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商业周刊》中国孔夫子资助美国大学,禁谈西藏

核心提示:此文发表后备受新闻界关注,中国汉办在美国大学设立孔子学院,试图影响学校对西藏的态度。然而,此文关注的范围远超西藏话题。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时刻,中国政府大把撒钱,设立孔子学院。这些孔子学院已经超出了传统的中文和中国文化范围,进入精英学术界,资助研究项目。尽管中国政府也试图通过孔子学院施加其政治影响,但在实际情况中,不得不适应美国的自由学术环境,甚至受困于某些学校的内部人事斗争。

原文:China Says No Talking Tibet as Confucius Funds U.S. Universities
译文:中国孔夫子资助美国大学,禁谈西藏
作者:Daniel Golden
日期:2011年11月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11月2日(彭博社)—— 一个与中国政府密切联系的北京组织提供400万美元,在斯坦福大学成立一个教学中国语言和文化的孔子学院,同时资助一名教授席位;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这位教授不得讨论象西藏这样的敏感问题。

“他们称,他们不想自寻无趣。”斯坦福大学的人文和科学学院院长理查德・塞勒(Richard Saller)说。斯坦福大学拒绝了这一条件,理由是学术自由,中国官员最后让步了。该大学计划用这笔钱聘请一位中国古典诗词教授,与西藏问题相去甚远。

中国正在美国的校园中寻求扩张,力图促进中国文化和历史,并满足全球不断增长的学中文需求。汉办是隶属于中国教育部的一个政府组织;根据其年度报告和官方网站,自2004年以来,汉办花了至少5亿美金,在全球建立了350所孔子学院;其中大约75所在美国,四倍于其他国家。

这些学院一度仅限于在州立大学教学普通话和中国传统艺术,如书法;如今,中国资助的孔子学院正在进入到高等精英教育圈,他们贡献数百万美元用于研究。这引发了教职人员的关注,担心这会消除学术界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亚洲研究协会,一个包含全球8000名优秀中国研究学者的团体,今年3月决定不会寻求或接受中国汉办的支持;因为无法区分拨款决定是否受到中国政府影响。

禁谈西藏

“他们上门推销我们想要的东西,中文教学;用孔子学院这种强力方式把中国政府引入美国学术圈。”李普曼・乔纳森( Jonathan Lipman)说,他是马萨诸塞州南哈德利芒特(South Hadley)霍尤克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中国历史教授;同时任职于亚洲研究协会中国和内亚理事会。

“这一模式很清晰,”李普曼说。 “他们会说,‘我们给你一笔钱,你就会有一个中文项目,但是不要谈论西藏。’在当前的经济情势下,拒绝他们很难。”

中国学习了其他一些国家,如法国,德国和英国的例子,他们都在国外设立推广其语言和文化的组织。台湾、韩国和土耳其对美国大学的资助也曾经引发了类似的争论,讨论这些资金对学术自由的影响。冷战期间,美国政府开始在国外办图书馆,举办讲座和文化展览,开展诸如和平队之类的项目,以促进美国的正面形象,抵消反美情绪。

金融联系

孔子学院的扩张说明,中国财富在美国大学中的影响越来越大,胃口也越来越大。2009-2010学年,有近4万名中国大学生,大多支付全额学费,进入美国高校;这是2005-2006学年的四倍。美国杜克大学和纽约大学正计划在中国开立分校,享受当地政府的补贴。据彭博新闻社8月11日的新闻报道,2004年,一本有关新疆的著作出版,那儿的穆斯林团体在寻求自治,这本书的作者,13位美国教授被禁止进入中国。而美国大学对此无所作为;他们与中国的金融联系日益密切。

2009年和2010年,有20所美国大学成立了孔子学院,其中包括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先前曾经拒绝,而现在正在重新考虑。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说:“也许是作为泛泛而谈的可能性有所讨论,但还没有到当真的阶段。”

软实力

公立大学,如位于大学城的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和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各获得了中国汉办的10万美元资助开办孔子学院。彭博新闻社根据公共数据查询请求得到得到了这些合同。中国汉办提供图书,音像和多媒体材料,教师的薪金和机票,和持续的资金。汉办还资助美国中小学的孔子课堂。

孔子学院反映了胡锦涛主席的战略,他在2007年全国党代会上讲话中说,“要加强文化实力,以此作为我国软实力的一部分”。软实力,或通过劝说而不是武力获得影响力,是一个“在综合国力竞争中越来越重要的因素,”胡锦涛说。今年一月,他参观了芝加哥的孔子学院。

避谈意识形态

在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中国历史的马修・索默(Matthew Sommer)副教授问到,“什么时候软实力会成为一个硬实力,何时会提出切实的要求?”

