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星期日

路透社深度报道:中国的准总理曾在政治氛围宽松时求学北大

核心提示:中国的准总理李克强曾经在思想激荡的八零年代求学北大,在"法律系77级"与若干思想开放、赞同西方自由思想、并胸怀理想主义的同学、朋友们一起求学、译书、争辩,其中还包括一些后来因为称为政治异议者而流亡海外的活动人士。这一经历会在李克强接过治国大任后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吗?

原文:Insight: China premier-in-waiting schooled in era of dissent
作者:Chris Buckley
发表:2011年10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m=02&d=20111028&t=2&i=523711869&w=460&fh=&fw=&ll=&pl=&r=BTRE79R059L00
【图片来源:Reuters/Jo Yong-Hak

路透社北京消息――很可能成为中国下一届总理的李克强曾经在北大宿舍中与杨百揆挤在一起,翻译一本由英国法官写的书,那时这位未来的共产党领导人和他的那些可能因为"颠覆罪"而被投入监狱的同学们并无二致。

三十多年前,副总理李克强和杨百揆跨入了知名的北京大学的大门,两位都是赫赫有名的"法律系77级"的同学,这是由毛泽东发动的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之后,通过恢复了的高考后而进入大学的第一届大学生。

到现在为止,李克强曾经比任何其他的中共党领导人更多地沉浸在了改革的十年中的那种学术和政治氛围之中,那段时期由邓小平开启,也在1989年天安门抗议被军队镇压之后由邓小平结束。

李克强那时是北京大学的一名法学学生,他曾经和热情澎湃的支持民主的倡议者们结为好友,这些朋友中后来有一些成为了对党的控制直言不讳的挑战者。其中还包括一些在"八九六四"镇压之后流亡海外的活动家们。

现在,56岁的李克强准备接过政府领导责任,杨百揆和那些昔人友人则在想,曾几何时,要求政治松绑的呼声此起彼伏,那个思潮碰撞的时代将会如何影响李克强治理这个一党制国家?

"当我们一起合作,翻译那本书,交换想法的时候,我认为他的思想是相当开放的。"杨这样回忆李,李克强在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当中是少有的可以用英语发言的一位。

"他的倾向很明显是支持西方思想的,他当时肯定不算保守。"杨如是说,这位现居北京的61岁的谢顶的翻译者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这么说。"当他谈起话来,肯定不是在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个人认为他的过去肯定会留下影响。但是他从政也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杨在1989年的民主示威中因为写过请愿书和提供过建议而以"反革命"的罪名坐牢将近一年。

李克强本周刚刚访问了北韩和南韩,这是北京想要提升他的形象的最新的一次动作。神秘的中共要等到2012年的党代会才会确定谁是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继任者,要到2013年初才会由人大正式宣布谁是新的总理。

李克强、杨和另一位同学刘庸安都曾在翻译Alfred Denning爵士所著的《法律的正当程序》中出过力,这本书最近被再版,可能是不经意地提醒人们,这位准备接替温总理的领导人有着怎样的过去。

李克强自己几乎对他的大学生涯不置一词。不过他的同学们和认识他的人说,他过去的经历可以让他被看作是比包括他的提携者胡主席在内的当前的领导人更为务实的政治人物。

"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属于红色一代,他们没有机会学英语,也不曾浸淫在新思潮或西方观点之中。"一位当年在另一学校的学生活动家陈子明说,他曾经想发动李克强的同学们,也由此结识了李。

"但是李克强的这一代就不同了,不仅因为他的专业是法律,他受教育的时间比较长,也因为他比其他人,例如习近平有更多的机会、更长的时间受到新思潮的影响。"陈子明这么说,习近平很可能是胡锦涛主席的接班人。

"我们不能肯定地知道这种不同之处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这种不同是存在的,在未来会表现出来的。"陈子明现住北京,撰写政治方面的文章,他在1989年的镇压之后曾经入狱。

习近平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多年都在农村,但比李克强要提前进入大学。尽管如此,也有人说习近平比李克强还要务实。

英语

这位几乎板上钉钉的中国未来的总理曾经每天花好几个小时背诵英语单词,以此打开曾被禁止探索的知识领域。

1977年的高考竞争激烈,而李克强是最后得以进入大学的273000名佼佼者之一,那时改革者们刚刚恢复曾经在毛的运动被中止的传统的大学教育。

1978年年初,李克强从中国东部的安徽省到了北京大学,他的家乡是一个贫穷的农村,他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官员。他选择了法律系,在20世纪70年代,中国仍然深受苏联的教条主义的影响,之后,学习法律似乎是对过去沉寂数年的某种反弹性追求。

何勤华曾经是与李克强同届的82届法学同学,他在一本回忆录中说,"李克强不知疲倦地学英语,刻苦的程度是今天的年轻人很难想象的。他在走路的时候背、在食堂排队的时候背、在等公交车的时候和坐车的时候都在背单词。"

李克强如饥似渴地吸收国外的思想,这让他和龚祥瑞走得很近,后者是曾经在西方求学的少有的在毛的清洗中存留下来的中国法学教授。 龚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曾经在伦敦经济和政治学校学习,是在80年代想学生们传播长期受禁的自由思想的桥梁。

根据龚先生的遗作――最近出版的回忆录和他在1985年西方宪法教材所提到的,这位老教授很喜欢这位瘦削、认真的李同学,李也成为了几位帮助准备教材和翻译外文书的学生之一,其中就包括Denning爵士所写的那本《法律的正当程序》。

