说,在美国制造高科技小配件不那么明智。

  改革教育并不是要把更多的人送到哈佛

  中国的劳动力优势远远超出了拥有做组装苹果手机这样低等工作的低技能工人。这个国家在培养中等技能"产业工程师"方面也很出色。他们不是能够设计下一代iPad平板电脑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而是类似于社区学院的毕业生,具有管理iPad生产线的技能。正如《纽约时报》所言:

  苹果公司的高管估计,管理指导制造苹果手机的20万装配线工人需要大约8700名产业工程师。该公司分析家预测,在美国要招到那么多合格的工程师需要9个月的时间。

  在中国,需要15天。


  此类数据应该引起人们冷静思考美国的教育制度在制造业方面为何处在如此劣势。问题不是缺乏精英型毕业生。我们有精英型毕业生。问题是我们的工人阶级缺乏技能。

  据广泛报道,中国学校每年有大约60万名工程师毕业,而美国大约有7万。有人试图淡化这一差距的严重性,指出那些中国的工程师中有多达一半的人为两年专科毕业。这可能是真的。但是却没有说到点子上。中国已经学会培养具有中等技能的毕业生,因为这种技能对于现代制造工艺至关重要。如果美国想将来仍然是一个制造大国,就需要学会这样做。我们当下的目标不应该是把更多的学生送进哈佛、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或佛罗里达中部大学,而应该想方设法确保社区学院25%以上的学生在3年内毕业。

  产业政策很重要

  《纽约时报》报道说,苹果公司寻找新工厂来为苹果手机切割高强度玻璃显示屏,它选了一家中国工厂,这家工厂已经事先建了一个新车间,估计能得到这份合同。由于中国政府给予补贴,它有财力进行这个代价高昂的赌博。

  当然,在美国,多数工厂不指望华盛顿提供同样的支持。保守派喜欢说,政府不应参与"挑选赢家和输家"。但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几十年来就是这样做的,而且大获成功。德国和日本从二战废墟中崛起,重新成为工业强国,多亏了政府精心推出的产业政策。中国在21世纪也是这样做的。然而,围绕着太阳能板制造商Solyndra破产的丑闻尚未消散,美国的大部分民众对这种做法依然深感不安。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保守派反对推出积极的联邦产业政策,但是他们却乐于在州一级推行这样的政策。阿拉巴马和田纳西等南方一些州善于利用减税和其他特殊待遇来吸引外国汽车制造商。在建设制造业基地上我们没有运用联邦政府的巨大能量,而是靠50个州各自为政。

  苹果公司领头,其他公司追随

  制造商有追随领头羊的习惯。或者更确切地说,追随顾客,当顾客是另一家工业公司时尤为如此。

  再者,这是需要接近供应链的自然结果。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州北部的科宁公司生产用于制造苹果手机和其他智能手机显示屏的高强度玻璃。该公司已将很大一部分生产转到日本和台湾,以接近买主。

  科宁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詹姆斯·弗劳斯说:"我们的客户在台湾、韩国、日本和中国。我们可以在本国生产玻璃,然后用船运出去,但那需要35天。我们也可以空运,但费用要贵10倍。所以我们在装配工厂附近建自己的玻璃厂,而那些工厂都在国外。"

  正如科宁公司的情况所证明,各行业之间往往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联系在一起。因为消费电子产品的制造迁移到国外,美国现在正失去玻璃生产领域的就业机会。如果像苹果这样的公司迁移国外,其他公司就会仿而效之。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