国营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在10月30日纽约时报的两页广告中吹捧孔子学院将“满足外国学生的需求,为多元文化的发展作出贡献。” 《中国日报》称,虽然“一些外国批评者担忧”孔子学院对学术自由的干扰,该学院“侧重于文化和交流,避免意识形态内容”。

总部温哥华的汉办驻北美事务处代表陈俊波说:孔子学院的资金是“无条件的”。根据汉办网站,汉办的正式名称为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由12个国家部委的成员组成。

遵守法律

支持在精英大学的研究是国家汉办中文教育的使命延伸,陈先生说,“很多人觉得语言课就是教授怎么说话,他们不知道如何探索语言本身。”他说。

根据其细则,孔子学院有义务“接受中国汉办的监督和评估”。其网站显示,汉办负责提供全球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师,要求他们“没有参与法轮功等非法组织的记录”。

陈先生说,孔子学院排除法轮功成员,因为孔子学院必须遵守中国以及美国的法律。法轮功是一个在中国被禁止的佛教教派,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中国历史教授迈克尔・尼兰(Michael Nylan)说,孔子学院正在适应美国学术界的价值观,软化他们的一些要求。她说,他们已经学会了从“早期失误”中学到教训,例如坚持让大学承认台湾是中国的的一部分。

取消对达赖喇嘛的邀请

今年,尼兰对15个设立孔子学院的大学教师和管理人员进行了一项非正式统计,两个受访学校报告说,孔子学院施加压力,以阻止大学的演讲嘉宾。尼兰说,不过这两次演讲还是都如期进行了,尼兰拒绝透露大学名称。

当达赖喇嘛2009年接受邀请,到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雷利(Raleigh)校区演讲,孔子学院的感受已经表露无疑。1959年,中国军事接管西藏,放逐了主张西藏自治的宗教领袖,中国认为他是个叛国者。

孔子学院院长李百炼告诉北卡大学教务长华威・雅顿(Warwick Arden),达赖喇嘛的访问可能会破坏“我们同中国发展牢固的关系”,雅顿转述说。除了孔子学院,其他合作项目包括学生交流,暑期研究和教师合作。

缺乏准备时间


学校最终取消了那次活动。虽然主要的原因是缺乏“时间和资源”,担心中国的反弹也发挥了作用,雅顿说,“我不想说我们没有想到这意味着什么,”他说,“当然,你懂的。中国是北卡罗莱纳州的一个主要贸易伙伴。”

他说,孔子学院提供了一个“微妙的施压和冲突机会”。

当时的代理校长吉姆・伍德沃德( Jim Woodward)说,这一转变与大学和中国的关系无关。 吉姆说,他临时就任,是为了化解当时学校的政治和财政危机,他没有时间“恰当组织地一场这么一位人物的活动”。

李百炼说,他与雅顿的谈话发生在大学撤销邀请之后,他们谈到未来的发展策略。 李百炼说,他以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的身份发表这番意见,而不是孔子学院院长。 李百炼也是一位林业教授。

“很沉默”

2010年10月,达赖喇嘛在斯坦福大学作演讲。去年10月,他还在俄亥俄州牛津的迈阿密大学发表讲话;迈阿密大学2007年就成立了孔子学院。迈阿密大学国际教育总监戴维・凯特基斯(David Keitges)说,孔子学院没有表示抗议。

“他们的策略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敏感情况,‘我们打算对此表示很沉默’”,凯特基斯说。“第二天,他们表现得就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

孔子学院的院长说,汉办给他们很大的自由度。俄勒冈大学孔子学院院长,中国近代史教授布赖娜・古德曼(Bryna Goodman)说,学院向汉办提交年度预算案,就像在学校内的其他研究中心申请美国教育部的经费一样。古德曼称,汉办已批准该学院的绝大多数预算项目,其中包括一个4月份讨论“敏感话题”的会议,会议主题是中国在全球信息经济中的管制角色。