李克强曾经在一篇简短的回忆北大生活的文章中对龚教授表示了敬意,并回忆了那时思想激荡的校园气氛。

在2008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李在一篇散文中说:"我在北大将近十年,那正是所谓'知识爆炸'的年代。"

"我当时寻找的不仅仅是知识,也是一种气质,培养学者的情怀。"

那时,邓小平正带领中国走向市场改革,但是许多学者和一些官员向往更大胆的政治变革,这也让党的保守派们提高了警惕。

那些关于权利、法治和公众代表的论述就是李克强在书中、讲座上和学习小组中看到、听到最多的,这些也激起了范围更广的辩论。

"龚祥瑞倡导分治和多党制,他的思想即使在今天,有一些仍是禁区,"姜明安是李克强的一名同学,在2007年的《南方周末》发表的《北大法律系"黄埔一期"那班人》(http://nf.nfdaily.cn/nanfangdaily/zt/whzt/hfgk30/200706070066.asp)报道中这么说。

"宪政是通向法治的道路,而法治是通向民主的第一步"龚在1996年,在他去世前不久在加州的一个讲座上这么说。

他说:"在下一个世纪,中国人民应当完全地实现宪政民主。"

李克强的一些同学记得,他也曾胸怀着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

"我了解的过去的李克强是相当大胆的。他的思想前卫、大胆、充满理想主义。"王军涛这么说,他从1994年以来就被流放,现在是提倡在中国进行变革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之一(译注:另一位主席是王有才)。

王军涛曾经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一名学生,他和李曾在同一个学习小组中。因为支持1989年的学生抗议,他在其中所起到的显著作用而被作为"黑手"之一进了监狱。

王军涛在从新泽西打来的电话中说:"在所有的年轻一代的领导人中,李克强是唯一一个曾经在那些自由主义者当中生活并与之辩论的人。"

"他理解我们,曾与我们争辩。"

选举时间

在80年代后期,这些辩论从拥挤的教室和宿舍扩散出来,那时,官员们允许北大和其他学校的学生通过竞争成为本校社团的领袖。

在邓小平放出信号表明也许会容忍政改之前的数月,北京大学就测试了这种实验可以走多远,这吸引了全国的注意力。

根据目击者们的回忆,超过20多名学生脱颖而出,包括王军涛、杨百揆和李克强的其他朋友们,他们呼吁进行大胆的民主改革,这些聚会吸引了数百名的学生参加。

在那个时候,所谓的"内部人士"和"外部人士"之间的差异更为模糊不清――这是用来区分党领导下的[学生会]干部和那些自由学生的说法。

王军涛回忆说,他曾提名李克强竞选学生会的领袖,监督规模更大的学生委员会。

但是李的朋友们的回忆各不相同,在1980年的选举中,李克强要么不在校园内,要么就是想疏远他们。杨百揆――与李一同翻译的那位同学和学生活动家陈子明都说李克强当时支持一位更中庸的候选人,张炜,他的观点是要把经济改革放在前面。

陈说:"他们的观点不是反对政治改革,而是经济改革更加紧急,李克强在这一点上比较保守,但他也想要改革。"

邓小平对学生选举热情中有所警惕,又收回了政治上的松绑,随着80年代的岁月流逝,邓小平压制了要求进行重大政治改革的呼声,李克强的一干同学朋友们的热情逐渐和党的保守分子们形成了冲突,这种冲突在1989年达到了顶点。

但是当同学们进行政策探索、追求独立活动,甚至成为直言不讳的异议者的时候,李克强则留在了更为小心谨慎的轨道上,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想法,在中共的共青团体系中步入仕途,这一组织后来成为了通向更高权力的改革份子们的阶梯。

他在北大完成了硕士学位后在共青团中平步青云,后来成为了知名的市场改革的倡导者厉以宁教授的弟子。

1998年,他被派往河南,一个贫困、不安的中原农业大省,两年后得到提升,成为党委书记。在2004年下半年,他成为辽宁党委书记,那是一个老旧的工业省,通过吸引投资,它重新成为了现代工业中心。

有时,有关李克强和现在被流放的包括王军涛在内的异议者有关系的传言也会流传,让李成为中国的主席和党的总书记的前景黯淡,那是一个比总理还要有权的职位。王这么说。

但是李克强可能成为下届总理,这看起来越来越明确无误,他近来不断高调出访国外,也做了许多重大的政策演讲。他的外交手腕也表明其英语仍然流利。

王说:"李克强可以持续获得提升、得到关键人物的青睐说明他已经有了重大的转变。"

李克强的保护人胡锦涛主席在即将成为领导人的时候也誓言尊重法律和宪法。但后来他治下的政府对异议者进行了镇压,也加强了普遍存在的法外拘押。

李克强的前同学杨百揆说他在80年代后就再没有和李联系过,只能猜测李克强的大学生涯能给他留下多深的印记。

杨百揆说:"当条件允许的时候,我认为北大的生活会让他更加开放、包容,更为民主。他对法治的理解可能更深入了。但是他现在不能表现出来。那会很危险。"

(本文编辑: Brian Rhoads 和 Raju Gopalakrishnan)

相关阅读:


胡佛研究院中国领导观察 《李克强的准备

1 comments:

Ke Chiang 说...

杨百揆说:"当条件允许的时候,我认为北大的生活会让他更加开放、包容,更为民主。他对法治的理解可能更深入了。但是他现在不能表现出来。那会很危险。"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