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2日星期日

德国世界报 中国引领独裁政权以斗争求生存

核心提示围绕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发生的事件表明_中国已经成为那些拒斥自由民主的国家们所追随的带头大哥。

原文:China führt den Kampf der Autokratien ums Überleben
来源:WELT 世界报在线
作者:Clemens Wergin
发表时间:2010年12月11日
译者:白乌鸦(@baiwuya)


图:路透社。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坐在属于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空椅子旁边。

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为异议人士刘晓波留下的空椅子,传达了很多有关中国以及世界的信息。中国的愤怒声明和谩骂充斥着这几周的时光,它辱骂刘晓波,辱骂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卑鄙的小丑”)以及整个西方世界。中国的两面性暴露无遗:它的强大和虚弱。说它强大,因为北京成功地指使了一批重要的国家拒绝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它的虚弱在于,这个泱泱大国不自信的反击表明,北京的领导层被刺痛了,他们深知自己的政权有多么缺乏合法性。

这个政权如此害怕一位男士和他的夫人,以至于把他投入监狱并且不准他的夫人出国领奖,这只能说明该政权深知自己的统治基础不稳固。就像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在颁奖典礼上所讲的那样:“很多人可能会问,今日中国处处显示出强大的实力,那么,一个公民因为对国家治理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被监禁11年,这是否恰恰显示出了中国的弱点所在。”

厌恶自由民主

然而,抵制和平奖的行动也恰恰展现了世界新的意识形态划分。中国把一批重要的独裁者和独裁政体聚集在自己的周围,从委内瑞拉到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埃及,伊朗,哈萨克斯坦,以及突尼斯,越南,苏丹,古巴,摩洛哥。这张名本单本应该更长,然而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独裁国家都收到了奥斯陆颁奖典礼的邀请,因为他们可能没有设立驻奥斯陆的大使馆。反正在颁奖典礼前,北京吹嘘“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和它站在同一边。

尽管这些国家国情迥异,但有一点让他们联合起来:厌恶自由民主。他们认识到,必须互相扶持,以对抗柏林墙倒塌后席卷全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90 年代民主社会有点过于急切地得出结论:民主赢得了制度竞赛,这种社会制度将不可阻挡地扩展到全世界。可是事实上,这种趋势早已停止。几年来,美国独立组织“自由之家”一直提醒人们,自由和民主在世界上已经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独裁政权,几年前还是濒危品种,现在重新获得了力量。

独裁政权感受到了威胁

我们正在经历新一轮自由民主和独裁专制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从美国独立以及法国大革命的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不同于初始的100年,那时民主政体的生存不断受到威胁,现在轮到独裁政体抗争求存了。当美国人1917加入对威廉德国的战争时,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称,他这样做是“为民主政权打造一个更安全的世界环境”。他担心的是,独裁政体在全世界取得优势可能意味着美国民主的终结。

在过去的的20年里,不再是民主政体,而是独裁政权开始感受到相似的生存威胁。因此他们开发出应对民主浪潮的防御机制,他们主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许多其他联合国机构。他们互相借鉴,制定出对付非政府组织的法律,举行事先结果已经确定的选举,来粉饰自己的合法性。在对方陷入窘境之时,他们互相伸出援助之手。

进入了新一轮的制度冲突

制度冲突再一次降临,当然没有了冷战时期那么激烈的意识形态(对抗)。中国不情愿地成了全世界反民主联盟的中心。这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首先,中国是除俄国之外唯一一个处于独裁统治下,且实力正在快速上升的世界大国;还有,当前中国模式吸引了全世界的独裁政体的目光,在过去的一些年里,几乎所有的独裁政权都宣称要追随“中国模式”。即便在西方,也有很多人被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效率和速度所折服,尤其是在那些建个机场或者火车站都要讨论个十年的国家。

中国不同于前苏联,它不致力于向全世界输出一种不同于民主的意识形态。但是中国务实的独裁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给那些独裁俱乐部的国家孕育了一种希望:稳固统治,同时取得经济成功是可能的。然而有一点被很多人忽视了,中国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庞大的规模。跨国企业之所以愿意同北京合作,愿意接受在别处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投资限制,是因为他们想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尽管如此,那些非民主政体依然愿意以中国为例,来证明自己的末日倒计时还没开始,独裁者这份职业还是有前途的。

中国和它的“和谐”外交政策

中国一再声称:愿意和平地融入世界秩序,遵循“和谐”的外交政策并且逐步地走向开放。在过去的几周里,外界已经看到,所有的这些目标只是说说而已。中国已经展示了它“藏在背后的一面”:内部镇压政治反对派,外部挑起民族主义情绪。今天,中国的表现比安德烈·萨哈罗夫和莱赫·瓦文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的前苏联还要过分。可是中国却试图让世界相信它是一个“开放、现代的国家”。

危机发生时,政治人物自然都会感到,他们必须百分之百地选边儿站队,必须以豪不妥协来证明自己对政权的忠诚。北京当局的颐指气使让人不由得联想去全盛时期的苏联,独裁者的潜在攻击性展现了出来。由于缺乏有效的事关(外交)路线的批评性辩论,执政者内部的强硬要求相对容易占据优势,这对于未来可能出现冲突事件的亚洲,实堪非福。无论如何这都显示出在北京,目空一切的强硬派很容易发展壮大。

美国有句老话:“如果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它很可能就是一只鸭子。”——这句话也能用到中国身上。在过去的几周,北京的行为就像最糟糕的独裁者,显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