“汉办没有提出任何政治性的反对意见,一点都没有,”她说。

“中国人未介入”

斯坦福大学东亚语言及文化系孙朝奋教授帮助该校建立了一个孔子学院。他说,一个中国教育代表2005年邀请孙申请基金进行中国语言研究,这引发了“数年的关于建立一个研究型学院的讨论”。

根据2009年12月的协议,汉办捐赠1百万美元作为会议和其他项目的经费,两个研究生奖学金总计1百万美元,还有2百万美元为孔子学院聘请一位汉学教授。塞勒说,斯坦福也提供了同等金额,成为了学院基金。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附近的斯坦福大学,选择用这笔资金聘请一位古典诗词教授,因为它需要一名该领域的学者。塞勒介绍说,他是学校的孔子学院院长,在选聘教授方面 “绝对没有中国人介入”;这一选聘过程现已进入最后阶段。

索默说,“这样对各方都很方便,这一职位以一种在任何当代政治方面都没有争议的方式结束。”

珍贵的关系

塞勒说,汉办十分珍视与斯坦福大学的关系,而不愿过多干预学术自由。汉办官员“对于在斯坦福大学有个立足点非常感兴趣,”他说,“中国的许多人想知道斯坦福大学和硅谷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斯坦福校长约翰・亨尼西(John Hennessy)“并未参与孔子学院或与之有关的任何谈判中”,大学的发言人丽莎・拉品(Lisa Lapin)如是说。 亨尼西先生则婉拒了采访。

汉办支付费用,安排美国高校管理者参加其年度会议,参观中国文化展示览。汉办年报显示,汉办出资邀请了300多名大学校长,2000多名董事及孔子学院的教师参加2010年上海世博会。

年度旅行

汉办的陈先生说,这些旅行满足了高等教育官员希望了解现代中国的愿望,并激励他们支持孔子学院。

在汉办的资助下,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校长戴维・丹尼尔(David Daniel)和艺术人文学院院长丹尼斯・克拉兹(Dennis Kratz)参观了2010年世博会。克拉兹于2007年主持创建了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的孔子学院。

丹尼尔经常访问亚洲,作为一个土木工程师,讨论他的工作,邀请组织通常支付他的旅费,主管公关的苏珊・罗杰斯副校长说。

汉办每年至少为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孔子学院赞助10万美元,而对研究项目不设条件,克拉兹说。学院提供的范围从为领养中国儿童的美国家庭举办普通话班,到举行中国文学翻译研讨会。

当被问及他是否将寻求汉办资金举办有关西藏的会议,克拉兹说,“如果我想召开一个类似的会议,我得从多个地方寻找资助。”

国外捐赠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德国的歌德学院和法国的法语联盟等组织也促进宣传本国的文化和语言。 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已在斯坦福大学赞助两个教授席位,2005年为第二个教席捐赠了2百万美元。尼兰说,汉办要求在每个校园有一个实体位置,这一点与众不同。

多年来,美国大学的外国捐赠引起重重波澜。 1996年,一个台湾基金会建议给伯克利分校提供300万美元,设立一个以蒋经国命名的中国研究中心;蒋经国在当上总统促进言论自由之前,曾任台湾的秘密警察部门负责人。伯克利对此踌躇不前,这笔基金不了了之。

1997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拒绝土耳其政府1百万美元捐赠,设立一个奥斯曼帝国的历史研究教席;因为亚美尼亚学者抱怨该捐赠要求这位教授必须“与土耳其学术界保持密切和友好的关系。”

马里兰州和密歇根州

2004年11月,马里兰大学成立了美国第一所孔子学院,其他公立学校紧随其后。每个孔子学院在中国有一个合作大学,它通常提供学院的助理院长和教师,并向董事会派驻代表。斯坦福大学的合作伙伴是北京大学,后者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

在所有公立大学中,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获得最丰厚的资助,其孔子学院专攻表演艺术。汉办同意从2009年至2014年间,每年资助25万美元,此外还提供中国传统乐器和手工艺品,并资助两名工作人员举办艺术节目。

