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外交学者》中国的平行网络世界

核心提示:乍一看,中国的社交媒体格局可能看起来多样而有活力。但这些“山寨”社交网络严格遵循共产党的审查制度。

原文:China's Parallel Online Universe
作者:Christopher Walker和Sarah Cook
日期:2011/12/27
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乌坎,一个村民选择反抗中国共产党的普通村落。在警民对峙正逐渐升温的紧要关头,你可能不会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发现多少有关此事的讨论。这可不单单是因为该村的互联网被切断。

同时这也是中国培育出的一套所谓“克隆社交媒体”严格审查的结果。那些社交媒体的功能模仿自最为流行的、国际上广泛承认的社交媒体应用,例如Facebook和Twitter。然而,复制品们成功的关键,却在于它们系统地遵从共产党的审查系统的严格要求。

这一新奇的做法拥护,而非抗拒科技进步。它既满足了广大中国人对于社交媒体工具的需求,减少了他们翻越“防火长城”的动力,又仍能在政治议题上保证共产党对网络传播的控制力。

那么现代中国的审查制度是如何运转的呢?

首先,大型的跨国社交媒体——Facebook、Twitter、YouTube——在中国被屏蔽。 这就为本土公司的发展扫清了障碍(例如人人,Facebook类应用,优酷,YouTube类视频分享服务,以及新浪微博,Twitter类应用)。

这些服务被要求提供机器以及人工监控和审查机制,如果用户发帖触及共产党不断变化的敏感红线,必须及时识别和删除那些帖子或者干脆注销用户。对于中国的博主、学者、活动人士甚至那些普通用户来说,发现帖子被删,账户被锁定,或者他们的“好友”无法看到他们刚刚分享的内容,不过是家常便饭。

自称有2.5亿注册用户的新浪微博,就很说明问题:启动于2009年,提供类似Twitter的140字短消息和聚合追随者服务。自该产品发布起,公司业绩就呈爆炸性增长。数百万的微博用户成为了兴趣广泛的重要受众。

但正如这种微博服务可以做商业宣传、娱乐八卦、人际交流一样,它也逐渐成了分享令共产党反感的信息和评论的集散地。据称新浪微博为此雇佣了700人对数以百万计的信息实施24小时监控。

尽管新浪微博有巨大的用户容量,但那仍只是中国社交媒体平行世界的冰山一角。MSN的替代品,QQ,安装时自动附带键盘记录程序。这里有百度百科代替维基百科。各大门户网站也有相应的Blogspot类博客服务。

尽管好莱坞影星,可口可乐和路易威登等国际公司,甚至一些社会公共事业会用新浪微博来做宣传,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倡议和新闻机构被排除在中国网络之外。你不可能在优酷上找到像YouTube有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或者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的频道。自由之家中国媒体简报的研究者称,经过试验在新浪微博上7位中国著名律师、活动家、记者的名字都被屏蔽。只有一条奥威尔式的通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对于中国用户来说,限制访问和内嵌的审查系统表明了信息被高度操纵的图景。即便是有关中国的新闻全世界满天飞的时候,隔绝于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之外的众多普通用户,对那些重大事件仍知之甚少。

有了这一另类现实,就不难理解乌坎抗议被噤声,阿拉伯之春抗议者的民主化诉求被忽略,2010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被隐藏,以及美使馆在国内微博上讨论希拉里演讲的推文被删除。同时被阻止的还有中国公民网上传播(官方)虐待视频、反对贪腐官员的努力,尽管他们只有较少的薪水却戴着奢侈手表。

中国网民已成功地赶在审查员之前将公众关注事件的相关信息扩散出去,例如7月份发生的动车事故。作为回应,中国高层已经下令实行更为严格的控制。12月16日北京当局正式宣布将对微博实行新政策。不论其他影响,新政无疑会让用户和公司更多地进行自我审查。

至于中国的公司,共产党的最高层的官员今秋到处走访。新浪微博CEO曹国伟,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另一家微博服务提供商)董事长马化腾,迹象表明他们已经接到指示,宣布他们已经准备好实行新的控制机制。

他们可不能怠慢了来自当局的审查指令。他们商业上的成功有赖于服从。尽管他们运作的网络世界跟我们的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在中国商业上的成功和个人消息上的灵通却需要满足一套非常不同的规则。

两位作者都来自自由之家,Christopher Walker任战略与分析副总裁,Sarah Cook任高级研究分析师。Walker的推特帐号为 @Walker_CT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