孔子学院院长约瑟夫・林是一位音乐教授;他说,2010年10月,孔子学院主办了一场演讲,讨论维吾尔流行音乐和中国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 “我们有自主权,”他说。 “我们象经营密歇根大学的学术和艺术学院一样。”

“含糊不清的动议”

当2009-2010学年芝加哥大学创建孔子学院时,超过170位教职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反对未经学术委员会的同意通过一个“学术上和政治上含糊不清的动议”。

现代韩国史教授布鲁斯・卡明斯(Bruce Cumings)在请愿书上签了名,他说,“我是东亚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但是到这个学院开张的那天才知晓此事。”

孔子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杨大力回应说,学院在请愿信中仅仅是一个“标签”,请愿信集中于大学的其他计划。不过,“我们仍然非常重视这些意见。”

芝加哥大学的孔子学院支持的普通话研究和教学,赞助一些项目,例如10月谈活动,邀请一位中国环境保护部的高级官员发表演讲。当汉办谈到资助一个教授席的想法,杨大力说,“我们认为我们目前的模型会更合适。”他拒绝透露汉办给孔子学院多少资助。

康奈尔大学一口回绝了汉办的提议,亚洲研究副教授丁香(Ding Xiang Warner)说。同样,哥伦比亚大学2003年否决了孔子学院开办社区中文课程的建议。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语言项目主任刘乐宁说,这所大学并不认为这样的延伸对学校的使命至关重要。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项目

五年后,汉办建议资助研究工作和/或为研究和/或捐赠教授席位,刘乐宁说。哥伦比亚拒绝教授席位的提议 —— 这将需要匹配基金 —— 而同意了研究的部分。哥伦比亚大学发言人罗伯特・霍恩斯比(Robert Hornsby)说,汉办将在五年内支付一百万美元。

教职人员抱怨说,孔子学院名称给人一种虚假的印象,似乎儒学仅限于中国 —— 而实际上,儒学也是日本和韩国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哥伦比亚大学因此要求汉办将学院更名为“中国文化学院”,刘乐宁说,他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汉办拒绝这一要求,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了常春藤联盟中第一家孔子学院,于2010年开始运作。它没有网站。刘乐宁用他的办公室运营,和中国语言项目的同事共用房间。

办公室问题

“汉办对此不太高兴,”刘乐宁说。今年他在北京会见了汉办官员,为的是“让他们确实明白,我们正在解决办公室的问题。”

刘乐宁说,哥伦比亚大学的孔子学院在选择研究项目方面“完全独立”。它共同赞助一个四月份的会议,讨论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在中国拍摄的照片;以及另一个五月份的会议,讨论普通话教学如何适应在不同国家的学生,刘乐宁说。它计划今年召开一个有关晚清法律制度的讨论会;清朝于1912年结束。

刘乐宁说,该学院可以探讨更敏感的话题,只要他们不被政治化。如果在哥伦比亚大学和汉办之间发生纠纷,协议给予大学裁决权,他说,“汉办如果试图干涉,我们不会退缩。”

“最模棱两可的谈判”

2007年,汉办提议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成立孔子学院,通过教育系研究生院在社区教授中文。该提案在2009年撤回,因为一些中国学者们对此感到不安,担心汉办想绕过他们,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弗兰克・强斯(Frank Chance)说。反对者们认为,这个提案是一个托辞,想把一些中国学生招到美国,把他们硬插到学校的选择性研究生项目,他说。

强斯说,现在学校和汉办在进行初步讨论,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合作开办一个研究型孔子学院。一些教职工赞成,但是另外一些人“坚决反对”,他说。

“学校的此类内部斗争阻止任何实质性的谈判。”

本文得到纽约的Oliver Staley的帮助。编辑:Jonathan Kaufman, Lisa Wolfson
本文记者可联系:波士顿的Dan Golden, 电子邮件dlgolden@bloomberg.net
责任编辑可联系:Jonathan Kaufman,电子邮件jkaufman17@bloomberg.net

2 comments:

Zgxd11 说...

我知道达赖参与(或被别人绑架)武装叛乱,后来逃到印度.
有人希望搞乱西藏,搞乱中国.这是破坏和平.

Sam 说...

理应如此啊,美国人不知掉接受资助需要附加条件吗? 他们不是常常指责中国政府援助非洲不附加条件吗?美国政府自己的学术FUNDING不都是有附加条件的吗?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